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许国申:中国正从万税走向万万税

中国百姓税负之重,或许早已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因为无论哪个时代,无论哪个地方,都没有当下中国这么庞大的“维稳”机器。这几年,从中央到地方,每年的赋税收入总是以二位数增长,常常高达百分之三十几。这么快的税赋增长,加上天文数字的卖地收入,政府这个大窟窿总是填不满。不但填不满,举债还像滚雪球,越滚越大。为了弥补财政支出之不足,前不久,北京就出台了征收教育附加税政策。这些税收能满足政府的血盆大口吗?不能。欲壑难填,政府财政是一口永远填不满的井,即使万万税,还是一个亏。

中秋将届,浙江在线(2011/08/27)传来消息:有人困惑:发个月饼也征税?

税务部门回答:福利属缴税范围,公司发月饼需缴个税。

2011-08-26华声在线传来消息:婚前房产加名税趁火打劫,契税成了“妻税”。

——南京市地税部门证实,从8月23日开始,婚前房屋产权证加名征收契税的收费工作已经在进行中,具体缴纳办法按照房屋所有权添加人的实际占有比例,折合成合理市场价,按照赠予类别征收3%的契税。

针对公众疑惑,2011年08月27日中新网传来消息:国税总局回应房产证加名征税传闻,称短期不推广。

“短期不推广”,换句话就是:总有一天要“推广”。

有专家说,月饼征税于理有据,于情不合。但是必然“推广”的加名税就合情合理?

不到一周,小小“两税”震撼中国,这说明什么:

中国税收涨幅将要赶超房价,正从万税走向万万税。

中国百姓税负之重,或许早已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因为无论哪个时代,无论哪个地方,都没有当下中国这么庞大的“维稳”机器。这几年,从中央到地方,每年的赋税收入总是以二位数增长,常常高达百分之三十几。这么快的税赋增长,加上天文数字的卖地收入,政府这个大窟窿总是填不满。不但填不满,举债还像滚雪球,越滚越大。为了弥补财政支出之不足,前不久,北京就出台了征收教育附加税政策。这些税收能满足政府的血盆大口吗?不能。欲壑难填,政府财政是一口永远填不满的井,即使万万税,还是一个亏。

中国的税收增长这么快,除了政府支出庞大这一实际需要推动之外,靠的是激励政策。只要完成税收,不但赋税部门的人有高额奖金(免税),各个地方、各个单位官员也有高额奖金(免税)。增收部分,奖额更高,或许就是分成。所以,中国的税收,无论是国税还是地税,永远不会完不成任务,永远都是大大增收。

工薪族发个月饼要交个税,而官员分得高额奖金却可以免税。怎么样“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就是办法之一。

除了上面大家都看得见的明税,还有不知落入谁的腰包的暗税。比如春节每个员工发1000元过节费,400元是实物——这份实物如果拿去卖,大概还不值300元。另外600元发超市购物卡——如果把购物卡换成现金,最多500元。这就是说,名义上过年发了1000元过节费,下个月从工资中扣去个税起码200元(因为还有年终奖,不过当时人们大多感觉不到),拿到手的实物与超市购物卡实际只值800元,两者相抵,个人只得600元。换言之,每个员工1000元的过节费,起码有百分之四十交了这税和那税(即明税和暗税)。这也是“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办法。

总而言之,中国的增税,最终的结果总是“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因为“富”是没有底的,上个世纪80年代万元户就是富翁,如今的万元户却成了穷光蛋。如今多少钱才算富呢?百万当然不算,千万又算什么?亿也许还是个小数。还有,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移民国外去了,另一部分人又想先富起来移民到国外去。所以,中国即使把土地卖光了,万万税了,还是只能“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正如“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政府机构不精简,腐败不根治,“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税收政策不改变,税赋总会增加不已,老百姓是无可有奈何的。

还记得夏衍写的《包身工》吗?尽管时代不同了,其实我们今天这些要交万税的工薪一族的境遇,与夏衍笔下的包身工还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们都像那渔翁船上的鹭鸶,无论怎么努力工作,混得最好也只能温饱一生,留个后代,继续为渔翁抓鱼。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