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朱智勇:我们应有怎样的国际观和外交政策

p110831102

中国“互不干涉内政”口号在诞生之日其本质上就是一种实用主义的哲学。新生的共产党政权刚从艰难的朝鲜战场脱身,这场战争至少使建国初期豪气干云的毛意识到他的国家需要喘息之机,其后处于苏美两大国际势力夹缝之中,被迫采取守势的毛坚持了中国最传统的“井水不犯河水”,以国家为单位的明哲保生的哲学。互不干涉内政的外交口号,是一种典型的示弱外交,一种孤立自闭而没有任何价值立场的外交政策。它既不符合西方外交的价值传统,也不符合国际共运解放全人类的理想诉求。它以追求国家独立的光辉面具掩盖了它没心没肺苟且偷生的本质。

对联合国安理会1973号决议心有不甘地投了弃权票后,中国对卡扎菲的同情立场在国际社会中十分醒目。其实,回溯既往,中国类似的表象历历在目,对米洛舍维奇、奥马尔、萨达姆都是一个基调。9-11事件和拉登被击毙时,民间舆论中为拉登叫好和惋惜的声浪仅次于伊斯兰世界。一方面,我们与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建立了史无前例的共同利益,我们的经济依存度已经休戚与共;另一方面,我们在国际政治的立场上与西方国家明显处于隐然对抗,至少是格格不入的状态。在北韩天安舰事件中,中国刻意袒护金正日的立场不仅让韩国首相李明博在密室里对中国特使困惑而愤慨,同时也让全世界感到惊讶。中国部分民众的国际观和国家的外交政策出了什么问题?影响我们做出利益评判、价值评判的逻辑是什么?我们的国家利益需要我们秉持什么样的价值观和采取什么样的外交政策?

一,绝对主权论是毛泽东时代流毒至今的观念,在全球化时代凸显其困境与荒谬。互不干涉内政从毛泽东时代以来一直是中国外交政策的口头禅,中国人耳濡目染五六十年,潜意识深处它已经成了指导与评价国际关系的最高指示,已经成为一种道德评判的价值标准。深究其背景,这一外交口号在表层上迎合了民族主义,尤其迎合了所谓饱受帝国主义掠夺迫害的人民独立自主的愿望,同“国家要独立,人民要解放”的意识形态口号高度共振。但是中国“互不干涉内政”口号在诞生之日其本质上就是一种实用主义的哲学。新生的共产党政权刚从艰难的朝鲜战场脱身,这场战争至少使建国初期豪气干云的毛意识到他的国家需要喘息之机,其后处于苏美两大国际势力夹缝之中,被迫采取守势的毛坚持了中国最传统的“井水不犯河水”,以国家为单位的明哲保生的哲学。互不干涉内政的外交口号,是一种典型的示弱外交,一种孤立自闭而没有任何价值立场的外交政策。它既不符合西方外交的价值传统,也不符合国际共运解放全人类的理想诉求。它以追求国家独立的光辉面具掩盖了它没心没肺苟且偷生的本质。联系到毛时代在内政中狂热的国际主义热情,要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受苦受难人民的愚民梦呓,互不干涉内政外交政策的实用主义取向更加一目了然。

1978年以来的中国发生了巨大的演变。毛的那个闷骚而又自闭的红色帝国悄然演变,中国已经是一个商业利益遍布全球的国家。这是历史巨变,这个巨变清晰的凸显我们的国家利益第一次以商业利益为核心而且已经全球化了,全世界的政治经济格局与我们发生了可以直接体现为金钱盈亏的生动关联。美国的道琼斯指数、利比亚的战争对我们不仅仅是新闻,它直接影响股民的浮亏浮盈,影响加油站的油价。参与国际大循环与国际分工的结果,中国加入了全球化的浪潮,成为国际有机体的一个不可分割的部分。这就是全球化,我们已经成为其中一环。在全球化格局中,我们第一次获得审视我们国家利益的崭新视角:以中国长期化的全球商业利益为基点,重新评价我们的国家利益和国际秩序,重新评估国际关系和外交政策。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如果不受意识形态迷惑,不被小集团利益蒙蔽,国家利益的坐标十分清晰。

全球化对绝对主权论的冲击是毁灭性的。第一,全球化导致国家以口袋里的马铃薯般分子式存在的方式一去不返了,尤其是信息革命之后,加速了资源、人才、资本、技术等所有要素在全球范围流动与整合,地球正日益一体化,地球村已经形成。首先在经济领域,主权国家必须适应国际游戏规则,比如世贸协定,加入类似世界组织,必然让渡主权,相应的国内法服从国际法。第二,全球化还有一个意义深远的革命性后果,为了保障国际经济秩序的稳定性、规范性,它内在的要求各个主权国家建立法治的稳定的国内秩序。在这个意义上,全球化是暴政和独裁统治的天敌,只有稳定的法治国家才能保障各国的商业利益。也只有当中国人自己的商业利益全球化之后,我们才会敏感的体验到投资一个早令夕改、反复无常的独裁政权不会有安全感,体验在没有法治的国家,自己的商业利益无法保障。如果我们抛弃至今依然困扰我们的意识形态偏见,我们会发现我们国家利益的基础和预期同西方国家不期而然变得一致了。当然除了我们在苏丹清醒投资于被国际刑事法院通缉的反人类罪的家伙,那是谋求特殊利益,而不是基本的国家利益,而且这种短视的贪婪行为既在当下丑化了国家形象,从长期看,也毒化了国家根本的的战略利益。在全球化背景下,文明的主权国家的共同利益决定了,绝对主权在当代国际关系中不会被无条件尊重。

绝对主权论忽视了二战以来人类对暴政的惨痛教训,忽视了人类同情心和人道主义立场的觉醒。 依靠篡改历史和堆砌谎言的民族主义是绝对主权论蛊惑民意的主要工具。当代国际政治的基本经验明鉴,几乎所有的暴君都是所谓的让本国人民站起来了的神话英雄,几乎都是天纵英才的哲学家、作家、诗人,从毛泽东到萨达姆、卡扎菲。他们在主权的幌子下,在内政中无所不用其极。法西斯有过在主权国家名义下屠杀犹太人的万恶记录,萨达姆不遑多让使用化学武器屠杀反抗的库尔德人。在绝对主权独立的旗帜下,多少罪恶假汝而行!冷战结束后,文明世界的政治军事实力空前强大,在人类共同觉悟的大背景下,对暴政采取国际行动的条件历史性成熟了。联合国维护国际和平和人类安全的力量因此得以加强。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明确规定了反人类罪、灭绝种族罪、战争罪、侵略罪,这是从国际法上对绝对主权论的历史性调整。暴君在主权名义下为所欲为的时代正在终结。

二,冷战的意识形态视角依然严重影响中国的外交立场,甚至同中国国家利益相抵触。苏美对峙的冷战随着苏联帝国的轰然倒塌历史性结束了。中国也从经济上融入了世界,但是西方与中国在意识形态上后冷战的特征时有体现。中国声言,西方总用冷战思维对待中国,然而在朝鲜半岛问题上,中国对封闭而傲慢的金正日政权的支持如果不是出于意识形态的理由无法找到合理的解释。这一点也是李明博首相后来公开表达困惑与不满的正真原因。让西方与韩国不解的是,中国与他们保持着良好互动关系,有着巨大的共同的商贸利益甚至这种共同利益已经历史性的到达了休戚与共的水准,以这样的根本利益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居然敌不过一个疯狂而弱小的独裁政权。这不是同中国国家的根本利益背道而驰吗?一个国家从食不果腹到国民总产值世界第二,是靠了朝鲜?古巴?不言而喻,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中国三十年来与西方合作的结果,但是这样的伟大结果居然扛不住一个东北亚蕞尔小国的挑衅?清华大学的官方学者李希光先生用过时的地缘政治缓冲地带理论来解释中国在北韩问题上的坚硬态度,明显是不得要领的,唯有意识形态残余和利益集团的自利判断才会忽视国家根本利益,或者说在国家利益与之发生冲突的时候,选择了利己主义的狭隘立场。如果一个国家的经济利益是这个国家赖以存在和延续的最基础的利益,东北亚经济圈乃是中国之左膀右臂,那里有日本、韩国,以及俄罗斯,相互间资本、产业、金融、技术、贸易的渗透交融,是中国经济国际大循环体系的主动脉之一。冷战思维背后的逻辑一定不是蛊惑舆论那些表面理由,这个逻辑的核心只能是某种特定集团的利益绑架了国家利益。

三,关于帝国主义侵略论的伪历史教育毒害了整整几代中国人的国际观。毛泽东成功的用这种血仇教育塑造了人民的历史观和国际观,他所煽动的竭斯底里狂热绝不不亚于今天伊斯兰恐怖主义,只是色厉内荏的他把这种民族主义有效的转化成了对他的个人崇拜,转化成了对国内阶级敌人的血腥镇压,却并不敢公然实施国际恐怖主义。虽然中国改革开放多年,但相当多的中国人依旧用毛泽东的帝国主义侵略论解释今天的国际政治。在伊拉克,在阿富汗,在今天的利比亚,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是为了中东的石油就是为了阿富汗的铜矿。

我们渲染的是同国内历史教育一脉相承的侵略战争。可是战后,在伊拉克获得最大最多石油开采权的却是在中国垄断石油价格的中国石油公司,而阿富汗铜矿的开采其主力也是以铜陵有色集团为代表的中国公司。我们有媒体难以自圆其说,得了好处依然本着荒谬的滑稽逻辑报道这是他们“不看西方脸色”。战后的伊拉克和阿富汗其实都是主权独立的民主国家,不是英美的殖民地,英美公司在那里没有特权。中国政府也早就同他们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在今天国际大宗商品现货与期货市场上,随时都可以买到所需要的资源,以纯粹的经济利益核算,没有任何国家为了资源值得去发动侵略战争。与在国际市场上正常的商业渠道获得资源相比较,战争的代价不是太高昂了吗?那么战争是为了什么?是什么值得文明国家牺牲士兵的生命,牺牲国民的生命去捍卫?是为了人类的尊严,是为了反抗暴政,是为了平民的安全,是为了捍卫联合国宪章,履行罗马规约——相当一部分中国会嗤之以鼻,他们被洗脑后唯有利益说才听得入耳,只有侵略论才符合逻辑。他们很难相信另一种利益表达,比如说消灭暴政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他们在国际共运理想主义教育下最后居然用最市侩的哲学判断国际政治。但是难道第二次世界大战人类可以为了自由和尊严而战,今天文明世界还开历史的倒车,为了抢劫而战?!我们什么时候变得不再相信国际社会还有正义?1945年的中国,从抗战泥淖中抬起头的中国人,对那些死亡在驼峰上的美军战士是何等感动?封闭毒化的教育严重扭曲了我们的国际观,使我们与国际社会的文明主流脱轨已久。我们对主流国家争先恐后参加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以及介入利比亚的军事行动视而不见,或一概视之为一丘之貉。我们不仅没有承担一个世界大国的国际责任还用用最狭隘的利益论丑化正义的国际军事行动。所幸的是随着中国国际化程度的日益提高,随着国民觉悟的成长,官方电视台军事专家们露骨的偏见开始被国民唾弃和嘲笑。

我们应如何认识当今的国际秩序?这个秩序给我国带来了什么结果?

自从1978年以来,中国开始走出毛泽东时代,中国人第二次“睁开眼睛看世界”,在美苏对峙的冷战时期,西方对邓小平的中国敞开了怀抱。冷战结束之后,西方对中国政治上的期许与压力加大,但是对中国经济改革的步伐一直给与鼓励,中国经济积极参与国际经济大循环,参与国际分工,直到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一路走来,从一个濒临崩溃的经济体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世界经济的火车头。一个明确无误的结论是:中国是现存国际秩序最大的受益者。这个秩序是美国人主导的,也是文明国家所共同构建的。美国为了这个秩序有目共睹的承担了最大的责任,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军事上,美国是这个秩序的中流砥柱。如同日本一样,中国最近三十年商业利益全球化过程中,中国享有安全的国际航道,中国海外商业所依赖的安全秩序托庇于美国。说美国是世界宪兵、世界警察,其实是美利坚的荣耀,全球海洋安全除了美国,还真没有第二个可以替代的力量。也许中国有不凡的雄心,也许将来有一天我们的航母也可以在全球海洋上为世界的安宁昼夜执勤,但是不要忘了,至少在中国能够有远洋海军之前,能够肩挑国际安全责任之前,是这个国家维护了国际海洋的安全,维护了全球秩序。这不需要中国人承认,它就是一个既成事实。中国与目前的国际经济秩序水乳交融,是举世公认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当然,随着我们经济实力的成长,我们也会进一步参与游戏规则的演变和创新,但我们不是现存秩序的反对派,我们是既得利益者,也将是建设者,这是我们国家利益决定的。我们与这个秩序已经密不可分,世界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已经使中国、美国、欧洲、日韩等主要经济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融合渗透互为依存,决定了中国国家核心利益的战略伙伴是美国、日本、欧盟,我们的国际关系具有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坚实的物质基础 ,再次强调,这种基础只能用休戚与共来描述。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外交政策的价值标准不能接受绝对主权论,也不该允许任何势力挑战区域稳定,不允许核武器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任何主权国家以所谓主权为借口违背这个核心利益,中国同其他负责任的大国一道将给予干涉。就此而言中国的国家利益早就明确指示了中国外交政策的方向。

如果我们不仅从我国最近三十年形成的新型国家利益出发,还能够从国际人道主义人权政治的高度看待国际政治,我们经历过的所有痛苦能够升华为全人类的财富,我们甚至还能够从反人类的文化大革命中吸取对全人类有益的教训,我们才会成一个有文明国际观的国家,在惩罚暴政的军事行动中才可望看见中国军人的身影。唯其如此,中国的航母才会获得荣耀与尊敬,中国才会成为一个伟大国家。

我们期待一个伟大国家的黎明。

欢迎在新浪微博上互动讨论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