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承鹏:人人都是老鼠会

p110530102
李承鹏,中国著名足球记者、评论员,昵称“李大眼”。曾在足球界摸爬滚打20年。2005年,逐渐转向公共社会事件的讨论。目前,其博客已成公共意见发布以及传播的最大平台之一。出版有《李可乐寻人记》、《中国足球打黑》等书。

思量间,车已到学校,我抹干鼻血摸出红包,悄悄塞进校长手里,我儿子要读重点中学……校长收下,面无表情远行。我看见她走进一家医院,她儿子喝牛奶后,肾里长了一些舍利子……医生面无表情收下红包。远行。然后走进一处楼盘,把首付交给开发商。开发商收下这些钱,走进一处豪包,把更多的钱交给一个领导。领导满意地点点头,转身把一把车钥匙交给身后一美妞。美妞亲一口领导后走出豪包,开着玛莎拉蒂,转角处悄悄接上一小伙。俩人开进加油站,前面是一个猥琐男,就是我,挥手打我出鼻血。我屁遁经过一老太婆,并不停下。老太婆缠上了后面的玛莎拉蒂……

我终于搞懂,这里是世上最勤奋一个老鼠会,人人那么拼命,是想做到最上线,清仓,移民米国。可我搞不懂的是,大家都这么努力,一定都可到了米国,抬头一看全是鼠兄鼠弟,那里又成了世上最大一个老鼠会。等公元20某0年,有个外国元首访问,交通还是那么管制,动车还是那么易脱轨,人人自危,互为人质,层层绑架……老子该多失望。

从未有股东大会,只有老鼠会。这样的老鼠会,哥你累不累。

拜登走了,可城里的交通还是堵,这让老子有些失望。前两天堵在熊猫基地时,我还发过一条微博:龟儿的欠我们那么多外债,还来扰民。后来知道,当时拜登还没落地,也没有到熊猫基地的日程安排。是咯,熊猫基地在北门,机场在南门,老子属菜鸽子的,把方向搞反了……

这些不管了,反正烦这个总统,总统,饭桶,就知道来吃债主。在姚记只吃了79元炸酱面,都明白是想用亲民秀颠覆我国。至于当真颠覆得了不,这个我倒也不太相信,一碗炸酱面就颠覆了国家,这国家就也太面了。红会万元工作餐都颠覆不了,炸酱面怎可能,炸弹面也不可能。何况我们还有航母。咦,这航母烧啥子油,0号还是99号?抬头一看才意识到,我正进加油站。

加油站小妹的脸色还是那么难看。小妹,我是来加油的,不是来揩油的。揩油的是你们中石化。小妹听出我的内心独白,粗暴地嚓地把油枪插进车体。油泵表往上直飙,20、130、240、360……内心凄怆得很,感觉不是在加油,这是在抽血。

抽完血连个酒精棉也不给,过去都免费送包餐巾纸,现在这个都免了。我正争辩,后面的车喇叭大作,玛莎拉蒂对我直吼:餐巾纸都要贪,卫生巾要不要。贪?有你干爹贪?老子走下去教育这90后妹妹,车上有个小伙对我冷笑,挥手就把我打出鼻血。我很痛,假装打了个喷嚏,走了。我只是不想跟暴发户一般见识,真的,每当看到玛莎拉蒂,不知为何就想起玛勒戈壁。等老子有钱了,一定买辆玛勒戈壁,不对,有钱了还呆在这里干毛线,直接移民米国,把女人、娃儿全带上。

至于为什么我这么恨米国,还想移民米国,这个问题一直没想明白。

这个夏天特别闷热,湿度大,连蝉都飞不起来了。老家的气候真是变了。当然不是建大坝造成的,这显然是米国人消耗太多能源造成的温室效应。他们把自己国内的油价定得那么低,迫使我们把油价弄得那么高,他们到处指手划脚,却欠了我们上万亿的债。这着实可恨,一时间恨不得组织菜刀队砍翻了这帮鸟人,可联想到菜刀实名制后一时准备不得这么多,最好就由外星UFO直接收了他们。昨天新闻才说上海万米上空有巨大的光柱疑似外星飞船。别留在这里,飞吧,飞到对岸去,平了他们。忽想起那个紧要问题,要是平了那里,我又怎么移民?可这辈子移民遥遥无期,还不如平了那里,感官上爽些。可平了就完全没希望……平,还是不平,一时间我脸色阴晴不定,内心纠结。

吱……猛踩刹车,差点撞上一横穿的老太婆。确定没撞上,我驾屁遁飞奔了。这时千万不能下车去搀扶,一扶,就得扶一辈子。

真是世风日下,这些老赖……让人真没安全感。其实悄悄也觉得自己很可耻。可没办法,世风不管我事,我要是管了世风,只能喝西北风。公司倒闭后,我每天跑来跑去,有天跑到一个公园累了,刚躺在长椅上准备思考一下再创业,见草坪上人越聚越多。有个大姐就附耳跟我说:放心,我们上面有人,只要发展几个下线,就可以赚钱。

别用老鼠会这么难听的名字好吧。老鼠会怎么了,其实我压根看不起李大眼说的“我是这个国家十三亿分之一股东”,你有股权吗。你能做空还是做满。你其实连散户都算不上,最多是级别不算太低的一个下线。这个国家几千年从来就不是股份制,从来就是一老鼠会,皇上带着四辅臣的下线,四辅臣带着十六总督的下线,带着108个巡府道台的下线,带着三千二百个知县亭长的下线……总之是少数人控制着多数人的传销制,不是多数人选出少数人的民主制。只要不在大雨天碰到陈胜吴广,就其乐融融,娱乐无极到下线。到今朝的跨越式发展,就是老鼠会发展。世上最勤奋的一个老鼠会,人人都在发展下线,人人都争取成为上线。你看,从幼稚园开始的教育就是传销口号,学雷锋其实是为了忽悠更多的下线,是思想上的老鼠会。考学也是进老鼠会,你学不到什么,从中学到大学到硕博士,不过是下线到上线的一通修炼。每年招公务员,简直就是由国家统一发展下线,科长有七八个下线,局长有百十来号下线,厅长有千八百人下线……一级一级往上爬,等爬到铁道部部长那一层,全国坐火车的全是你的下线。

想到这一点,微风中的我忽然张嘴笑了,我不是最恐惧的,这里官员更恐惧。不说在动车追尾之前就有个部长先追了尾,就说前些时候有个教育局官员在微博上跟大波妹聊到,白,嫩,柔滑,喜欢……就下课了。我倒觉得这句从文本意义上也很有文学性,色香味俱全。可惜还是官太小,足够大就不用微博聊奶,就直接养奶。所以官员们拼命往上爬,就是想把这份恐惧感转加给下线。可是又能爬到哪一层,铁道部长还不如王勇平,王勇平还不如凤姐,这下解脱了,在世上最大的一个老鼠会,凤姐能早早清仓,这是一个奇迹。

思量间,车已到学校,我抹干鼻血摸出红包,悄悄塞进校长手里,我儿子要读重点中学……校长收下,面无表情远行。我看见她走进一家医院,她儿子喝牛奶后,肾里长了一些舍利子……医生面无表情收下红包。远行。然后走进一处楼盘,把首付交给开发商。开发商收下这些钱,走进一处豪包,把更多的钱交给一个领导。领导满意地点点头,转身把一把车钥匙交给身后一美妞。美妞亲一口领导后走出豪包,开着玛莎拉蒂,转角处悄悄接上一小伙。俩人开进加油站,前面是一个猥琐男,就是我,挥手打我出鼻血。我屁遁经过一老太婆,并不停下。老太婆缠上了后面的玛莎拉蒂……

我终于搞懂,这里是世上最勤奋一个老鼠会,人人那么拼命,是想做到最上线,清仓,移民米国。可我搞不懂的是,大家都这么努力,一定都可到了米国,抬头一看全是鼠兄鼠弟,那里又成了世上最大一个老鼠会。等公元20某0年,有个外国元首访问,交通还是那么管制,动车还是那么易脱轨,人人自危,互为人质,层层绑架……老子该多失望。

从未有股东大会,只有老鼠会。这样的老鼠会,哥你累不累。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