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从揭开美女明星姚晨画皮说起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中共,以每年数千亿的巨资,已组建成了一支从特务、大5毛到小5毛的庞大队伍;而中国网友,正在艰苦“抗战”……如果外国与境外的朋友与媒体不能帮忙,至少可以不帮倒忙。

从揭开美女明星姚晨画皮说起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一百七十九

德国《商报》之《中国博客打破官媒垄断》:“一个崭新现象显然更为重要,即演艺界名人活跃于网上。最好的例子是电视剧女演员姚晨,一个抗议列车事故的女子。她的微博客拥有读者超过1000万人……每当中国民众遭受明显不公正时,这位女基督徒总是发声,其深受欢迎程度远远超过电视表演的范畴。”

那么,美女明星姚晨在7.23动车追尾事件中究竟发的什么声呢?

“事故中不幸去世的火车司机潘一恒,是我父亲的好兄弟,他们曾在一个车组工作。父亲悲痛万分地说:潘师傅的孩子才7岁,他为人憨厚,工作尽职。如果昨晚他临阵脱逃,没有拉下紧急制动系统,那伤亡人数将会翻十几倍。可怜他尸骨未寒,却被人猜测事故原因是他疲劳驾驶,这种说法简直混账之极!”--摘自姚晨微博

在《不取缔中宣部,将被取缔的是你们自己》一文中,我说过:“任何人都有权思考、有权质疑,尤其是在7.23动车追尾事件中,对火车司机、对其他相关人员、对动车、对铁道部……都一样”。姚晨应该明白这一点。

作为一火车司机女儿,更该明白:“拉下紧急制动系统”,是一火车司机的职责,相反是渎职、是要被判刑的,而不是假设“如果昨晚他临阵脱逃,没有拉下紧急制动系统,那伤亡人数将会翻十几倍”。

姚晨以“火车司机潘一恒,是我父亲的好兄弟,他们曾在一个车组工作”、“父亲悲痛万分地说:潘师傅的孩子才7岁,他为人憨厚”、“可怜他尸骨未寒”……等煽情,而后悍然耍泼,大骂“这种说法简直混账之极”,显然别有用心。

在群情激愤的7.23动车追尾事件中,姚晨的“简直混账之极”,应该是中共一惯的做法:跳动群众斗群众、转移视线,把矛头从动车安全、国家对动车的决策、铁道部的做法、中宣部的做法……等等引开、引向批评者。

德国《商报》的《中国博客打破官媒垄断》一文,显然黑白不分,竟看不出姚晨是在混淆是非。如果文章作者不是想搅浑水,那就至少是用错了这一素材。

我说过:外国人实在不了解中国,常爱吹捧中共捧出的名人、明星;而实际上,这些名人、明星都是替中共做事的。空口无凭,请看证据:

“对姚晨、刘翔这种娱乐与体育明星比较喜欢,在比较严重的情况发生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借助这些明星来引导舆论……对一些年轻人有很大的影响力,而这些明星都是我们培养的,能不听我们的话?”--摘自《与宣传部合作,把新浪微博打造成引导舆论的利器》

《中国博客打破官媒垄断》还说:“中国当局数十年来垄断权力和舆论,可是年轻的博客作家敢于发声,针砭时弊,创造出一个新的公众舆论环境,当权者面临挑战……”

这样的结论,不仅显得作者的轻率,也进一步证明:外国人,看问题太简单了。

《与宣传部合作,把新浪微博打造成引导舆论的利器》中,中共还说:“于建嵘先生就比较理智,他上次使用微博拍摄乞儿的事,一下子就能化解钱云会事件带来的危机”、“李承鹏有三百万粉丝,不是我们推荐,他能有那么多粉丝?三万也不会有,但既然我们推荐了,你有了这么多,你就要珍惜,你的发言就要有分寸。用这种方法,我们可以控制所有的意见领袖”……

中共,还在那篇文中说:“……他们只要不涉及体制,不谈民主与体制改革,只要针对一些具体问题就事论事……不要触动政体与北京的根本原则与利益,把握住这个红线……”。如是,总应该明白:为什么韩寒要说“谈体制――认为不重要”了吧?

我说这些,无非是告诉外国与境外的朋友:中国大陆的事,不象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中共,以每年数千亿的巨资,已组建成了一支从特务、大5毛到小5毛的庞大队伍;而中国网友,正在艰苦“抗战”……如果外国与境外的朋友与媒体不能帮忙,至少可以不帮倒忙。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8-29 于南京

评论

  • 自然上海 说:

    你是老皇历了,外国媒体也给中共和谐了,要深层次考虑问题。才能推翻中共暴政。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