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赵进斌:养在深闺人未知的“国家机密”

f0905205502
资料图片: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

外交部的“三公”之所以以“国家机密”形式拒绝公开,这是继承中国最鲜明的特色传统之一。

建国六十多年来,机要、机密、绝密等密级字样印在共和国大大小小的官办衙门公用中,代表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特权,一直是凛然居高临下地蛮横表情,一种红色专制恐怖统治地阴霾化身,一幅妄自尊大的无可奉告地傲慢。

在“国家机密”面前,人民永远是磨道上被蒙上眼睛听吆喝的瞎驴。

回望新中国建立后的历史,多少同胞因不愿做死心塌地的奴才、帮凶而被他的“母亲”假以偷听、盗窃、侵犯 “国家机密”的罪名而灰飞烟灭。残酷无情的历史不堪回首!

时下盛世中天朝的外交部是个什么东东,有良知的公民自然心中有数。

在外交无小事的国度里,人民只有被严厉告知“遵守国家机密”的份,而无半点过问“国家机密”的权力。

外交部一句“国家机密”想堵塞公民的置疑,实在是暴露了其色厉内荏的本质。中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在全球互联网技术日益发达的今天,在公民意识日益觉醒的中国,试图假借国家机密的托词借口来遮人耳目反而是弄巧成拙。

近日,在过了国务院规定部委“三公”消费公开最后期限后,外交部竟以“国家机密”为由拒不公开“三公”经费一事,引起众多媒体和网民的置疑。我想,外交部的“三公”之所以以“国家机密”形式拒绝公开,这是继承中国最鲜明的特色传统之一。建国六十多年来,机要、机密、绝密等密级字样印在共和国大大小小的官办衙门公用中,代表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特权,一直是凛然居高临下地蛮横表情,一种红色专制恐怖统治地阴霾化身,一幅妄自尊大的无可奉告地傲慢。在“国家机密”面前,人民永远是磨道上被蒙上眼睛听吆喝的瞎驴。回望新中国建立后的历史,多少同胞因不愿做死心塌地的奴才、帮凶而被他的“母亲”假以偷听、盗窃、侵犯 “国家机密”的罪名而灰飞烟灭。残酷无情的历史不堪回首!

时下盛世中天朝的外交部是个什么东东,有良知的公民自然心中有数。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它是只能韬光养晦、无所作为的代名词。中华民族老祖宗抛头颅洒热血打下来领土、领海,在周边阿三阿四们侵占、圈占时,它就色厉内荏的地“重申”天朝一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撞我同胞渔船、抓我同胞入大狱时,它就有气无力来几声“抗议”了事,然后在品尝着“三公”经费作成的迷魂汤里,手舞足蹈地唱着“鲜血加兄弟加胞波”的友谊情歌醉生梦死。但是一旦武装到牙齿的子弟兵们对自己同胞下黑手时,它就换一幅凶神恶煞的面孔。艺术家艾未未莫名其妙地在自己的国土上失踪,上百名国外记者采访发言人姜铁娘子,这位铁娘子,一句蛮横的“不要拿法律作挡箭牌”震惊中外。这类“外交无小事”的失误,在国外,当事人心悦诚服地当面向公众道歉、谢罪是必然的,但中国“特色”是世上独一无二的铁布衫、金钟罩,姜铁娘子照样任凭抗议声浪起,稳座钓鱼台。

外交部一句“国家机密”想堵塞公民的置疑,实在是暴露了其色厉内荏的本质。中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在全球互联网技术日益发达的今天,在公民意识日益觉醒的中国,试图假借国家机密的托词借口来遮人耳目反而是弄巧成拙。去年新闻曾广泛报道过芬兰,上至总理下至普通科员,一起吃饭的有哪些人,点了什么菜,花了多少钱,都要巨细无遗地在网上公开其清单,人人可以看得到,件件都能查得清。芬兰就曾有中央银行行长级别的高官,在公务接待中一不小心上了一道鹅肝,传媒上网查阅菜单后曝光,行长因此而下台。瑞典前副首相莫娜购物时借用了政府为其提供的信用卡,尽管后来将钱如数退还,但经媒体揭露后,她仍然不得不辞去现职;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应朋友之请乘游艇度假,被媒体知道后紧追不放,也险些因此下台。依据上述事实胜于雄辩的“国际惯例”,外交部以莫须有“国家机密”拒不公开“三公”经费支出,相关负责人因引咎辞职。

网上近期有一篇《红旗下的蛋,常春藤上的瓜——中国权贵孙辈争先恐后要进美国名校》的报道。中国执政党权贵集团的子女不是“要进”美国名校,而是已经有更多公子、公主进了美国名校。而他们到底是如何进的名校,也更成为一个值得关注、值得追究的问题。一位叫杨家乐的女生,最近跨进了美国顶尖学府三甲之一的耶鲁大学,而且,她拿到了全额奖学金。了解美国大学的人都知道,美国的莘莘学子能考进耶鲁,难;拿到耶鲁奖学金,更难;她作为一个外国人,拿奖学金读耶鲁,难上加难。但这个女生就有了这样的幸运。不仅如此,知情人披露,她的中学也是在美国上的,上的是昂贵的私立学校——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为女儿切尔西选择的、当今白宫主人奥巴马为女儿萨莎和玛利亚选择的中学:希德威尔友谊学校(Sidwell Friiends School)。这样的私校,一年的学杂费、食宿费与耶鲁大学相差无几,而她,也是得到了全奖!加起来,她从中学到大学,得到的奖学金早已是六位数了。杨家乐有何出色成绩,有何过人特长?人们并不知道,但是人们知道,她有一个好爸爸: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杨女初长成,全奖读耶鲁。这虽然是杨洁篪的个人私事,但极有可能也是“国家机密”。在外交无小事的国度里,人民只有被严厉告知“遵守国家机密”的份,而无半点过问“国家机密”的权力。有港台媒体尖锐指出,当许多弱势群体仍然在温饱之间苦苦挣扎时,公仆们则利用公款大肆挥霍,胡吃海花,两相对照,犹如“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情景再现。

六十多年前,国共竞逐天下,共产党义愤填膺地抨击国民党腐败无能,祸国殃民。但时至今日,大陆的腐败程度恐怕比当年的国民党时期好不到哪里去了。

假若国共再次对决,民心向背当几何?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