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姜草子:暧昧的“华人”之称谓

这篇文章与骆家辉有点关系。骆家辉来到北京担任美国驻中国的大使,引来了一阵骆家辉热。在此之前,骆家辉脱颖而出,通过竞选当上美国一个州的州长后,来到广东台山的祖籍地祭祖,也曾经引起过轰动。中国人之所以对当上美国州长的骆家辉如此感兴趣,是因为骆家辉有华人身份。华人当上了美国的州长,也就是“中国人”在美国当上了“省级领导干部”。

在这里,华人等于中国人。但如果你仔细琢磨百姓的口头禅,他们这里所说的“中国人”,实际上并非指中国这个国家的人,而是把“中国”看成了一个民族,“中国人”也就是“中国”这个民族的人。说骆家辉是中国人,也就是说他跟我们属于同一个民族。

后来骆家辉当上了美国的商务部长,中国的互联网上更是热议了一番,有些同胞们难掩兴奋之情,差不多就把骆家辉当部长这件事,跟中国人被派出去做美国的部长等量齐观了。但很快一瓢冷水就泼了下来,黄皮肤黑眼睛的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比他的那些白皮肤蓝眼睛的前任们对中国更加无情。至少在骆家辉任上,美国商务部就对中国搞了几次大的贸易摩擦。这让我们的某些同胞大跌眼镜,开始炮轰起这位华人美国部长来。炮轰的弹药,是说骆家辉这狗日的数典忘祖,背叛了自己的祖国。

在这里,华人仍等于“中国人”,而且是正宗意义的中国人,即中国这个国家的人,否则也就不会说骆家辉背叛了祖国云云。

但骆家辉这狗日的不这样看,他说,我为自己的中国血统自豪,但我是百分百的美国人。也就是说,骆家辉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而我们的某些同胞却认定他就是中国人,因为他是中国人,所以他对中国不友善,也就是对自己的国家不友善,就是背叛了自己的祖国。这样一来,他们抨击骆家辉,等于鸡同鸭讲。

其实,在我们政府的一些文件中,华人这个概念还是有清晰的表达的。比如,每到春节元旦,我们的外交部、全国人大、国家领导人等都会向全球华人发布一些节日祝贺的文告,在这些文件中,一定会有“海外华人华侨”这样的用语。这表明,政府对华人和华侨这两个概念作出了区分。华人是指所有祖籍地在中国的人,海外华人只是其中一支,指祖籍地在中国(或者说有中国血统)的外国人,而华侨则是指生活在外国的中国人。同样是生活在海外的华人,一类是外国人,一类是中国人,他们只是具有相同的民族或文化血统,这就是海外华人与华侨的根本区别。

可这也只是官方的正式说法,到了民间话语市场,就像我上面例举的,“华人”的概念便就变了味,产生了多重涵义,并莫名其妙地与“中国人”等同起来。这种概念上的混乱,在大知识分子那里也能看到。美国人杨政宁,就动辄说自己是中国人。

“华人”在概念上为何会出现歧义?这个称谓为何竟会与“中国人”混同起来?我想这可能与我们的语言文化的某些特点有关。我们的语言素来不大讲究概念的准确和严谨,只要像那么回事,能够意会就行了。孔夫子虽然讲过名不正言不顺,但大概也没多少要把概念的内涵弄准的意思。

不过,这绝不是华人之涵义随意性大的根本原因。从根本上说,华人这个词之所以一会儿指所有具备中国血统的人,一会儿又说的是具有中国血统的外国人,一会儿又跟中国人混为一谈,反映的是相当部分的“华人”(这里说的是有中国血统的所有人,包括外国公民和中国公民)现代民族国家观念的淡薄,或者说对现代民族国家理念的陌生。这种观念上的淡薄和陌生,造成了我们在国家、民族、种族、文化认同上的许多混乱,也使不少人对骆家辉产生了严重误读。

什么是现代民族国家?这是近代以来产生的现象,现在地球上存在的国家,基本上多少都具有现代民族国家的特征。在老姜看来,现代民族国家最重要的特征,就是生活在这个国家中的人,具有基本的价值共识,并且,这种共同的价值观导致他们建立了共享的独立政体,帮助他们组成了统一的新型民族,即与民族国家共存亡的“国族”。“国族”的形成,既是民族国家建立的结果,又是民族国家长盛不衰的坚实基础。而无论国族或民族国家的建立与巩固,都离不开共同价值观的守护和滋养。

在真正意义上,“中华民族”就是一个“国族”的概念。这个概念是梁启超提出来的,他提得正是时候。因为当时作为现代民族国家的“中国”正在形成,“中华民族”这种新型“国族”的登台,就成了这种新型国家形成的标志,也促进了这个新型国家的成型。“中华民族”出台的背景表明,它的命运与“中国”这个现代民族国家息息相关,没有后者,就没有前者,如果现代民族国家“中国”不存在,即使“中华民族”的称谓仍在,也只是一个与“华夏”类似的纯文化概念。

在现代民族国家的形成和巩固过程中,传统文化、语言、习俗、宗教信仰及种族、民族的因素重不重要?这要看具体情况。像美国那种纯移民国家,它们的作用就不是最主要的。美国人来自全球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它们的人种、种族、文化背景、语言、信仰各不相同,使美国成为美国,美国人成为美国人的,并不是这些东西,而是导致美利坚这个民族和国家形成的价值理念,尽管在这一套共同信念的形成过程中,不同移民带来的文化,尤其是移入的英伦文化起了重要的催化作用。

美国也不是一个所谓的多民族融合的国家,因为在美利坚民族(“国族”)形成之前,除印第安人外,这片土地上并不存在多个民族。移民也不可能把自己曾经所属的民族搬过来,不可能在原有民族原封不动的情况下,又在美国形成同样的英格兰、德意志、意大利、中华等等民族。地球上确实存在同一民族分布在不同国家的事实,但它们在地理上是相连的,只是国家边界的变化,导致了它们在国籍上的分离而已。

中国与美国大不相同,在文化的意义上,中国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国家,现代中国也扎根在古老的文化中国的同一片土地上。这使得同文同种的文化认同,即使对于现代民族国家的中国而言,仍然不失为极其重要的凝聚剂。不过,对此我们也该有清醒的认识,要看到文化认同不等于国家认同,看到能增强中华民族、现代中国的凝聚力的最大力量,还是使这个民族和国家得以建立和巩固的共同的现代共识。如果这种共同的价值理念很单薄,大家在这方面没什么共识,传统文化、同文同种的魅力再大,对巩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的团结也无济于事。在“国族”的现代价值彰显不出来,现代民族国家的基本共识无处寻找,或者这些理念没什么吸引力、也无法在一套制度体系中体现出来的情况下,对传统文化或同文同种的认知,有时候还会成为某些人各唱各调的借口。台湾就出现了这种情况。台湾的独派团体,对关公、妈祖等中国传统文化符号痴迷的要命,经常抬着关圣帝和妈祖大仙的塑像上街游行,可他们游行的诉求,竟然是脱离中国的台独。

文化认同不等于国家认同,但我并不反对诸如“文化中国”、“大中华圈”之类概念的提出,也不反对有人成天把“华人”这个词挂在嘴边。毕竟,这些理念的提出和推广,终究有利于中国在地球上搞统一战线,有助于扩大中国的影响力。我想提醒的只是:同文同种之类的认同固然重要,但对于作为独立政体和民族国家的中国而言,更重要的恐怕还是如何增进这个国家的现代共识,提升这种共同价值理念的吸引力,并使这种价值(如果有的话)在制度的层面上充分展示出来。如果不这样做,而是成天对那些已经成为外国人的“海外同胞”讲同文同种,成天抬着孔夫子出去招摇,就是本末倒置。而本末倒置,是无法阻止中国精英们大批移民海外的,尽管这些移民成为外国人的家伙,还会一直不停地喊着自己是中国人。

回到骆家辉,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当他说自己是百分百的美国人时,是什么意思了。他的言下之意是——我不是中国公民,也不属于中华民族,我也不存在与中国人一致的文化认同。骆家辉不是中国公民,这一点傻子也知道。他不属于中华民族是什么意思?这是因为,严格说起来,中华民族是一个与中国这个国家休戚与共的“国族”概念,只有成为中国公民(哪怕居住在国外),才可能成为这个民族的一员。骆家辉是美国公民这一事实,本身就排除了他成为中华民族一员的可能性。美国也只有华人这种社群,在那里不存在中华民族。

至于他与我们不存在一致的文化认同,也是可以理解的。他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至今连中国话都说不好,他对中国历史和文化的认知,可能还不如某些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的白种美国人。最主要的是,他认同的是美国文化和价值,仅这一条,就堵塞了他在文化上成为“中国人”的道路。他可能对中国文化的某些元素,如李白的诗,曹雪芹的《红楼梦》感兴趣,但一位白人美国人也可能如此,这些都不值一提。

骆家辉只是一位华人,华人包括中国人(公民),但不等于中国人,它还涵盖了海外华人,即具有中国血统的外国人。骆家辉就是一位仅具中国血统的外国人。骆家辉说得没错,他就是百分百的美国人,从国籍到民族属性,再到文化认同。既然如此,骆家辉说了几句中国的好话,有人就欣喜若狂,陡生“到底是一家人啊”之类的感慨;他攻击了中国几句,或者做了有损中国利益的事,有人就立马沮丧不已,大骂这狗日的背叛了“祖国”,我认为,这些人浪费了表情。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