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温州南站电务员工发公开信驳安监总局黄毅讲话

p110831101

针对国家安监总局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黄毅8月25日晚关于“7.23”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原因的讲话,温州南站电务车间全体员工26日晚对外发布公开信,称“国家安监总局发言人的讲话与事实不符、混淆职责、有失公正”。该信通过铁路办公网发给了全路的所有电务段所有邮箱。

黄毅25日晚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发生故障到列车追尾,责任部门没有采取防范措施,违规操作,并且当时上海铁路局全露调控图业没发现故障信号,屏幕没有显示故障。这说明信号系统当时有问题,没有显示,但温州南站电务值班人员未按有关规定及时汇报,未进行故障处理,没能有效防止事故的发生。”

然而温州南站电务人员并不认同黄毅的上述说法。

首先,温州南站电务人员认为,“未进行故障处理”与事实不符,“当时电务值班人员正根据车务登记的两个轨道电路区段进行故障处理,怎么能说我们电务值班人员没进行故障处理呢?”

其次,“未按规定进行及时汇报”是混淆职责。温州南站电务员工称,“根据规定车站值班员应该注意列车在车站到发及区间内的运行情况,正确及时地处理临时发生的问题,防止列车运行事故,发现设备故障后应在运统46上登记,向行车调度汇报,并及时通知电务、工务等相关部门处理,电务值班人员应在接到车站的故障通知后,按照故障处理流程就快修复设备,不知未按有关规定及时汇报是指电务值班人员未向哪个部门及时汇报?”

再次,黄毅所称的“当时上海铁路局全路调控图也没发现故障信号,屏幕没有显示故障”有失公正。温州南站电务车间员工表示,CTC设备由上海行车调度所的中心设备和各个车站的分机共同组成,当天的情况是车站和调度所的监控屏幕上都出现了D3115次丢车(即调度系统无法确定列车位置)的显示,但该系统没有丢车报警功能,车站值班员当时已经发现了丢车情况,并向行车调度做了汇报。”

温州南站电务员工在公开信中表示,正常的处理故障过程被说成“未按有关规定及时汇报,未进行故障处理,没能有效防止事故的发生”,黄毅的讲话“一下子把我们打进了冰窟窿—凉透了!不知道他的发言是个人讲话还是代表安监总局发布调查进程?”

一位接近国务院“7.23”事故调查组的人士表示,事发当点温州南站转为非常站控后,调度员、车站值班员、司机信息交流失误是事故最终未能幸免的关键,“列控中心采集板被雷击坏之后,列控中心传输给CTC的信息是错的,CTC不知道,但是放车进入区间的调度员怎么会不知道?他放车进去了,但在CTC上看不到,难道不该引起注意吗?”

一般情况下,调度台应有调度员和助理调度员,前者负责列车运行计划、调整及指挥;后者负责监控列车运行和操作设备,比如转非常站控。转入非常站控后,车站值班员负责通知司机,但其间车站和调度员按规定应加强联络。

然而,7月23日从19时27分至事故发生,温州南站和永嘉站先后三次转为非常站控,主要的行车指挥随之三次转换,造成调度员、车站值班员、司机三方对车所处位置互相沟通错误,并严重违反规定,在前车D3115还未越过区间故障点时,后车D301就进入了故障区间。

上海铁路局下属一位人士表示,除了信号设备供应商通号集团外,上海铁路局调度和车站值班员应该对此次事故负最大责任,“但国家安监总局发言人的讲话现在好像把全部责任都推到电务这边,调度人员已经逃之夭夭”。(谷永强 于宁/财新网)

杭州电务段温州车间全体职工公开信

“7.23”事故发生在我们车间管内,我们每个人都为遇难逝者感到悲痛,为高铁发展的挫折而痛心。当天值班的两位职工到目前为止仍然被公安非法扣留,大家心里都特别地沉重。但为了能查清事故真相,避免惨剧再次发生,我们积极主动地配合国务院调查组进行事故调查,希望能为扭转铁路安全生产的不利局面尽到自己的责任。

然而,8月25日晚,在网上看到国家安监总局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黄毅的讲话:“从发生故障到列车追尾,责任部门没有采取防范措施,违规操作。并且,当时上海铁路局全路调控图也没发现故障信号,屏幕没有显示故障。这说明信号系统当时有问题,没有正常显示。但温州南站电务值班人员未按有关规定及时汇报,未进行故障处理,没能有效防止事故的发生。”

我们感到国家安监总局发言人的讲话与事实不符、混淆职责、有失公正:

1、“未进行故障处理”与事实不符。当时电务值班人员正根据车务登记的2个轨道电路区段故障进行故障处理,怎么能说我们值班人员没进行故障处理呢。

2、“未按规定进行及时汇报”是职责混淆。车站值班员应该注意列车在车站到发及区间内的运行情况,正确、及时地处理临时发生的问题,防止列车运行事故,发现设备故障后在运统-46上登记,向行车调度汇报,并通知电务、工务等相关部门处理。电务值班人员应当在接车站的故障通知后,按照故障处理流程尽快修复设备。事实上当天车站值班员已经发现了CTC设备故障,并向行车调度作了汇报,只是未在运统-46上登记并通知电务值班人员。请问“未按规定进行及时汇报”是指电务值班人员未向哪个部门及时汇报?

3、“当时上海铁路局全路调控图也没发现故障信号,屏幕没有显示故障。”有失公正。CTC设备由在行车调度所的中心设备和在各个车站的分机共同组成,当天的情况是车站和调度所的监控屏幕上都出现了D3115次丢车的显示,但该系统没有丢车报警功能,车站值班员已经发现了丢车情况,并向行车调度作了汇报。

大家对国务院调查组的公平、公正性都抱有很大期望,感觉会有一个公正、客观的结果。但国家安监总局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黄毅的讲话一下子把我们都打入了冰窟窿里——凉透了!我们不知道他的发言是个人看法,还是在代表安监总局发布调查进程?

正常的处理故障被说成“未按有关规定及时汇报,未进行故障处理,没能有效防止事故的发生”。两位当事人至今仍被公安非法扣押,而且按照黄毅的说法,还很有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对此,我们深感不安,甚至是恐惧。大家都害怕值班,害怕处理故障,大家都对铁路信号工作失去了信心,深怕一不小心就会被追究法律责任。这是我们的悲哀,也是所有电务职工的悲哀,也是“公道”的悲哀,更是社会法制的悲哀…

我们希望国务院调查组能公平、公正地调查“7.23”事故,希望他们能听到我们的心声。我们的心声是微小的,也许没有多少人能听见。看到这篇文章的电务职工们,请你们支持我们;有公平正义感的兄弟姐妹们,请你们支持我们!请转发此文,谢谢!

杭州电务段温州车间全体职工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