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关于开展网络“文革”的通知

p110624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近年来,中宣口擅自搞新闻控制、打压言论,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是60多年来最黑暗的时期。自接本通知之日起,广大网友应积极投身于网络“文革”,以亲身经历揭批真理部、以笔伐形式搞臭中宣口,要让人们能认识到:听命于中宣口为耻,顺乎于民意为荣。

关于开展网络“文革”的通知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一百六十五

全体起立!高声齐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腐败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

根据出口转内销之:“胡办秘书透露:胡锦涛、温家宝对互联网是宽容的”之精神,顾晓军拟定、并发布:关于开展网络“文革”的通知(可简称“8.17通知”)。本通知如下(胡办之精神附后):

一、反新闻控制、打压言论:近年来,中宣口擅自搞新闻控制、打压言论,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是60多年来最黑暗的时期。自接本通知之日起,广大网友应积极投身于网络“文革”,以亲身经历揭批真理部、以笔伐形式搞臭中宣口,要让人们能认识到:听命于中宣口为耻,顺乎于民意为荣。

二、清理伪民意,驱逐5毛党:近年来,5毛党猖獗。他们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伪造民意、制造伪民意。有的还伪装成民主人士,到处“贩卖”伪民主,麻痹社会、毒害青年。这是真理部、中宣口,一手制造的“中国特色”、“中国模式”。自接本通知之日起,广大网友应积极投身于“清理伪民意,驱逐5毛党”。要注意区分政治间谍、大5毛、小5毛,将这些祸害驱逐出去。

三、网络反腐,弘扬公正:在“搞臭中宣口”、“驱逐5毛党”后,有了比较良好的网络环境,大家可以参考“胡办之精神”,开展“网络反腐,弘扬公正”。凡是腐败,不论基层或中、高层,皆可揭批、“人内”之。要注意弘扬正气、弘扬公正的普世价值观。

四、网络议政,民意治国:在打响了“网络反腐,弘扬公正”的战斗后,广大网友还应积极“网络议政,民意治国”,参与各种话题的讨论、建言献策。什么话都可以说,这是检验言论自由,也是为了向民主社会过度。

五、向民主社会过度:民主社会,是迄今人类所能想到、并经实践了的最好的社会形式。由于历史原因、与党内部分人的恋权,我们没有办法“打倒自己”,所以,将依靠广大网友来实现这个过度。

网络“文革”,不是毛左意义上的革命,而是一场:以“反新闻控制、打压言论”为切入口的、以“清理伪民意,驱逐5毛党”横向展开的、以“网络反腐,弘扬公正”向纵深进军的、以“网络议政,民意治国”为攻坚的、以实现“向民主社会过度”为目的的一场大革命、民主变革、改革开放在新形势下的伟大继续。

望接本通知后,全国上下认真学习,努力贯彻执行。祝:中国网络“文革”,有个良好的开端,有个喜人的结果!若成功,我们将把经验介绍到朝鲜等国去。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8-17 于南京

附:胡办秘书透露:胡锦涛、温家宝对互联网是宽容的

一位来自胡办的工作人员在北京透露,一些海外媒体在批评北京钳制媒体,尤其是打压互联网时,常常把矛头直接指向胡锦涛,他说,这与实际情况不相符。中国现在已经是集体领导,常委各把持一块,在自己分内的工作,都有决定权,并不是所有指令都需要政治局决定,更不一定要经过胡锦涛与温家宝。他说,就拿对互联网的控制与严管,基本上都没有经过胡温的指示。

这位在胡办工作了六年、今年有可能调到部委任职的工作人员是在同媒体两位高层领导谈工作时论及此事的,他说,目前来自下面各省以及各部委的压力很大,他们都要求加强互联网管理,一份来自新闻办的建议竟然要求一刀切关闭微博,而且得到多个部门的赞同与“附议”。反而是胡温把持的政治局始终不肯讨论此事,不愿意做出下最后指令。他说,这一情况外界都有所不知,大家可以去查阅一下过去十年政治局会议的报道,以及胡温的讲话,胡温什么时候在发言中要求严管互联网过,甚至没有责怪互联网上的混乱,这还不说明问题嘛。

他说,正是胡温的这一态度,造成了当今中国互联网的特殊现象:各地纷纷打压互联网上的言论,但没有一个部门敢下令压死互联网,这都应该归功于最高当局始终不下令彻底整顿互联网。他指出,如果胡温下决心的话,要对付一个互联网,那还不容易?真像外界所言,中共无法控制互联网了?

他说,包括对海外一些媒体,甚至包括给北京制造麻烦的**等在美国的华人媒体,胡温等高层领导都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有人认为,在同太子党斗争的过程中,他们更倾向于互联网,这只是一个方面,实际情况是,中共领导人也希望放开一些媒体窗口,让党内一些丑恶事件即时曝光,否则,让这些丑恶事件日积月累,到时“我们党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他说,在未来两年,胡温不排除利用互联网上的民意,发起一场清除共产党内部腐败分子的运动,可能类似与网络文化大革命,但不能理解为毛泽东的“文革”,他说,是继承文革中好的一面,那就是让下面敢于说话,敢于揭露基层、甚至中高层中共干部的腐败。他强调,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中共政权现在处于高峰状态,但谁都能感到,前面是下坡路,搞不好,就是一个垂直下跌,几年就摔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