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夜郎土司:利比亚的枪声和我们的精神鸦片

p110822109

利比亚的枪声和我们的精神鸦片,互不相干,可我总是时时把他们联想在一起,我从不希望这样的悲剧在这个国度重演,但一切的一切,并不掌握在我们手中,而是决定于那些生产精神鸦片的人……

用暴力来完成社会的嬗变是我不推崇的事,因为以暴易暴的故事在中国的历史上实在太多太多,但无一例外,以暴力开启一个时代的人又陷入了下一个以暴易暴的循环中去。

但利比亚的枪声却那么近地传过来,看罢新闻,仿佛枪声就从耳际滑过,我们不能相信,一个拥有丰富石油资源,人口并不多的国家,竟然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而在这个具有深厚革命传统的国度,枪声又意味着什么呢?

利比亚战局刚开始的时候,还有许多整天感叹祖国强大的人大声疾呼,强力谴责英、法、美等帝国主义干涉利比亚内政,通俗一点来说,就是强顶利比亚的伟大领袖卡扎菲同志,大抵是卡扎菲同志也深受鼓舞吧,竟然一抵抗就是几个月,虽然数度有崩盘的迹象,却也有惊无险,但现在,完蛋了!真的完蛋了,反对派已经在首都展开了巷战,配以北约的强力空袭,相信利比亚战局很快便会明朗吧!

卡扎菲目前身处何处还没有答案,不过媒体曝光的是,利比亚二号人物已经外逃寻求庇护了,有人问为什么他要逃,答案很简单,那就是一号人物早已经逃出去了,他不逃,这个政府干过的所有残暴的事,可能都要算到他头上。

这当然是我的揣测,但权当茶余饭后的娱乐吧,看看这个整天枪声不断的利比亚,总有那么多相似的元素,让我不禁回忆起年少时吸食的那些精神鸦片来:小时候,在我们几大电影制片厂精心制作的精神鸦片中,有如此多相似的场景,革命者们因不堪某党的压迫,拿起红缨枪干起了革命,革命者们武器落后,力量单薄,可是,他们身后都站着一大片敢怒而不敢反抗的群众,他们同样拥有一样先进的东西——远方传来的先进主义,一个远在莫斯科的虚无景象鼓舞着这些人英勇斗争,最终取得了胜利。

这些我们曾经吸食了许多的精神鸦片,有《闪闪的红星》《洪湖赤卫队》之流,还有掺杂了传统中国智勇文化的《智取威虎山》等等,还有更多已经记不起名字的鸦片,但相信,像利比亚巷战这样的镜头早已经深深的烙在了我们的意识里,只是彼此间的角色有点错乱,卡扎菲也算是个革命者,也曾是利比亚的“英雄”,他却用几十年的时间一点一点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反面的角色,把自己一点一点置入历史的暴力循环中去。

而这几十年中,卡扎菲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向民众生产精神鸦片,我无法得知利比亚当代的电影状况,但媒体的消息称,卡扎菲出过几本散文集,并且对自己的散文功夫颇为自负。也有人称,卡扎菲厌恶城市,对现代城市生活怀有某种抵触,联系到卡扎菲走到哪里都住帐篷的情景,俨然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浪漫革命者的图景!那个畅游长江,吟唱“高峡出平湖”的湖南人,不也是怀揣着各种浪漫的梦治理着一个国家吗?他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没有再听到革命者的枪声,可是卡扎菲很不幸,他的浪漫很可能被这些枪声所击碎,看看穆巴拉克吧,一个埃及曾经的法老,如今被关在笼子里接受审判,一个从来不懂得自己把自己关到笼子中去的权利者,最终的结果很可能就是这样!

从利比亚的枪声我们可以看出,大抵,卡扎菲的精神鸦片效用还是要差半截,看看我们生产的精神鸦片,不但可以让一个民族对9.11这样的灾难幸灾乐祸,甚至今天还有那么多的人摇旗与卡扎菲同志互相呐喊,这些人可能从没见过卡扎菲,也没到过利比亚,但因为长期服用精神鸦片,他们会认为自己同卡扎菲有共同的某个敌人,卡扎菲若是知道,一定会自惭形秽,竖起大拇指说:中国,牛!

就到这里吧,大家都在静听着远方的消息,幼时的精神鸦片一些场景还记忆犹新:革命者们攻占了南京总统府,将旗帜插上了总统府的顶端,恢宏的音乐很恰当的响起来,这样的精神鸦片苏联人曾经也生产过许多,苏联红军攻克柏林,插上了自己的旗帜,看得大家都很过瘾,效果直逼真正的鸦片。

而此时利比亚的许多场景,正如彼时彼刻的种种,感谢那些鸦片制造者们,是他们让我们在觉醒后有了参照的物体,思索着我们的国家,但思索的结果却总让我们沮丧,一个以暴易暴的国度总归是不幸的,暴力在结束一个悲剧的同时,又开始了一个新的悲剧的书写,我们呼唤理性,期盼权利能把自己关在笼子里去,可是权力者却正沉溺在人肉宴席的狂欢中,丝毫听不进去别人的只言片语,更遑论反省与理性回归。

利比亚的枪声和我们的精神鸦片,互不相干,可我总是时时把他们联想在一起,我从不希望这样的悲剧在这个国度重演,但一切的一切,并不掌握在我们手中,而是决定于那些生产精神鸦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