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温州人:楼市倒了再去炒什么

最近温州本地报纸上出现大量房产转让广告,每天5个版,数千套房产开始转让。但乏人问津。

近几天来,关于温州炒房团崩盘的消息此起彼伏。温州人是中国楼市炒作的始作俑者,曾创下使杭州房价两年增50%、上海400多套房子一上午拿下,随后房价年增40%。当其席卷南京时仅用两天时间成交1.6亿的房产,也曾使福州的楼市3年时间房价翻了3倍,从2000元/平米一下涨到6500元/平米,同样温州炒房团也是首批越洋海外狂抄高加拿大、澳大利亚部分城市的主力军。其途经之处,不仅把当地楼盘横扫干净,也把本地房价又推向新高。当地民众把其等同于面对作蝗灾一样的恐惧。

而如今,国家银根普遍紧缩,国际形势出现危机,温州中小企业生存面临困境的情况下,温州楼市以及炒房团状况究竟如何引起了各界的关注。温州作为中国投机炒房的发源地,也极可能是中国投机炒房的终结地的开始。

上半年温州抄房团转攻为守

随着去年10月至今年上半年,温州市有了新的限购政策,既对于新开楼盘,一个家庭只能买一套后,投资性需求一下骤减,现在楼市普遍处于有价无市的低迷状态,房屋成交量比往年明显下降,房价平均每平方米下降2000-3000元,成交量下降60-70%,大多数开发商一两周才卖出一套房产。不过温州市场地段好的房源均价还是保持在4万元左右,只是温州楼市成交萎缩,供大于求,价格出现松动迹象是其当前主要特症。

上半年炒房团存在两极分化现象,有实力的人手中依然握着很多套楼房,而且还极可能期盼限购令一取消,便出手购买低价的房子;而另一些实力不够强的炒房者,可能因借款过多,背负高额利息,不得不想快速以低价出售房产。今年4月温州还有部分以跳楼价出售的房子,最主要的原因是一些老板投资规模过大,资金周转不过来,房产又是前几年以几千元价格购入的,即使现在以跳楼价出售也无恙,为缓解短期资金压力,不得不变买房产。可以这样说,尽管温州炒房团购买房产时的成本远低于现在的房价,一下子大幅降价不太可能,不过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使其上半年抄资狂炒的热情正在衰退。

温州楼市还能苦撑多久?

进入下半年,尤其是8月初,温州瑞安市新世纪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对瑞安天瑞尚城小区一、二、三期共27套退购房源进行集中公开销售。在此之前,温州市房管局还曾对位于温州市区的云鼎庄园、黎富大厦等34套退房房源进行了统一销售。相当多的投资客开始抛售手中的房源,温州市区一些售价在每平米3万元以上的中高端房源供应量明显上升。最近温州本地报纸上出现大量房产转让广告,每天5个版,数千套房产开始转让。但乏人问津。

除了住房市场的惨淡之外,当地的土地市场也一改火爆场面,在温州上半年出让的19个土地中,有14个流标,流标占比高达74%。说明银行信贷收紧和楼市调控政策正在收到预期的效果。尽管部分炒房团认为,温州地少人多,土地资源稀缺,房屋存量有限,当地房价不可能出现大幅度下跌。不过我认为,再大的区域,只要投资抄作之风不绝,再多的房源也会供不应求的,只有回到以自住为主的需求内,与当地民众的承受能力接轨,这才能真正反映出本地房价的真实水平。

由于资金短缺,现在温州房价已初步形成下跌之势,如果完全进入下跌通道,相信会有更多的投资性房源抛出,温州房价下跌之日也就不远了,如果连温州炒房团的老家的房价都支撑不住,那么中国投机炒房者疯狂的时代已经宣告终结,中国房价整体的拐点出现也将为期不远。届时恐怕给当地经济带来毁灭性的打击,这么多年,温州人把大量财富都投向了房地产炒作之上,而当地的实体经济发展缓慢,如果当地房地产去投资化,那么温州的经济由什么来支撑?

“资金周转急卖”“白菜价出售”“大降价”……极刺眼的文字出现在多家房产中介门店的房源信息上,使得“抛房”的气氛愈发浓厚——这里不是别处,正是中国民营资本最集中的城市之一温州。

一切看上去充满戏剧性:向来被认为是炒房团发源地的温州,如今正陷入一场“抛房”尴尬。

近两周,刊登在温州媒体上关于抛售房产的广告多了起来,有时报纸上甚至连续几个大版面都是售房广告。在外界人士看来,温州全城正在刮“抛房风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为此赴温州实地调查,结果发现,“抛房风潮”来自于两股力量:一是炒房者,二是急于自救的中小企业主。

炒房客变身抛房客

8月16日,记者在温州市水心街道、上陡门、新城等地看到,多数房产中介生意冷清。

“目前急着抛售的主要是资金链紧张的炒房者。”21世纪不动产温州运营总监黄慧华表示,这段时间房东着急卖房的案例比以往多了不少,尤其是一部分拆借资金来炒房的人。据介绍,温州房地产市场比较特殊,投资投机成分比较多,这些炒房者资金多是借贷来的,或通过担保公司,或通过高利贷,本想短期见利后还上,但市场行情不好。

在这些炒房者中,黄洋(化名)的经历似乎极有代表性。上星期,黄洋终于等来了银行放贷,款项只有500万元,而他之前向银行申请的是1000万元,还缺一半,对他而言,这是一笔“救命”钱。黄洋是温州当地一鞋业公司老板,年初时,他以鞋业公司的名义向银行贷了一笔半年期的生产资金,这笔钱最终却被用于炒房。然而,由于市场“萧条”,半年到期后,他只好向民间借债用来偿还到期的银行贷款,9月中旬到期,利率每月1毛,原想再从银行借钱来还民间借贷,但现在银行信贷紧缩,贷款利率上浮且很难贷到。对黄洋来说,如果9月份再还不上钱,他的房子以及经营多年的公司将被查封。情急之下,黄洋只想将手中的房子低价脱手。

“前一阶段单价卖4.6万元,现在可以减少3000元。”黄洋有一套京都城的期房,总面积146平方米,如果现在有人买,他愿意总房价直接减去50来万。据他称,现在更多的只是问问,如果到了8月底,再没有卖掉,他打算单价再降3000元。

“当地很多购房者是借钱来的,期限基本上在3~6个月左右,但如今银行贷款难,导致不少人资金链紧绷。”温州当地一炒房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有些到期债款还不上,房地产市场行情不好,只好向高利贷举债。

事实上,除了炒房者,还有一批人也加入了抛房潮中。“目前一些制造业者,在银行贷不到款,民间借贷利率又高,只好卖掉自己的房产自救。”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微博)对记者表示。

周凯(化名),从事房产中介已7年多,经营的多是别墅排屋等高档住宅。昨日,他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现在找我代理卖别墅的特别多,我手头有一套8000多万元的独立别墅,锦绣园四期,405平方米。前两天,房东告诉我,自己企业资金周转,银行未贷到款,如果有人买,他可以直接降价500万元。”

卖方普遍降价

今年上半年,温州二手房市场遭遇“重创”。数据显示,1~6月份温州主城区二手房交易量4849套,而去年同期成交量是5980套,前年同期是7253套,今年比去年比去年同期减少了近4成。而在7月份上旬,甚至出现零交易量的情况。

记者采访发现,温州市中区一套学区房,70平方米,房东承诺单价可降5000元,总价减少35万元。“房东都急哭了。”代理该套房产的中介人员向记者说,“温州市区的一套学区房价格一直要41000元/平方米,现在还没有卖掉,眼看9月份贷款就要到期,房东真的要哭了,房东说36000元/平方米也卖。”

温州楼市成交的冷淡让不少炒房者心慌。“目前已成交的单价都比原来低两三千元。”科威国际不动产温州某门店负责人称,“成交下滑,房价的微妙变化加剧了炒房者的恐慌心理。”

周德文则认为,炒房者信心不足导致了目前这种抛售现象。

“现在房产投资者的资金链紧张,压力确实很大。”温州市工商联房地产商会副秘书长卓学宋表示,限贷、限购等调控政策重击了这些炒客,尤其是限购,直接限制了房产的交易。

(凯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