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张翠容:寂静

p110822106

根据联合国 IAEA 组织的调查,现在整个福岛县都受到严重辐射影响,没有一处地方适宜人居住了。例如福岛县的郡山市,有不少儿童鼻血流不停。最可怜的是,福岛县的居民无处可逃,只能在县内兜兜转转,逃不出辐射范围。

事实上,几十万福岛县居民应该立即撤出。但据估计,如果日本政府跟东电要负责搬迁、赔偿,几百兆日圆也赔不完。除非有人实时死亡,否则有关当局便会尽量拖延、推卸责任。

辐射是肉眼看不见的透明恐怖凶器,而儿童受辐射影响程度又是成人的三倍。如今在福岛县便有三十万儿童赤裸裸暴露于高度辐射污染之中,这实在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研究核元素的日本大学教授小泽祥司指出,要令福岛县地区恢复到核灾前的环境,可能需时一百年。换言之,福岛居民已丧失可以居住的故乡了。日本政府再不果断行动,福岛便会愈来愈多居民患癌,儿童慢慢步向死亡,一如伊拉克。到时政府及东电便会面对日本史上最大规模的控告和索偿,避也避不了。

「这个庭院是空荡的,本多心想,自己来到了一个既没有记忆,也没有任何他物的地方……在夏日的阳光,一派寂静……」

这是三岛由纪夫剖腹前在其遗作《丰饶之海》最后一章的最后一段。这令我想到马圭斯的《百年孤寂》,以及曹雪芹的《红楼梦》,两本伟大的著作竟然有类似的结局 —— 一派寂静。

《百年孤寂》的结局是,书中谈及的整个家族都消失了,因为被判定孤寂百年的家族在地球上是没有第二次机会的。然后天苍苍、野茫茫,一丝痕也没有留下,连记忆也没有。

《红楼梦》的大观园由盛至衰,几许繁荣,多少哀愁,都随贾宝玉扬起的出家袍而悄然成为过去,最后落得茫茫大地一片寂静。这情景让我联想到无边无际的荒凉之地,任何生物都无法生存过来,有的是风在无力地吹,草地在无力地晃动。我们再也记不起这里曾经发生过甚么事情。寂静得空荡,空荡得孤独,孤独得可怕。或许这才令我们领会到深深的悲痛与无奈。

这几天有朋友从日本来香港开会,他们不是日本人,只是在日本工作的加拿大人,他们曾到过地震海啸灾场,我从他们口中知道了更战栗的真相。一切都被卷走了,寂静回归,就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我在伊拉克南部巴士拉也曾身处于此一景象。那是与科威特接壤的边境地区。该地在2001年第一次波斯湾战争中有过残酷的交战,但死了多少人,死了甚么人,无从得知。留下来的只是几辆残破的坦克,见证天地之间的荒谬孤寂。由于属辐射区(受贫轴弹遗害),生人勿近,蛇蚁也难偷生。

我曾经怀疑,我们一步一步迈向的世界尽头之处,就是如此,一派寂静。

究竟核灾之地福岛现在怎么了?仍然是寂静荒凉一片吗?就像《百年孤寂》,没有第二次机会?

即使没有第二次机会,日本人终于出声了。

继知名作家村上春树较早前于西班牙领奖时,发表了他的反核立场后,日本另一文化界名人也挺身反核。大家都喜爱的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直指日本已完全陷入「福岛丧失」状态,并高调拉起示威布条拒绝核电制片,直至自然能源法案通过为止。

日本核灾发生至今已三个多月,国际传媒对福岛的报道已开始淡化。较早前曾听过该地发现无耳朵小白兔,恐怕是核辐射后遗症,之后再没有甚么后续消息了。究竟宫崎骏口中的「福岛丧失」是怎么一回事呢?

根据联合国 IAEA 组织的调查,现在整个福岛县都受到严重辐射影响,没有一处地方适宜人居住了。例如福岛县的郡山市,有不少儿童鼻血流不停。而伊达市则只好自救,向有幼儿家庭提供公宅避难。最可怜的是,福岛县的居民无处可逃,只能在县内兜兜转转,逃不出辐射范围。

事实上,几十万福岛县居民应该立即撤出。但据估计,如果日本政府跟东电要负责搬迁、赔偿,几百兆日圆也赔不完。除非有人实时死亡,否则有关当局便会尽量拖延、推卸责任。

辐射是肉眼看不见的透明恐怖凶器,而儿童受辐射影响程度又是成人的三倍。如今在福岛县便有三十万儿童赤裸裸暴露于高度辐射污染之中,这实在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研究核元素的日本大学教授小泽祥司指出,要令福岛县地区恢复到核灾前的环境,可能需时一百年。换言之,福岛居民已丧失可以居住的故乡了。日本政府再不果断行动,福岛便会愈来愈多居民患癌,儿童慢慢步向死亡,一如伊拉克。到时政府及东电便会面对日本史上最大规模的控告和索偿,避也避不了。

核辐射不仅影响人体,还污染土地、食水与粮食。乌克兰在切尔诺贝尔核电厂出事后,当地人的平均寿命从七十五岁缩短至五十五岁。本来一直是世上最长寿的日本民族,经过今次核灾后,不知对平均寿命有多大打击?最重要的是大家必须正视福岛居民目前所面对的生命危机,要让他们感到孤独、寂寞!

(一五一十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