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耳朵:PX的代价

p110814110

试想,如果一开始市政府便公开辟谣,用科学的态度,援引科学上证明的结果,PX并非传言中的高致癌物质,不会导致“畸形儿”,“白血病”,不是“1000枚导弹”,不是“原子弹”,甚至连爆炸物都算不上——中国的老百姓都是善良温顺的,不到危急自身生命财产的情况下,绝不会出来“公然闹事”的——那么,政府就不需要再后来花那么多人力物力财力来维稳,也不需要给城市造成这么大的不便了。

只是问题是,这样的事情在中国难道还少了吗?吃一堑长一智是多么正常的事情,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各级地方政府们总是在哪里摔倒,就在那里再摔倒一次,然后锲而不舍孜孜不倦的继续摔倒。面对公众的合理诉求,为什么还是这么笨拙?

政府要推行一个公共项目,不管是完全的政府行为或是与民间合资,不管它多么的促进经济发展或是多么的有利于国计民生,都一定要用民主的方式————

接受各级人大和政协的监督,落到实处的监督而不是养老院的举手和拍手,要召开听证会,要把人民的权利落到实处。

大连PX事件引发的一系列事件,虽然大多数传统媒体保持了中国传媒的优良传统,毫不犹豫的进行了自我阉割,但是在互联网时代,传统媒体自宫,网络媒体却熊熊勃起,所以这件事,但凡上网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的。

到现在,我们在回顾的时候,除了肯定大连人民表达自己合理诉求的勇气,肯定大连市政府决定大连PX项目全面停产择日搬迁的的正面回应以外,还需要反思的是,这件事真的有那么严重吗?如果没有,到底是什么,使得在和谐盛世的今天,发出这样不和谐的杂音呢?

我所了解的大连PX事件始末

如果你浏览各大网站,登陆微博和人人等社交网站,并且稍微了解这件事情的始末,我们便会发现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

从网上爆出央视记者被打开始,这件事算是正式开始进入人们的眼球。随着“梅超风”来袭,新闻1+1被掐,所有关于PX的“真相”开始在网上流传起来——

“这种巨毒化工品一生产,大连意味着放了一颗原子弹,大连人民以后的生活将在白血病、畸形儿中度过。我们要生活、我们要健康!”

“1000枚瞄准台湾的导弹,也远远抵不上对二甲苯储存罐爆炸的威力。”

“所谓的‘危险化学品’,最危险的无过于令人闻风丧胆的‘PX项目’。那是众所周知的‘终极绝杀’,一旦被引爆,对600万大连人就是‘秒杀’。”

“按国际惯例,PX建厂应该离城市100公里以外,而大连的PX离大连仅20多公里。”

…………

…………

然后是各种评论文章,各种照片,劈头盖脸的映入你的眼球。

而就在这些消息传遍全国的时候,从9号晚上开始,由市长同志带领市领导干部组织召开专题会议,会议指出了一系列要解决的问题,直到14号,大连人民在各种原因(待会会详细说明)的促使下开始表达自身诉求,大连市政府终于不开会了,正面回应迁址等问题,劝说人们维护大连和谐。事情才算是稍稍告一段落(当然,据路透社消息,福佳大化昨日依然在开工)。

PX没那么可怕

纵观这件事情,大连人民为了自己的合法权利,表达诉求,这在中国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当然是值得赞扬的。但是其中有很多地方都受到了误导,而且也充斥了很多不理性的成分。

比如,前面引述的几段话,类似于“一颗原子弹”“1000枚导弹”“终级绝杀”的说法,如果这样的说法成立,伊朗核弹问题就不是问题,朝核六方会谈就没必要谈,美国佬就不需要千辛万苦的发明原子弹去炸广岛,各国军备竞赛只需要多建PX就行了。所以这样的说法几乎不需要任何专业知识储备就可以判断真伪,但偏偏,在某种意见气候下,这样的谣言是可以让愤怒的人们相信不疑的。

这实际上来自07年厦门PX项目反对者为鼓动市民支持而发的短信,只不过把厦门改成了大连。笔者是文科生,可是所需要的就是上网搜索一下,就可以知道,PX是一种基础的有机化合物,对它毒性的研究国内国际已经做得相当多。在多个版本的化学品安全技术说明书,都明确称其为低毒物质。

而根据曾经反对过厦门PX的教授袁东兴的演讲,我们可以知道,也不存在什么“国际惯例是距离城市100公里以上”的说法。

而这个说法,只需要上网搜索一下,就知道这是源自2007年厦门PX项目风波中的教授赵玉芬,她在采访中提到了“100公里”这个说法——“(苯厂)至少要建立在100公里以外,城市才能算安全。”

而同样反对厦门PX的袁东兴教授认为,台湾地区和韩国等地的项目与较大城市的直线距离一般大于70公里,而中国大陆则一般约20公里。中国大陆能到50公里以上就可以了。

总之,“国际组织明确规定这类项目要在距离城市一百公里以外的地方进行生产”的说法是不存在的,“国际组织规定”是在一系列PX事件流传中被“编造”出来的。不管国内还是国外,并无此相关规定。

所以,抛开大连PX身上横飞的板砖和臭鸡蛋之后,我们基本上可以得出结论,那就是,PX没那么可怕。而大连人民表达诉求的原因,恐怕和厦门07年的示范效应不无关系。厦门人民为中国的政治民主化、公开化做出了可圈可点的贡献,但是其中的某些谣言却让PX本身被妖魔化,这也是值得反思的。

对待人民的正当诉求,为何如此笨拙?

在整个PX事件中,大连人民由于在很大程度上误解了PX的危害性,片面的相信了网络上的说法,以及之前厦门PX事件中一些学者和公共知识分子不十分严谨的说法,才最终导致了大连人民效仿07年厦门人民的做法。

然而,面对这样的公共事件,人们难免会出现群氓效应,这个时候就需要政府出来解释说明情况。PX并不是传言中所说的高致癌物质,既然大家不明真相,给出真相就可以了。

而政府在整个事件中的表现,依然看不出一点服务型政府,现代型政府的样子。

从9号开始,大连市政府组织专题会议,居然一直到了14号都没有把问题解决,反而造成民众的大规模散步,而笔者只是在人民网上看到这样一个消息——

“会议指出,大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福佳大化有限公司码头防波堤坍塌问题,决定成立由权威部门和相关专家组成的调查组,彻底查清溃坝原因,明确责任,依法依规追究相关责任人;对福佳大化的安全状况进行全面调查和评估,给予科学和负责任的解释;对PX项目搬迁问题进行论证,并尽快提出方案。”

“尽快提出方案”,这种神速快得到人们都表达自身诉求了,政府才不得不出来维持稳定和谐。

笔者有个很大的疑惑,既然PX其实没有谣传中那么大的危害,老百姓不知道,难道批准PX项目的政府领导人,你们也不知道?作为政府,面对对自己不利的谣言的时候,用真相,用科学的态度,击碎其实经不起敲打的谣言,这是多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为什么开专题会议可以开这么久,居然没想到从PX本身的科普来解决问题呢?难道是政府领导人也以为PX是高污染,高致癌性物质吗?

试想,如果一开始市政府便公开辟谣,用科学的态度,援引科学上证明的结果,PX并非传言中的高致癌物质,不会导致“畸形儿”,“白血病”,不是“1000枚导弹”,不是“原子弹”,甚至连爆炸物都算不上——中国的老百姓都是善良温顺的,不到危急自身生命财产的情况下,绝不会出来“公然闹事”的——那么,政府就不需要再后来花那么多人力物力财力来维稳,也不需要给城市造成这么大的不便了。

只是问题是,这样的事情在中国难道还少了吗?吃一堑长一智是多么正常的事情,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各级地方政府们总是在哪里摔倒,就在那里再摔倒一次,然后锲而不舍孜孜不倦的继续摔倒。面对公众的合理诉求,为什么还是这么笨拙?

最该“理性”的是政府

从网络上的照片来看,人们表达的诉求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PX滚。

而受强热带风暴“梅花”影响,大连福佳大化有限公司码头防波堤发生两处局部坍塌,央视记者被打后,大连市政府9号开始开会,一直开到大连老百姓开始公开表达诉求,他们才出来对老百姓说,大家爱护大连环境是值得表扬的,但是大家要“理性”的表达自己的诉求。

同时也表示,市政府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和老百姓的诉求一样,PX滚。

由于各种原因,老百姓确实存在一些对PX的误解,表达诉求上的不严谨,含有一定的不理性成分。但是在笔者看来,最该“理性”的不是维护自己合法权利的老百姓,而是政府。

PX在大连投产这件事情,恰好与厦门人民驱逐PX同时发生。而 PX最早进入普通公众的视野,也是始于2007年的厦门PX事件。厦门的PX项目从2004年2月立项开始,2006年引进。在2007年经历了105名政协委员建议迁址,市民集体“散步”,市政府宣布暂停的过程,二次环评、公众投票,到最后迁址,厦门市民最终成功驱逐“PX”。而与此同时,在厦门事件闹的风声水起之时,福佳大化的PX项目于2007年同年10月项目开始土建施工。各时间点一对比,大连的PX就是顶风上马。

除此之外,福佳大化的PX项目,在网上,大连市民纷纷表示毫不知情,直到央视记者被打。另外,《现代快报》报道,记者查阅PX项目资料以及环保、港口与口岸相关部门的文件发现,这个项目生产运营以及防波堤坝的建设,都可能存在有关部门验收、设计方案未下达就已开始实施的情况。该项目于2009年6月21日正式投产,而对比国家环保部网站的公示通告,实际投产时间早于环保验收时间近17个月、早于工程批准试生产时间近10个月。

虽然,大连的PX项目,是国家发改委鼓励民营企业为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5000万专项国债补助项目,是辽宁省“五点一线”发展战略的重点项目,是大连市“六大重点工程”,是大连石化的“乙烯梦”,但是,作为现代型政府,考虑到它在社会上的负面评价,考虑到它的环境危害性(即便有限),这样的方案,竟然不声不响的运作,这样的行为,岂止是不“理性”,简直是丧失了正当的合法性。

也许显得老生常谈,但笔者依然认为,政府要推行一个公共项目,不管是完全的政府行为或是与民间合资,不管它多么的促进经济发展或是多么的有利于国计民生,都一定要用民主的方式————

接受各级人大和政协的监督,落到实处的监督而不是养老院的举手和拍手,要召开听证会,要把人民的权利落到实处。

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样做会导致效率下降。但是笔者想问,不这样效率就上升了吗?现在大连的PX项目就是一个典型的反驳例子,何止是降低效率,简直是一败涂地——其中的经济损失,不知道又要用多少纳税人的血汗钱去填补。而这件事情,事先如果有合法的程序,有民意的支持,PX项目也不必低调的推行,大可在光天化日之下迅速开进,既发展当地经济,又让大连人民安居乐业。这才是有效率的做法,这才是有理性的做法。

但愿这一次事件,能让政府行为更加“理性”,而不是每次发生公共事件,在他们眼里,需要“理性”都是那一批“刁民”。

而现在,政府需要做的就是,尽快为PX项目找一个合法的家,百姓难免经历苦痛挣扎,政府也要学着自己长大,这就是PX的代价。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