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剑芒:何为真相?

p110817109
李剑芒,侨居荷兰,曾是中国科技大学第一期少年班二十一人中一员。专业特长;经济、金融、IT、管理。个人性格;开朗、直爽,喜欢聊天,谈论经济、政治话题。

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是一个没有真相没有正义的国家! 没有司法公开和独立性的国家是一个没有真相没有正义的国家!

中国公民没有擅自发布自己观察的权利,与政府的观察不一样就被当作是假象,甚至观察者遭到惩罚。政府的观察被当作了真相的化身。中国的司法体系没有任何独立性可言,各级司法机构与行政机构被同一个权力中心(党书记)控制。结论?中国是一个没有真相,没有正义的国家!还可能有其它结论吗?

卡尔・波普尔是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哲学家(注意“科学哲学”不是两个词,是哲学中一个专门研究科学的学科),他在上个世纪最伟大的贡献就是发现了“真伪不对称性”。他指出;任何基于观察的描述都不可能是真正的客观真相!为什么?因为人类不可能观察到客观事物无穷无尽的方方面面。由于观察角度,和观察内容的无限性,这担保人类对一个事物不可能观察到全部的角度和内容。也就是说,人类不可能掌握真正的客观真相,人们可以掌握的只是与可以观察到的客观事物不矛盾的一种描述。

卡尔・波普尔的“真伪不对称性”原则同时也告诉我们;我们虽然不可能找到真正的客观真相,但我们可以通过观察判断某个观察的结果是假(伪)象。即当我们发现某个观察结果与客观事物不符时,我们称那个结果是假(伪)象。

这个看似非常简单的“真伪不对称性”原则对科学界可以说是一场地震!它震撼了整个科学界看似不可动摇的信条。我们原来一直认为科学是一门追求“真相”的学问。可卡尔・波普尔却以无法击破的逻辑告诉我们;真相是永远不可知的。我们可知的只是一些必将会被证伪的一种描述。从卡尔・波普尔的理论,我们重新再定义了科学理论。所谓的科学理论就是那些基于观察且可以被证伪的理论。不基于观察或不可证伪的理论不是科学理论!如宗教不是科学,因为它不可证伪。数学不是科学,因为它不基于观察!

我们知道,社会学也是一门基于观察的学问。那么卡尔・波普尔的理论对社会学有影响吗?有!而且也是一场地震。卡尔・波普尔作为早期马克思主义的坚实信徒,晚期对马克思主义发动了一场无法反击的进攻。他宣布;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已经被过去的共产主义运动所证伪!那些仍然坚持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学者被他称之为“庸俗社会主义者”。在更广泛的意义上,他否定了所有的历史主义者以及他们的理论;历史信息不包括将来的信息,所以历史主义理论不可能是真理。

在我看来,卡尔・波普尔对社会学最大的撼动是它否定了绝对真相!而真相是我们社会的伦理,正义的基础。没有真相则没有正义可谈,这个撼动是本质的,是一场地震。那么在卡尔・波普尔理论的冲击下,什么是我们的真相呢?如果真正的真相不存在,那么我们追求的真相是什么呢?

和科学一样,我们必须抛弃绝对真相这个概念。接纳对真相的假设这个概念。所谓的真相就是;包括人类全部的观察结果,排除那些错误的观察,即排除假(伪)象。剩下的与客观真相不矛盾的所有观察结果就是我们对真相的假设。这是我们唯一可以追求的真相,我们的正义只能建立在这样的真相之上。

这个新的真相定义包括两个重要因素;第一,包括所有的观察结果,第二,去除所有的假象。如果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得不到满足,则我们说这个社会没有真相,没有真相则没有正义可谈!

为了保障满足第一个因素,我们必须保障各种各样的人们有自由观察,自由发表自己观察结果的权利。这就是言论自由!如果某人或某些人不允许去观察,或不允许发表他们的观察结果,不管他们的结果是不是假象,我们已经违背了第一个因素。这个社会已经是一个没有真相,没有正义的社会。所以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是一个没有真相没有正义的国家!

为了保障满足第二个因素,我们必须保障判断假象的公开性和独立性。如果缺乏公开性和独立性,则我们不知道是不是有不是假象的观察被当做假象去除,我们不知道是不是有是假象的观察被当成了真相。这个判断假象保留真相的过程就是我们的司法过程。所以一个国家的司法必须公开、独立。没有司法公开和独立性的国家是一个没有真相没有正义的国家!

让我们来观察中国这个国家,我们会得出什么结论?不管是第一因素,还是第二因素,中国都远远无法满足。中国公民没有擅自发布自己观察的权利,与政府的观察不一样就被当作是假象,甚至观察者遭到惩罚。政府的观察被当作了真相的化身。中国的司法体系没有任何独立性可言,各级司法机构与行政机构被同一个权力中心(党书记)控制。结论?中国是一个没有真相,没有正义的国家!还可能有其它结论吗?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