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说说中国民主派分派中的问题

p110624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你有权胡说八道、有权表现你混乱的思想,但,你无权贩卖“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搞民主”的翻版、无权污蔑中国老百姓、无权扮演中共在网络上的政治间谍相同的角色!尽管,也许你浑然不觉,但你实际上已经这么做了,你还以为自己是什么“民主斗士”、还要“我会努力到革命爆发前一秒”,这不痴人扮智者吗?

说说中国民主派分派中的问题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一百六十六

我写《说说中国民主派的几大派别》之初,没有想写《再说中国民主派的几大派别》,更没有想写《为什么中国民主派要分派》、《说说中国民主派的对手与对策》、《中共是人类社会史上的大右派》……等。这组文章,所以成为系列,应该说是产生于与网友的互动、产生于反对与支持中、产生于(大陆)网友的兴致。

这不,网友牛顿的石头,也来了两大篇跟贴。显然,他没有认真读或根本读不懂《说说中国民主派的对手与对策》;当然,也就不会知道我还有其他篇章。他爱表达,思想偏激,以为自己是在为中国民主作贡献,其实不过是些糊涂认识与给伪民主派作“二道贩子”,所以,我回他“你不会就是特务吧”。从他的反应来看,不会是特务,但,其错误的认识,我就不得不批了(跟贴附于本文后)。

毛左,是思想毒瘤,但我反对“反洗脑”。因:到达民主社会之前,你没能力对他们进行“反洗脑”;而到达民主社会之后,你若对他们进行“反洗脑”,那你的做法与毛泽东又有什么区别呢?毛左的群众,是思想、情感问题;而自由是普世价值,你又有什么权力给他人洗脑?毛左的核心,是前朝遗老遗少;时代的进程,自会将他们涤荡干净。

五毛,包括:政治间谍、大5毛、小5毛。这样的“打手”,既是当今控制、打压网络言论的有效工具,又是现今“网络反腐”、“网络议政”、“网络推进民主进程”……的大敌,怎能用“马仔而已”轻松带过?又怎能说是“不构成威胁”?还怎么“团结”?你有多少金钱可已去“团结”他们?

于伪民意与五毛中的政治间谍,你可看看《为什么说中国人的素质不适合实行民主》。文章作者,自称民主启蒙领袖,而同伙称他“今日胡适”;近几年来,他们的欺骗了多少青年、坑害了多少人?这难道还不重要吗?而你的“真糊涂的人包括国内总人口的绝大多数”,与“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搞民主”、鲁迅的“改造国民的劣根性”及中共的做法,又有什么区别?

你有权胡说八道、有权表现你混乱的思想,但,你无权贩卖“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搞民主”的翻版、无权污蔑中国老百姓、无权扮演中共在网络上的政治间谍相同的角色!尽管,也许你浑然不觉,但你实际上已经这么做了,你还以为自己是什么“民主斗士”、还要“我会努力到革命爆发前一秒”,这不痴人扮智者吗?

在“中国民主派分派”之初,也有人跟贴要谈刘晓波等等。其实,那些都是静止地看待中国民主派,客观上是对“分派”起扰乱作用。为什么呢?因为:迄今,刘晓波对中国民主派的最大贡献,是“08宪章”。“08宪章”,确实是那个时代的、中国民主派的标志性文献;但是,她属于那个时代。

我们可以抛开刘晓波自身的政治缺陷、“08宪章”的政治局限,不去谈;单就“08宪章”产生的年份、08年而言:那,是中共建政近60年来、自我宣传的巅峰;于他们来说,也有万邦来朝的意味。而08时,没有09的邓玉娇、没有通钢、没有石首;08,也没有10的遍地自焚、没有每日一死、没有“批邓理论”;08,还没有11的爆炸、围攻派出所、10万“小白鼠”大游行。

因为“08宪章”,刘晓波身陷囹圄、与世隔绝,他不能再对中国社会作正确判断,也不能再对中国民主派有建设性意见;他,已被中共淘汰出现今的中国民主派的格局。即便他今天出来,他也得了解这3年的现实,思考与体味中共巅峰转下坡时的、民众的思想与情绪……才能作出正确判断。这个基点,还是建立在“08宪章”是正确的基础之上的。

由此可见:任何迷信“权威”,都是错误的;任何“权威”,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或多或少起到了阻碍进步的作用。《说说中国民主派的几大派别》系列,在大陆、在不易(中共不让)找到的地方,争论很激烈;而在海外,被各种媒体选用的很少。我又要忍不住说:很多海外学者与媒体人,与大陆民间民主进展是脱节的,没有起到引导或推动作用;而有的,还沦为了泄私愤、或民主空谈家。

谢谢海内外媒体的长期支持!我以为:你支持我,是你应该做的;我发现了什么,则是我应该说的。刚看到网友来自山沟对《中共是人类社会史上的大右派》的评论:“培养思辨能力,就要向顾老师学习。论证毛氏划分法的错误,很见功力。”可惜,海外并不太欣赏,而境内还行。有时,我真觉得:海外是境内的尾巴。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8-18 于南京

(作者赐稿)

附:网友牛顿的石头之跟贴:

民主派的对手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央和中央一伙的人。中央党内派和权贵派是乌龟和王八的关系。他们要的只是权力,无法争取,只有硬权力才能喂的饱他们。对权力稍有窥伺,他们就会像老虎一样扑上来咬你。五毛是打手,就算是二当家的也不过是大当家的的马仔而已。  这些人不构成威胁,是团结的对象。
所谓的伪民意没有上头的后台是没办法行得通的。伪民意必须依靠权力才能实现。真糊涂的人包括国内总人口的绝大多数,洗脑就是这样,清醒的人就算清醒了也会被爱的发现,他们除了被招安,剩下的出路只有暴民革命。对此,清醒的人都会说一个大大的NO!
极端派我认为不能划分成派,他们的区别就像斯大林派与托洛茨基派一样,大同小异,不必细分。
所以,目标很简单,敌人就是中央。
但是这个中央倒了,地方权力没法制衡,国家就会分裂,会丧失大量的公私利益。这也是人所不愿意看到的。
实际上代价最小的,成本最低的,渐进,先从开放言论自由开始。第一保障个人权利,并逐步放开,国人也要有耐心,一步步走下去。但是中央绝对是不会放弃哪怕一丝的权力。除非中央出一个有铁腕权力而且愿意放权的圣人。不过这种几率跟天上掉下个林黛玉的几率几乎相当。而且就算有,参考晚清,平民不会接受,这些人会成为众矢之的。
而这么下去显然不是办法,那么唯一和逻辑的最终结果——浪费了太多的时间,最后革命的肯定是没有任何文化的暴民,刁民,结果一定是血流成河,华夏大地生灵涂炭,说不定会面临分裂!这以我们一己之力又怎能阻止?千方百计要帮助这个政府,不是喜欢他们,至是想要避免革命。看来,没门。但是我会努力到革命爆发前一秒。

对于毛左派,是一个大大的毒瘤,必须强制性切除。必要的话进行反洗脑(万不得已的下下之策,如果在改革或这个名初期面临经济困难,则必须。)。毛派的危害比纳粹还要大得多,不能因为其不成气候而有丝毫的姑息。否则就跟肿瘤扩散一样,是极具破坏力的,对民主的损害将会是最大的。尤其是革命主体是文盲与半文盲组成的暴民集团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