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外参:太子党之间一种亲如血缘般的关系

p110817103

跟着父辈经历残酷党内斗争过来的太子党,他们的阅历和眼界不是胡温依靠紧跟拍马和看风使舵爬上仕途之辈所能具有的。

八九天安门运动,百万人民走上街头,纪念胡耀邦,反对腐败,要求加快政治体制改革,受冲击最大的是独裁者邓小平,跳得最高的是丑类李鹏。北非的茉莉花革命波及到中国,受冲击最大的是党魁胡锦涛,跳得最高的仍旧是死板着面孔的胡锦涛。当前,胡锦涛完全採用六四邓小平的路数和手段镇压,发社论、捕人,抄家,没收电脑,监控盯梢、封杀网路,严控传媒,殴打并威胁西方记者,已经对北京实行局部戒严。中国形势继续发生着大逆转。

薄熙来的丈母娘抱打不平

2010年10月8日,因为起草《零八宪章》被判11年重刑的作家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这是中国民主运动和异议人士获得最高的国际声誉,是中共政权60馀年践踏人权、倒行逆施遭遇的最重大的失败之一,堪与六四后联合国的制裁相当。抓捕刘晓波、审判刘晓波,无论判多重,中共高层其他人可以不闻不问,任凭你胡锦涛搞个人专断。但是,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则是捅了一个天大的漏子,已经动摇了党国利益。五中全会为此改变议程。胡锦涛提出“危机与挑战”的议题,要以强硬的手段应对国内外敌对势力分化、西化中国,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阴谋。而且,在常委层面订立不再公开谈政治改革、不再谈普世价值的严格纪律,9人个个签名。表面看,是八个常委一起为胡锦涛背书,实际上,权力格局不得不重新分配。习近平入军委当副主席,这就使得十八大的权力层面出现四股主要势力: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温家宝。已经表态“时间不多了,该说的话都要讲出来。”的温家宝,违背个人意志,只得封口。

五中全会之后,奔赴各省市的中央宣讲团,宣讲的内容都是如何应对国内外敌对势力的挑战,涉及“十二五规划”的内容只是招牌和幌子。

12月初,习近平以常委和军委副主席身份在国内进行第一次考察调研,选择了重庆,在薄熙来陪同下,考察了重庆各行各业,对重庆的经济社会发展、党的建设、群众工作、“打黑除恶”、“唱读讲传”,以及公租房建设,全面予以肯定。

十七大习近平被选中做接班人之后,薄熙来的丈母娘,谷开来的母亲范承秀曾为乘龙快婿抱打不平:“习近平能力不高,谁都知道他不如薄熙来。”范承秀是军中有名的大嘴夫人。1957年,她是北京市委党校整风反右领导小组成员,因为为学校的青年知识份子说话,一夜之间被打成右派和反党集团头目。是全军将军夫人被打成右派的唯一人。她的丈夫谷景生将军当时担任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政委和党委书记 ,钱学森任院长,范承秀被迫提出离婚申请,组织也出面劝将军离婚。谷景生却回答:“我最瞭解范承秀,她 15岁就入党,在马列学院毕业,在战争中出生入死,忠诚坚贞,她早把一切都交给了党。说她反党,是天大的冤枉!如果我和她离婚,那是把她推上绝路。至于我自己,随便组织怎麽处置安排吧。”从此,谷景生便离开了政治权力中心。因为文革,夫妻双双被投入监狱十二年。

范承秀的抱怨传到习近平耳朵裡。习近平找到机会,和薄熙来一起去看他的丈母娘。他对老人家说:“阿姨,我能力真没有熙来哥强,我哪裡愿意干那,可是没办法,非让干那。”这就是在太子党中,从小以“老实”出名,官场以“低调”着称的习近平的处事方式,也是太子党之间一种亲如血缘般的关係。太子党和平民之间,缺乏的正是这种关係。

最近一位和习仲勳、薄一波都熟悉的老干部透露,十二大之前,邓小平找过习仲勳,对他说:“你是不是当总书记?”习仲勳回答:“我不行,该找个更年轻的。”习仲勳与徐向前谈起邓的谈话 ,徐劝说:“你不要当,让胡耀邦当。”还说,“我们这个党一贯犯左的错误。”言外之意“难当”,“前途未卜”。五年之后,开胡耀邦的生活会,事先没有人告诉习仲勳批胡,他看到会场的情况,马上和薄一波、邓力群吵起来。还是胡耀邦自己拍拍他的肩,说“仲兄,我已经辞职了。”习仲勳也感受到巨大的精神刺激。六四开枪之后,他和邓小平也吵过,后来患了精神病,住在深圳,胡启立来看他,两人曾抱头痛哭。

薄一波和习仲勳不一样,习仲勳实事求是,薄一波紧跟邓小平。这个老干部问过薄一波:“薄老,你为什麽组织批胡?”薄回答:“没办法,邓、陈让我组织的。”南巡之前,邓小平不满意江泽民,薄一波是清楚的。所以,他说过:“小平给他的任务他没有好好完成,”“经济没有搞好。”他写了篇文章《计划与市场》,提出“市场是配置资源的基础,中国要2000年建成市场。”因为邓力群、李鹏都不赞成,江泽民就不让发表。南巡讲话之后,薄一波自己发表了。十四大之后,军队要批杨尚昆,江泽民问薄一波:“是否让军队批?”薄一波回答:“你到此为止,他下来了,你就不要批了。”

跟着父辈经历残酷党内斗争过来的太子党,他们的阅历和眼界不是胡温依靠紧跟拍马和看风使舵爬上仕途之辈所能具有的。现在是没有强人的时代,中共高层无人蓄意抢班夺权。最后两年,虽然,大事情大家照旧会等着党魁胡锦涛做主,经济好与坏已经是难以改变的大难题了,政治上虽说集体顶雷是党的原则,但是,替他擦屁股,是无人情愿做的,包括接班人习近平。

(《外参》月刊第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