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杨光:中宣部比铁道部坏一百倍

p100325106
中宣部长刘云山。

铁道部之坏,是坏在明面上,坏而尚知人间有羞耻二字,或许还有救,中宣部之坏,是坏到骨子里,坏在根子上,坏而至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实在无药可救;铁道部之坏,尚有民愤作警戒,尚有舆情可牵制,尚有“党和国家领导人”可管束,尚须忍受包括网民在内的人民群众向它拍板 砖、对它造谣言,尚有残存的良知可为自我约束,尚需理屈词穷地为自己辩解(有时难免会像王勇平先生那样急中生愚、慌不择言),而中宣部之坏,则坏到做坏事 无需解释、不容分辩的地步,坏到专以扭曲公义、侮蔑良知为能事,坏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也要与它沆瀣一气,坏到不仅容不得人们骂它坏,反而还要颂扬它(至 少默认它)一贯正确。坏到中宣部这个程度,铁道部已经望尘莫及。

中宣部“7.29”禁令比铁道部“7.23”事故坏一百倍。让我们打一个不一定准确的比方:铁道部是过失杀人,中宣部却是蓄意灭口。

中宣部是所有党政军群机构中最具极权主义性格的政治机构:它的“血统”渊源是纳粹、布尔什维克,戈培尔是它的老祖宗;它挂在“党中央”名下,却不仅管党 员,也要管所有媒体、所有网民、甚至全社会;它唯一的使命,就是持续不断地侵犯人民的基本人权——言论权。像中宣部这样的机构,在任何一个合法政府里都是 非法的,在任何一个正常国家里都是反常的,在一切可以想象得到的幸福社会中,它都是不幸生活的源泉。

铁道部很特殊:地位不算高,但权力很集中;管事不算多,但油水特别肥;贪腐特容易,但惩处很困难。这是因为它亦官亦商,政企不分,自上而下,央地一体,行政 集权,产业垄断,对外封闭,自成一统,是个独立王国。自己执法自己监督,自己立规自己批准,自己招标自己中标,自己批钱自己花钱,连公检法都由自家人包办 了,故而人称“铁老大”。同级机构让它三分,地方政府敬它七分,一般人物碰它不得,平民百姓惹它不起。真敢管它的,只有那几个政治局常委。可是,以铁道部 独家经营的“命脉”资源和过手财神的雄厚财力,就算“党和国家领导人”不受收买,收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若干个亲属子弟则轻而易举、不在话下,如此一 来,政治局常委也就未必还愿意管、管得住它。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并没有专门的铁道部,但中共政府一直离不开它。改革开放以来,无论是“经济体制改革”还是 “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无论是“机构改革”(比如所谓“大部制改革”)还是“央企改革”,永远也改不到铁道部头上,它毫发无损,安然无恙,坚如磐石,稳如 泰山。这样的部,中国不多,外国没有,岂能不牛?

既坏且牛,必失公信,必有积怨,必然招人烦、讨人嫌、惹人恨。生为中国人,想要让我们拥护铁道部,或者哪怕只是不那么反感铁道部都很难,因为在我们一生中注 定要无数次地遭遇“铁老大”,要无可奈何地受“铁老大”的气,年复一年地吃“春运”的苦,有时水深火热,偶尔还需搭上性命,而“铁老大”早已麻木不仁。按 照邓小平制定的“人民群众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赞成不赞成”的“三不”标准,铁道部早就应该寿终正寝了。

所以毫不奇怪,当铁道部出了大事,闯了大祸,人民群众逮到机会可以向它发泄怒火,它必定要比其他的政府部门承接更多的批评指责,忍受更多的横眉冷眼。同样是 特大交通事故,出在交通运输部系统与出在铁道部系统,其社会评判往往会大不一样,铁道部必定狠狠挨骂,交通运输部则未必。这一是因为铁道部体制是行政集 权、行业垄断,责任主体单一明确,它不大好找替罪羊,没有办法诿过于人,二是因为它一向既坏且牛,积怨甚多,早已触犯了众怒,得罪了国民,早就想骂它的人 太多。恐怕第二个原因是主要原因。

“7.23” 甬温线“和谐号”追尾,铁道部新欠下四十条人命,猛然间跌入民愤的深渊。事故调查尚未结束,但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起由信号设备故障和人工调度错误相叠加 而酿成的责任事故,是百分之百的人祸,与天灾无关。对此,铁道部当然责无旁贷、罪无可逭,其成众矢之的,为千夫所指,是它该当的(当然,应该为救援和善后 工作中的过失和错误负责的,并不止是铁道部,还有包括“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内的其他“有关方面”)。

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先生因言语不当激化舆情,被网民“人肉”,一夜之间声名狼藉,其臭名昭彰的程度,大概已不亚于自称“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炫富少女郭美美。以前并无恶评的铁道部部长盛光祖先生,其公共形象也变得一塌糊涂,网民谣传盛部长在新闻发布会上“从旁门溜走,遭记者群殴”。显然,“群殴”部长 的不是“记者”,而是民意,人民群众翘首盼望铁道部遭受严厉责罚。深圳某知名餐馆甚至公然挂出了“铁道部官员与狗不得入内”的告示牌……以上种种,足见铁 道部之不得人心。

但是,本文要说的是:铁道部虽坏,远远不是最坏;铁道部虽牛,也远远算不上最牛。比铁道部更坏更牛者有的是,中宣部就是其中之一。如果坏可以计量,中宣部比铁道部至少坏一百倍。

7 月29日晚上,就在“7.23”亡灵即将进入“头七”,各大平面媒体与网络媒体正忙于推出揭示真相、追问责任的深度报道之际,中宣部向全国媒体发布禁令, 紧急叫停所有事故报道,除了权威机构——想必包括铁道部发言人在内——发布的消息和新华社通稿之外,一律不得再发任何独立新闻和评论。中宣部这么做,理由 不外乎“维稳”。是怕亡灵不稳,还是怕亡者家属不稳?是怕网民不稳,还是怕网民把铁道部批到不稳?抑或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会已经有些不稳?人们未知其所以 然。中宣部发禁令从来不需要向人民讲道理,它就是这么霸道,“7.23”不过是一起交通事故,与政治、意识形态扯不上太多关系,媒体禁令有何必要?可中宣 部就是这么做了。中宣部“7.29”禁令比铁道部“7.23”事故坏一百倍。让我们打一个不一定准确的比方:铁道部是过失杀人,中宣部却是蓄意灭口。

铁道部之坏与中宣部之坏的区别如下:铁道部之坏,是坏在明面上,坏而尚知人间有羞耻二字,或许还有救,中宣部之坏,是坏到骨子里,坏在根子上,坏而至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实在无药可救;铁道部之坏,尚有民愤作警戒,尚有舆情可牵制,尚有“党和国家领导人”可管束,尚须忍受包括网民在内的人民群众向它拍板 砖、对它造谣言,尚有残存的良知可为自我约束,尚需理屈词穷地为自己辩解(有时难免会像王勇平先生那样急中生愚、慌不择言),而中宣部之坏,则坏到做坏事 无需解释、不容分辩的地步,坏到专以扭曲公义、侮蔑良知为能事,坏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也要与它沆瀣一气,坏到不仅容不得人们骂它坏,反而还要颂扬它(至 少默认它)一贯正确。坏到中宣部这个程度,铁道部已经望尘莫及。

中宣部之所以敢于比铁道部更坏,原因之一是因为它比铁道部更牛。中宣部直属中共中央,名义部长通常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充任,可见其级别之高。 而实际上,中宣部的真正头目,乃是担任“中央宣传和意识形态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那位政治局常委。至于常委背后还有哪些高人强人为中宣部撑腰壮胆,就不好说了。但既有常委幕后担纲,中宣部焉能不比铁道部更牛?

中宣部是与铁道部完全不同的机构,性质不同,功能不同,组织结构也不同。铁道部更像一间政府性公司,它既要“行政”,又要经营;既要讲政策,又要讲效益;既要“为人民服务”,更要“为人民币服务”。所以它既干好事,也干坏事,有时候会把好事也干成坏事。中宣部可就大为不同了,它是专门折腾媒体、蒙蔽人民、包办“真理”、替党遮丑的机构,专心致志以言论自由为敌,一心一意与政治改革为仇,也就是说,它是个专干脏活、专做坏事的机构。

当然,二者也有相同的地方,一是都有一个共同的大老板——共产党,二是都有特殊的部门利益,都爱好权钱交易、权色交易,都特别腐败(但二者的腐败伎俩也有些差别,铁道部是用经济的办法——即“搞建设”、“谋发展”——来搞腐败;中宣部是用政治的办法——即通过整人、整媒体、玩权谋——来搞腐败)。除此之外, 更重要的是第三点:在本质的意义上,铁道部、中宣部及其各自统领的两个“条条”,都是毛泽东极权时代残存下来的遗留物,是新旧时代杂交的体制怪胎。

铁道部是计划经济色彩保留得最多的一个政府部门,与之相同的那些政府部门——如纺织部、化工部、煤炭部、石油部、第X机械工业部——早已不复存在,与之相似 的那些部门——如工信部、交通部、民航总局——也经受了或改头换面或伤筋动骨的改革,建立起了更多的竞争性市场机制,只有铁道部几乎没变,仍然秉承政府垄 断、长官意志、政企合一、以官营商、“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命令经济体制。

中宣部则是所有党政军群机构中最具极权主义性格的政治机构:它的“血统”渊源是纳粹、布尔什维克,戈培尔是它的老祖宗;它挂在“党中央”名下,却不仅管党 员,也要管所有媒体、所有网民、甚至全社会;它唯一的使命,就是持续不断地侵犯人民的基本人权——言论权。像中宣部这样的机构,在任何一个合法政府里都是 非法的,在任何一个正常国家里都是反常的,在一切可以想象得到的幸福社会中,它都是不幸生活的源泉。

所以,关于铁道部与中宣部,本文的结论是:中国要想变成一个正常的文明国家,中国人民要想成为有尊严的幸福的人民,铁道部或可改革,中宣部则必须取缔。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

评论

  • 匿名 说:

    中宣部是谁的?GCD裆中央的!那是谁允许中宣部这么坏的?是裆中央!

  • 自然上海 说:

    中宣部就是胡温中共之口,还说什么,中宣部说的话,就是中共胡温的话。中宣部的意思,就是胡温中共的意思。铁道部是中共之脚,有脚无脚,不会死,口出问题,就会死。

  • 缺德时代 说:

    在中华民族进入到缺德时代里,要想统治国家和掌握大权的必要条件是一定要缺德到不能再缺德,外加祖坟都冒出缺德阴损的黑烟,华人同胞们修炼到阴损得不能再阴损,缺德到不能再缺德的时候,就是你在中华大地高官得坐,横财大发、商场驰骋的时候,。。。。。

  • 缺德时代 说:

    杨光:中宣部比铁道部坏一百倍

    缺德时代换句话说“铁道部比中宣部好一百倍”对吗?

    西游记唐僧师徒四人费劲千辛万苦去了西天,铁道部冻车组以极高的效率几秒钟送数百人上西天,中宣部正面报道。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