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彭小明:柏林墙建墙五十周年随想

p091108106
建造柏林墙。

修建万里长城在冷兵器时代曾经是御敌于国门之外的良策。到了热兵器时代,柏林墙根本抵御不了火炮坦克的突进,仅仅是拦截国内民众逃亡的封锁线。新闻言论的监控在广播电视的时代还能大致维持脸面,而在互联网手机微博的面前,中宣部正在一步一步的节节败退!

1961年8月13日一夜之间在东西柏林之间建起了一道森严的水泥墙。从此东西柏林、东西德国从亲情上划分为二,人民之间彻底切断了来往。大墙全长156.4公里,其中43.7公里在柏林市内。直接死于柏林墙下的牺牲者,根据民间组织Arbeitsgemeinschaft 13. August八一三工作团在1989年墙倒不久开始的统计,持续二十八年隔绝期间一共是246人。这是有名有姓,或者虽无姓名,却有尸有血的死难者。可是还有很多无法统计的隐性受害人,例如柏林也有一段界河,河中多年不断飘来无名尸体,警方根本无法判定这些死者究竟是企图泅水偷渡不幸溺死,还是意外落水,甚或投水自尽而死。另外还有人是因各种原因向党和政府申请探亲或办事,被诬为“反党叛国”获刑。监禁劳改而死。柏林墙陡然而立,初期阻断了不少青年男女的恋情,后期开放西德青年可以访问东德,也造成了许多东西之恋的缠绵故事。然而更加令人胆颤心惊的是千千万万个越墙偷渡的故事。有的利用外交往还的汽车,(有人在暗箱中窒息身亡),有的利用临街的窗口跳墙,有的集体挖通隧道,有的制造飞艇和潜水工具,有的跳水,有的翻墙。有的家庭很幸运,留下的是不折不挠的惊险传奇,有的男女惨遭杀害,留下了默默无言的白十字架。成功的幸运者大概五千多人,后期越境从东欧入境的逃亡者则高达几十万人了。五十年过去了,现在的旅游者可以在柏林参观博物馆,想像当时的森严戒备和枪响血溅,如果未能游览柏林,在科布伦茨的德意志之角上也能看到一截从柏林切割移来的真墙断垣标本。从中领略历史的深长意味。柏林墙的全名是“反法西斯保护墙Antifaschistischer Schutzwall”. 名称纯属谎言,实际上却完全是禁止东德人民逃亡的封锁墙。

何处是中国的柏林墙?

我们没有柏林,哪来的柏林墙?是的。但是专制的制度和党化的意识形态不是也把中国分成了几块吗?大陆和港台,国内和海外,当中虽然竖立的不是一座钢筋混凝土的高墙,却是比高墙更难逾越的山海,环抱大陆的山海河川,都是中国天然的柏林墙。1949年以前,香港和内地从来没有通行的障碍。开始镇反运动开始后,通往香港的道路就封锁了。台海两岸互相封锁,整个中国大陆就像是一个铁桶,不要说很难逃亡到港台,就是逃亡到苏联、朝鲜,也会被送回来判刑。当年的广东人还有一点希望凫水偷渡港澳,福建人乘渔船逃亡到台湾,其他各地的人民几乎是插翅难飞。可是深圳河边有岗哨,大鹏湾岸有机枪。当年的深圳边境的荒草地里到处都是偷渡不成者的尸骨。海上浮尸更没有留下痕迹。柏林墙下的冤魂还有个姓名,至少有个十字架,这些中国偷渡者什么都没有留下。还有缅甸境外的山岚瘴气也吞噬了许多逃亡者的生命,还要加上新疆伊犁的逃亡人民和尼泊尔边境的逃亡藏民。旅澳女作家齐家贞当年出身不好上不了大学,梦想去香港可能有机会读书,结果被逮捕,判刑十二年。还有一位教授研究气流和气球,企图飞出国境,不料被发现,结局当然很悲惨。只有少数外交或出国人员外出后,突然叛逃。一人脱逃,国内的家属也很难熬。反属、台属或海外关系都是可怕的身份。尽管这样,还是止不住人民向往港台。那边的生活比我们富庶,我记得家里收到过小姨从香港寄来的猪油和旧衣旧裤,对于大饥荒中的家庭简直是久旱的甘霖。有时还寄来一小笔港币,可以换成几十块钱!1962年大逃港风潮,数十万人蜂拥到宝安。开枪、判刑也难以制止人民以脚投票。1979年当地党支书告诉中央大员习仲勋:“逃过去的人几个月就寄钱回来,给家人盖房子,在村里种田几十年连饭都吃不饱……”深圳河比柏林墙还要柏林墙!东德好歹基本温饱没有问题,甚至是社会主义国家中物质生活水平的最高的地方。什么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什么人民翻身得解放?中国人的生活比英、葡统治下的殖民地还要苦、还要累!沿海人民历代都有闯海的传统,家乡遭灾罹祸,可以远走海外,当年的台湾、南洋就是这样开发起来的。可是“解放”后,连出门讨饭的权利都被剥夺了,更何况出外打工赚钱。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陶铸这一群专制君臣,只知道借用暴力和山河编成封锁线柏林墙,人民无法逃离他们的魔掌。吃饭要粮票、成衣要布票,白糖、食油、香烟、肥皂、皮鞋、自行车,什么都要凭票购买。城乡之间还有看不见的柏林墙。有票证还是比较幸福的城市人民,领不到票证的就是农民和劳改犯了。三千七百多万人就是因为无钱无粮票,无处可逃而饿死的。中国的柏林墙下死去的冤魂无法统计,有的是边防哨所解放军打死的,有的是香港外海的鲨鱼咬死的。还有千千万万是无法逃难就在家中饿死的。人数超出了日寇烧杀奸淫的死者,超过了历代皇朝饥荒的饿殍。柏林的博物馆记载了很多死者的姓名和故事,我们民族在 毛泽东共产党统治下的死难者记录还仅仅才开始。

精神的柏林墙

那都是老皇历了。如今的中国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富豪简直成了世界奢侈品最大的买家群体。城乡上下,高楼林立,灯红酒绿,吃喝玩乐,比之于港台,有过之而无不及。人民已经不再像九十年代初那样疯狂外流了。柏林墙彻底倒塌了吗?没有。国内民众可以申请去香港旅游,可以参加旅行团去台湾,乃至个人自由行,台湾南北“走透透”。可是柏林墙依然存在,存在于新闻媒体,教科书、道德规范和意识形态。今天的柏林墙已经不是钢筋水泥的粗笨墙体,而是无影无形的精神壁垒。东德的柏林墙改变了人民的思想道德,三分之一的人民被迫去监控自己的亲朋好友,甚至自己的配偶,每时每刻都担心着窃听风暴。数十年的思想监控,也改变了中国人的思想面貌。从教科书开始,它就不教你面对历史。抗战的主力不是国军而是八路军和新四军,抗美援朝不是金日成挑起战火而是美国南朝鲜捣乱,三年饥荒的原因不是党的大跃进而是自然灾害,自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偏说世界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建党九十周年影视节目充斥毛片,却全面掩盖毛在肃反中滥杀红军干部、延安整风迫害知识分子的罪行,党化教育培养出了一代又一代愤青愤中愤老,思维狭隘,言语过激,听说美国911他们叫好,听说日本312海啸他们趁愿。人到了海外脑袋里还揣着柏林墙,为腐败、徇私的党摇旗呐喊。党的干部不爱说真话,可说出来特别叫你震撼:深圳海事局林嘉祥说:你们老百姓算个屁!郑州规划局逯军说:你们记者是为党的利益说话还是为老百姓的利益说话?外交部的姜瑜竟叫嚷“不要拿法律来当挡箭牌”!政协的倪萍竟说“为了不给党和国家添乱,我从来不投反对票!”依靠无形的柏林墙,可以随时查禁《往事并不如烟》,可以逮捕刘晓波,可以扣押艾未未,冯正虎不准入境,廖亦武不准出国,……。柏林墙就是一党专制的野蛮暴力。好在柏林墙并不意味着永恒。墙体仅存活了28年。东德的专制仅存活了四十年。东柏林的知识界组成新论坛冲击着柏林墙,终于迎来了春天。中国的知识界也在跃跃欲试。历史老师袁腾飞,青年作家韩寒,网络作家李承鹏,经济学者茅于轼,正嬉笑怒骂冲击着精神壁垒。互联网、手机和微博是天赐的利器,超越了广播电视,变被动、从动为主动、能动,从天外飞来。国内的青年再不必冒死翻越高墙,更不用流血牺牲,就可能读到自由民主的论辩和诗文,国外的思想先驱也不用冒险闯关,就可能将自由民主的火种播撒国内的网络。修建万里长城在冷兵器时代曾经是御敌于国门之外的良策。到了热兵器时代,柏林墙根本抵御不了火炮坦克的突进,仅仅是拦截国内民众逃亡的封锁线。新闻言论的监控在广播电视的时代还能大致维持脸面,而在互联网手机微博的面前,中宣部正在一步一步的节节败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