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南风窗》赵灵敏就被停职事件向同僚发布公开信

p110819113
《南风窗》采编中心主任赵灵敏。

过去几个月,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采编部门的大部分同事所表现 出来的独立人格和判断力,遇事不阿附,不盲从。在我看来,这种精神力量是《南风窗》能够屹立26年的根本,也是很多同事即便对杂志的现状啧有烦言、但仍一年年坚守下来的根本原因。这一精神共同体的向心力,是任何物质上的恩惠和拉拢所不能替代的。虽然这种独立人格和判断力,在今天日益逼仄的大环境和小环境面前简直弱不禁风,但我还是期望大家能勉力坚守。也盼望我们的主管部门和新的主事者,能够尊重《南风窗》长期形成的历史、文化、氛围和价值观,以审慎和对历史负责任的态度经营和管理这本有光辉过去的杂志。

各位同事:

昨天早上会议之后,我已接获社委会通知,进行停职反省。自今天开始,我已退出本刊所有采编业务和工作。下半年是明年广告、发行的关键时期,我本已对未来几个月的内容有了很多的设想和筹划,但现在都做不了了,《南风窗》已不需要我再为它设想考虑了。

关于《中国要崛起,必须告别革命外交》一文的所谓“政治导向错误”,我自然有不同的看法,但目前显然并没有一个从事实和道理上讨论问题的氛围和契机。作为本文的作者和采编中心主任,我对此文给本刊造成的负面影响深感抱歉,但杂志出版是有流程的,我只能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像目前这样把所有板子打在作者和与此文无直接关联的社长身上,进行上纲上线、对人不对事的选择性和扩大化处理,显然 并不能服众。

在《南风窗》,我度过了非常快乐和充实的7年。从一个给采访对象打电话都战战兢兢的新手起步走到今天,我由衷感谢《南风窗》给予我的机会和培养,也感谢各位的支持和帮助。与此同时,我在工作上也尽了最大努力,自认问心无愧。特别是最近3年来,出于工作岗位的需要和责任感,我将几乎所有能拿出来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中,以至于很难有完整的个人生活。如果不是此次的事件,我大概还会将这样的生活方式继续很多年,但现在,以这样一个始料不及的方式,我终于解脱了,有机会过更为正常和轻松的生活了。今天早上,我7年来第一次在起床后发现不需要再为工作想东想西了,这样的感觉虽然陌生,但似乎很不错。

过去几个月,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采编部门的大部分同事所表现 出来的独立人格和判断力,遇事不阿附,不盲从。在我看来,这种精神力量是《南风窗》能够屹立26年的根本,也是很多同事即便对杂志的现状啧有烦言、但仍一年年坚守下来的根本原因。这一精神共同体的向心力,是任何物质上的恩惠和拉拢所不能替代的。虽然这种独立人格和判断力,在今天日益逼仄的大环境和小环境面前简直弱不禁风,但我还是期望大家能勉力坚守。也盼望我们的主管部门和新的主事者,能够尊重《南风窗》长期形成的历史、文化、氛围和价值观,以审慎和对历史负责任的态度经营和管理这本有光辉过去的杂志。

感谢大家这两天来对我的关心,我很好,大家也保重。

赵灵敏
2011年8月16日

评论

  • 自然上海 说:

    因为我们中国是封建社会,所以说出版这样的文章,也要下岗,因为文章写了封建社会的秘事。所以奴隶主中共很不高兴。这是中共对你最轻惩罚,你要好好感谢中共,给你重新做人的机会。最后请你好自为之。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