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以革命的名义,想想斯大林时代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咋样?想开了吧?秘密拘押、监视居住,都是为了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讲究一致性,对于那些敢于出头的,就是要修理。不修理他们,岂不成了“麻包装洋钉,个个想出头”了?大家也该为党着想,是不是?如果看了这篇文章,还想不开、不痛快,那就请你:“以革命的名义”,想想过去、想想反右、想想文革……还想不开,就想想斯大林时代。

以革命的名义,想想斯大林时代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一百八十一

2011-8-28,法广报导:中共准备修改一项条文,从而使对一个人秘密监视居住和秘密拘押的做法变为合法。这一刑事法修改意见受到一些中国人权捍卫者的强烈抵制,认为这将使目前在中国出现的让一些维权人士和律师被秘密拘押或“被失踪”的违法现状合法化。

不是我顾晓军又要说话,有些外国人就是吃饱了没事干,中共准备修改刑事法,于你们有什么关系呢?如果高兴,党把十三亿人都关起来,也与你们老外无关,是不是?就算把十三亿人都关起来,关的都是中国人,又没有关你们外国人,是不是?

你们老外急啥呢?前些日子,你们老外替艾未未说话,欺负我们中国现在朋友少了(有的朋友垮台了,有的甚至在逃亡),可艾未未不该抓吗?你们自己看一看、他刚在境外发表的《此城北京》,这算什么?不是公然对抗党吗?

这艾未未居然说:“我的痛苦经历使我明白,在这个大监狱里,他们有很多秘密关押人民的地方。那些人没有姓名、只有一个号码。他们不关心你要去哪里、犯了什么罪。他们见到你,或者没有见到你,没有一丁点的差别。这样的秘密关押点数以千计……”、“这个城市与其他人无关,与建筑无关,与街道无关,只与你的心理有关。如果我们能记得卡夫卡写的关于他的那个城堡,我们就能理解。城市确实是一种精神状态,而北京,是一个梦魇,一个无尽的梦魇。”

你们大家自己看看、这还象一个红色诗人的后代吗?反爹、反爹的党、反爹的政权,我们不抓他抓谁?我们现在后悔:在机场让他失踪时,应当旁边没有人、没人看见,应当在他上厕所时……这样老外还闹个啥呢?你问我要人、我问谁要人?没准他掉进抽水马桶里去了,被水一冲、也不知到哪里去了,是不是?

还有那王荔蕻,不该抓吗?还是一个开国少将的后代,居然与杨佳站在一边。杨佳是什么?杀公安,6个,你出名了,我们公安的脸往哪搁?是不是?王荔蕻,还去声援福州三网民,这不是“寻衅滋事”是什么?

那范燕琼、游精佑、吴华英,我们都后悔判少了。判了一、两年,出来了,他们又去声援王荔蕻。如果我们判他们无期,他们还能声援王荔蕻吗?是不是?

先有党,后有国,党不大、谁大?国家、国家,先有国、后有家。党、国、家,这个顺序是不能搞颠倒的嘛!那个顾晓军,只敢在网上胡说八道,他敢像艾未未一样到社会上说、跟记者说吗?敢说,我们非把他撕两半!信不信?

秘密拘押、监视居住,有什么不好呢?大家要知足,不要听老外的煽动。现在,不比反右的时候好多了吗?反右的时候,只要有人指证你说了什么什么,马上就定你右派,就斗、就下放、就劳改……大家也要看到我们党的进步,我们已经没有讲蛮理了嘛!是不是?

秘密拘押、监视居住,有什么不好呢?大家可以回忆一下文革,抄家、批斗、坐飞机、戴高帽子、游街、示众……算什么嘛?很家常便饭的嘛!逢年过节,还可以随便找几个强奸犯啥的,红笔一勾、拉出去就毙;毙了,还找家属要5分钱子弹费,是不是?我们党在进步,这一点如果看不到、是大家的不对!错了就改,改了再犯嘛!

最重要的,是大家要看到我党的仁慈、毛泽东同志的仁慈,你比比斯大林时代,很多党员、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说拉出去毙、就毙了,是不是?斯大林时代死了多少人?当然,我们死得也不少,可我们国家人多呵,按比例、就少了,是不是?

搞社会主义嘛,不死点人,是不现实的。阶级斗争,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是不是?强民,不铲除;敢于斗争的人,不消灭……又怎么能实现共产主义呢?是不是?为了美好的共产主义、为了人人都可以各取所需、想要什么拿什么,我们这一代人,就是要不怕死、勇于牺牲自己!大家想想:刘胡兰,16岁就牺牲了。董存瑞,19岁牺牲了。雷锋,22岁牺牲……平均年龄才18岁多一点、连19岁都不到嘛!大家再看看自己,都不止19岁了吧?那么,多出来的部分,不都是你多活得吗?不已经占大便宜了?

咋样?想开了吧?秘密拘押、监视居住,都是为了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讲究一致性,对于那些敢于出头的,就是要修理。不修理他们,岂不成了“麻包装洋钉,个个想出头”了?大家也该为党着想,是不是?如果看了这篇文章,还想不开、不痛快,那就请你:“以革命的名义”,想想过去、想想反右、想想文革……还想不开,就想想斯大林时代。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8-30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