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香港观察:外佣居港权案突显港人窘态

香港现有26.8 万名外佣,其中14.6万名印度尼西亚佣工,菲佣则有13.9万人,是世界上聘用外地家佣最多的地方之一。

香港每早都会有这样的景象,爸妈向孩子们说再见,余下的12个小时,除了上学的时间,这些小娃们便是对着来自菲律宾或印度尼西亚的女性佣工。

若你认为孩子的成长很重要,这些外佣在香港就起着重要的角色。

香港现有26.8 万名外佣,其中14.6万名印度尼西亚佣工,菲佣则有13.9万人,是世界上聘用外地家佣最多的地方之一。她们令港人(大部份是妇女)能够外出工作,被认为是推动香港经济的一份子,可从来没有被主流社会认为是香港人。

外佣从没有被纳入主流

一名港人接受传媒访问时便说自己把家佣当家人一样,平常会一同吃饭和游水,但是香港医疗、教育和住屋的福利负担已经很重,因此不可以把她留在香港。换言之,我们对她很好,但她还是不能留在香港,你会这样对你的家人吗?

这访问正好道出了不少港人的双重标准,我们待外佣很好,但请不要把她们留在香港,因为她们是功能性的。可是香港社会对其他留港的白人前英国政府官员、商人和行政人员等却非常欢迎。

对敎育背景不详的白种外藉人士,港人都支持他们留在这里教英文。就算没有认真了解过他们的收入状况,也从来没质疑这些人会使用香港的医疗和教育。

事实上,不少从菲律宾来的外籍家佣都有大学学位,英文水平比她们的香港雇主还要好,她们其实可以当老师等工作。但这不会为香港社会所接纳,因为 “宾妹” (港人对菲律宾外佣的称呼)来香港就是当工人。

外佣居港7年不能成居民

基本法列明,任何人以有效旅行证件进入香港、在香港居住连续7 年的非中国籍人士可以成为香港永久居民,但《入境条例》限制外佣即使居港满7 年,也不能取得居港权。

去年12 月,有3 个菲律宾家庭便入禀高等法院,申请司法复核,挑战《入境条例》,认为此条例有歧视之嫌。

案件将会在下星期开审,而港府最近则不断向外透露消息,表示留意到案件对香港人口政策的深远影响,正评估相关法律议题的影响,又暗示如果官司败诉而不向人大要求释法,将有多达50万外佣和他们的家人到香港。

多个建制派政党对政府一旦败诉,可能出现10 多万人合资格申请居留权,纷纷表达忧虑。有港区人大代表便建议,政府不应待终审法院判决后才向人大提请释法,若政府认为案件有风险,应尽早提请释法,避免对社会引起太大震荡及分化。

充满私心的担忧

案件已进入本港司法程序,但是还没有开庭,不少港人已经在说不,好像突然忘记了过去常挂口中的尊重法院裁决。

外佣雇主组织只是担心港府败诉后,外佣会自由转工。不少港人都在算,若要以最低工资继续聘请女佣,是否应以24 小时和31 天计算,担心每月支出要由现在的3000多港元增加至2 万港元。

但事实是法例巳经订明最低工资不适用于居家佣工,所以不论外佣是否香港永久居民,依然不能领取每小时28港元的最低工资。

因为去年8月发生了菲律宾警员枪杀在当地旅行的港人,有一些声音更是唯恐天下不乱,指这些外人进入香港会带来种族仇恨和社会仇杀!

50万外佣及家人将成港人?

1999年终审法院裁定港人在大陆所生子女拥有居港权,那时政府便指出合资格到香港的将会有167 万人,香港失业率会因此而迅速上升,居住环境只会更拥挤,令不少港人产生恐慌甚至反感,认为那167 万人一定会来香港抢饭碗,因此后来特区政府提请人大释法, 不少市民大众没有很多大的意见。

但对于不少人,尤其是法律界来说,那是香港法治最黑暗的一天。

基本法列明,只有在涉及中央政府管理的事务或中央和特区政府关系的条款时,即国防、外交等事务上,才应该由终审法院提请人大释法,目前外佣官司涉及的是“通常居住”的问题,是香港内部事务。

10年过后,这167 万人从来没有在香港出现过,那是后话。将来,谁又会在意有没有这50万人?

(吕意/BBC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