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犀利公:中国人还有救吗?

二战结束以来,各国人民在与专制的搏斗中,民主大潮从来都是阻挡不住的。20年前,东欧红色政权全面崩溃,专制堡垒苏联瓦解;今天,连宗教披纱最为沉重的伊斯兰世界,民主也在叩开一扇扇极权大门,萨达姆、本·阿里、穆巴拉克、卡扎菲,这些血腥打造家天下的强人,在人民争自由的洪流中,都顷刻倒地。中国,能够成为最后的堡垒吗?当然,对于热衷于博取搞腐败的条件而不是反腐败的民族而言,堡垒会相对坚挺一些,但不可能永远。

破除专制之日,就是国人走上自我救赎道路之时。只有中国人自己可以救自己。

确切点说,题目应当改称大陆人。

最具影响力的国内新闻,上个月自然是“7·23”动车奇迹(王勇平语);本月则不是骆家辉上任,也不是拜登来访,而是两道荤料:一是贵州三穗县“艾滋病副县长”杨昌明,与30多名女干部女教师有染,吓得全县女公务员争相去体检;二是开封市“阴毛组织部长”李森林积攒了300份自己亲手剃下来的女人阴毛,毛体大都是下属奉献的自己的老婆,以至于开封府成为中国第一个被揭开的绿帽子官场。

在感叹“中国模式”所创造的一个又一个奇迹之时,读到了几篇文章,就从这里说几句。

信力建先生在《中国人,你得了什么病?》一文(http://www.21ccom.net/articles/gsbh/article_2011082243763.html),总结了18种当今大陆人所患的病症,诸如焦虑症、好斗症、人格分裂症、说谎症、健忘症、自大病、拜金病、虚伪病、自私病、受辱妄想症等。文末,信先生问道:“病态的中国人,谁能拯救你呢?”

不管是与30年前柏杨先生在《丑陋的中国人》中所归纳的国人劣根性相比,还是与120年前明恩溥先生在《中国人的气质》中所描绘的国人陋习相比,当今中国人的堕落实在是又“前进”了一大步,用令人绝望来形容并不为过。

国人行丑事做坏事时无底线,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信仰。杨恒均先生近日走读西藏,一位藏族青年对他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那就是权力和金钱(http://blog.ifeng.com/article/13077793.html)。对此,杨先生感叹道:“是啊,各位,这种‘信仰’你我并不陌生吧?那么多‘德高望重’发誓终身为人民服务的人紧紧抓住权力,到死都不愿意放手。为了一人一己之权力,置国家与民族利益于不顾,害死了多少无辜的老百姓?……有些部下为了分享一点点权力的甜头而把自己的老婆都贡献出来,供掌权者淫乐,请问,这种对权力的信仰,当今世界上又有哪一个邪教能够与之相提并论?……有哪一个有信仰的民族会为了蝇头小利而在给孩子们喝的牛奶里下毒?把孩子们的学校建成豆腐渣工程?”

围绕“中国社会人心是怎么变坏的?”这一主题,《南风窗》近日发表了对上海大学王晓明教授的专访。王先生的几个观点切中了要害。他说,权力腐败毒化了社会道德,糟糕的道德状况给社会制造巨大风险。在社会不公正的力量压迫下,一个人要付出心理上很大的劳动强度。“坏”是从社会逼迫个人扭曲自己开始的。中国人总有一套歪理来为不能坚持良知而辩护。在专访的最后,王先生说:“晚清之所以要变法,要变革,就是大家都感觉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大家都有一个社会共识。今天,这种共识所产生的力量,仍然是挡不住的。”本月,正副两主席在会见拜登时,都认为美国“有自我修复能力”。这表明,中美体制,孰优孰劣,在他们的心中也有理性的判断。我想,只要不自欺欺人,上至主席,下到百姓,每一个中国人都会有这样的共识。

在产生劣根性的诸多因素中,犀利公一向认定,专制是总根源。民国以前,中国经历了两千多年皇权专制;民国之后,又经历了近30年毛氏专制,创中华专制史之巅峰。中国人的劣根性,特别是奴性,不是天生的,它是专制统治结下的毒果。以至于专制与奴性在中国形成了互生关系。在《从两件事看中国病》一文,笔者写道:“极权主义与中华民族具有更多的亲和因子,它们之间最容易产生共振。哪一种主义能够激发国民性中最丑陋最恶毒的东西,哪一种主义就能够取胜,这是近代中国改良主义、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之间长达半个多世纪的争斗史,留给我们的基本结论。”这是一个让笔者痛断肝肠的结论,却是今日中国的现实。

回到信力建先生之问——谁能拯救病态的中国人?

先回答另外一个问题——中国人还有救吗?

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制造奴性的根源——专制,是必定会被破除的。这样说是基于三点判断。

组织自身的蜕变已不可避免。8050万成员,被看作是建党90周年的最大成果,其实,这恰恰是蜕变的标志。倾一国之财富,让800万人人人都满意,是可能的;但不可能让8000万人个个都满意,内部矛盾与分化在所难免。对于8050万这样一个庞大的数字,保守估计,有超过50%是投机客,至少有10%是掘墓人,两类合计超过5000万人。这是足以动摇执政党根基的数字。堡垒从内部攻破是防不住的。艾滋病副县长、阴毛组织部长、20亿铁道部长……这些党的优秀儿女们,正在加速向民众诠释最真实的组织形象。“党员”这个称号,就像挂满中国大街小巷的安全套售卖箱,表面看起来洁白方正,内里面装的是什么货色,民众心里其实都很清楚。

感谢互联网。中国最早的公民群体是网民,未来改变中国的力量一定有互联网。网络正在一层层揭开说谎组织和说谎体制的画皮。一个说谎的组织,统辖一群说谎的国民,形成一种说谎的模式。如果这种模式能够一统全球,若不是上帝疯了,那就是人类疯了。

二战结束以来,各国人民在与专制的搏斗中,民主大潮从来都是阻挡不住的。20年前,东欧红色政权全面崩溃,专制堡垒苏联瓦解;今天,连宗教披纱最为沉重的伊斯兰世界,民主也在叩开一扇扇极权大门,萨达姆、本·阿里、穆巴拉克、卡扎菲,这些血腥打造家天下的强人,在人民争自由的洪流中,都顷刻倒地。中国,能够成为最后的堡垒吗?当然,对于热衷于博取搞腐败的条件而不是反腐败的民族而言,堡垒会相对坚挺一些,但不可能永远。

破除专制之日,就是国人走上自我救赎道路之时。只有中国人自己可以救自己——算是对信先生之问的回答。

(共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