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施健子: 副总统和炒肝

p110821103

自从知道美国欠每个中国人大约5700元人民币之后,我对外国友人的动机都持谨慎态度。拜登先生这次估计是来哭穷来了,在美国人的政治手腕相比,中国人还是小学生。看看人家,选了平民的地方,吃了平民的饭,成功输出了平等民主美利坚价值观,还只花了79块。

这下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了,美国副总统拜登一行在姚记炒肝吃顿饭总共只花了79块钱,当然,这比北京廉租房一个月的房租77元还是要贵上两块的。美国将很快出台一份人民币被严重低估60%的报告,人民币还有什么理由不升值?

先是保镖们清场,没见过?想想电影《中南海保镖》,然后是一圈圈的特警把事发地一平方公里内围成铁桶状,最后,在警车开路下,来访的美国副总统拜登百忙之中莅临鼓楼的姚记炒肝店。

尽管店主表示事先并不知情,你相信吗?反正很多媒体是信了。看看微博里网友提供的图片,桌子椅子擦得油光铮亮的,都能照出人形来。整个大堂里居然都没一个光膀子穿大背心的大老爷们,大家穿戴整齐,举止端庄,仿佛在参加同事女儿的婚宴。

看来策划者功课做得不够,还不太了解炒肝这种食品。老北京吃炒肝时,可是不能使用任何辅助工具的,只需将炒肝端起,单手托起碗底,唇齿触碰到碗边的同时,拇指轻推瓷碗,其他四指随之旋转,此刻舌尖抵住碗边轻轻那么一嘬,紧跟着抿起嘴角,轻嚼肥肠肝尖。

吃炒肝就讲求一个趁热,千万别怕烫,不烫那不叫炒肝。还有,一定得嗫出动静来,像日本人吃拉面,中国人吃炸酱面一样,没那咕噜咕噜的声响,那是不尊重厨师的辛勤劳动,当然,也体会不出那种进食的快感。

虽然现在大家都流行喝啤酒,但是吃炒肝最好的是配老北京的二锅头,一小口闷下去,化解了脆肠和肝尖的油腥味,还有一点点甘甜的后味涌上喉头。

有酒有肉,又是胡同小店草根美食,食客们体内激发出剽悍的豪情来那是生理反应,如果还拘束得像在高级西餐厅,只能说明,食客们的注意力压根没在碗里的肝尖上。

这也难怪,旁边坐着副总统呢,总是有点反常的。挨着总统最近一桌的三个人,阔气地点了一桌子凉菜和四种饮料,分别是可口可乐、九龙斋酸梅汤、王老吉还有看不出品牌的啤酒(估计应该是燕京)。

这像是事先没安排的样子?谁能来还原一下副总统到访前一天的情况,为了摆放位置,九龙斋的推销员真没和王老吉的掐起来?

副总统呼啦啦带着一群人进来了,真正落座的就5个,副总统、他孙女、骆家辉、骆家姑娘。他们可没旁边桌的大方,看看他们点的东西,5碗炸酱面、凉拌山药、拌黄瓜、凉拌土豆丝、10个包子,只点了两瓶可乐。

去了姚记炒肝,副总统先生一行人没点炒肝。让很多想借副总统为中国美食正名的人失望不已,善良的媒体同行避重就轻,标题高度统一,都是副总统去了炒肝店,文章写到最后才到餐单列出来。

几个月前CNN评选最恶心十大食物时,可把占全球人口1/4的中国人得罪大了,皮蛋赫赫在列。碧如翡翠、晶莹剔透的皮蛋怎么在他们眼里,就变成了黑咕隆咚、气味刺鼻的魔鬼生的蛋呢?真想把撰文人的舌头解剖来看看是个什么构造。

拜登先生虽然想博得广大北京人民的好感,也不敢轻易挑战他的美食底线,比如说炒肝。一般来说,一只动物得有20%以上的部分会被老外给扔掉的。他们向来都吃些大块的肉,认为鱼头、猪蹄、内脏之类的很脏,不能吃!所以在国外鸡腿卖的比鸡胸便宜得多了。

别想着皮蛋那事儿了,你吃你的,他评他的。中国人也没少攻击人家酷似生化武器的臭奶酪,可人家老外把这东西一请到高级餐厅,几个大厨围着捣谷,再辅以手工美食的天然质朴进行包装,名曰“传统美食”,这下中国人倒排着队想去尝个新鲜了。这就叫文化的底气和包装的魅力。我们就是暴露得太早了,别把作法告诉他们,只需要把臭豆腐用西餐摆盘法呈上,告诉他们它的重要性约等于法国的黑松露,营养价值有多高,就算觉得不对胃口,至少不会觉得恐怖。

自从知道美国欠每个中国人大约5700元人民币之后,我对外国友人的动机都持谨慎态度。拜登先生这次估计是来哭穷来了,在美国人的政治手腕相比,中国人还是小学生。看看人家,选了平民的地方,吃了平民的饭,成功输出了平等民主美利坚价值观,还只花了79块。

偏偏中国人自己不争气,为了迎接贵客,还调低了菜价,不知道当时一起吃饭的其他人用的是国际友人价还是内部价,反正贵客们的包子,才卖一块钱一个。这下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了,美国副总统拜登一行在姚记炒肝吃顿饭总共只花了79块钱,当然,这比北京廉租房一个月的房租77元还是要贵上两块的。美国将很快出台一份人民币被严重低估60%的报告,人民币还有什么理由不升值?

这也不是吃炒肝喝二锅头的平民百姓能关心得起的,还是看看姚记会不会推出79元5人餐的团购吧。要想吃炒肝,鼓楼一拐弯。走起走起!

(经济观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