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峤:“政治问题”辨析

p110817102

每个中国人都应该深思这个万恶的“政治问题”,你不关心它,它随时都会“关心”到你的头上。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政治问题”只适用于党派内部,与公民无关。不幸的是,60多年来,人民共和国的所有公民都处在“政治问题”的巨大威胁之下,我们的普通民众是没有政治生命的,因为他们没有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他们争取本该享有的基本政治权利,就成了“政治问题”,难怪所有的罪犯都不在乎“剥夺政治权利”这条附加刑。

提高政治地位,改善政治命运,已经是亿万民众能否过上正常生活的关键,人民只有免于恐惧,才能获得平等和自由,而“政治问题”是中国人民的最大恐惧!自由平等本来就是关乎民命的事,如今,呼吁自由平等,争取分权平权,主张政治改革,都成了“政治问题”,党内噤若寒蝉,社会万马齐喑,仅有几位朝不虑夕的老者敢于大声疾呼。政改的呼声之所以这么微弱,根本原因就是对“政治问题”的恐惧。试问:谁有权力用“政治问题”钳制天下之口,草菅亿万民命?我等草民,从来都在政治之外,什么“政治问题”,我们没有资格!

就个人而言,命运大致可分为生理命运、文化命运、经济命运、婚姻命运和政治命运五个方面,其中任何一项都可能决定其他各项的状况。在正常的社会里,生理条件、经济条件或文化条件,起主要作用。一个身心健康的人,其经济状况、文化状况、婚姻状况、政治状况都不会太差;一个文化素质较高或经济条件较好的人,其他方面的状况也不会太差。但是,在专制社会则不然,当政治权力全部垄断社会资源时,则政治命运决定一切:只要位高权重,就可呼风唤雨,没钱可以有钱,有病可以没病,没文化可以当教授,甚至配偶也可以随时更换;万一在政治上“栽了”,一切都将化作乌有,再健康也能被折磨死,有文化反倒更危险,一切财产都会被没收,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中国人在这方面的感受堪称世界之最,改革开放30多年了,“政治问题”仍然是横在中国人心头的最为恐惧的“高压线”,吃喝嫖赌黑甚至杀人放火、坑蒙拐骗、贪污腐败,都不是最可怕的,一旦犯了“政治错误”,就彻底玩完,而且祸及子孙。大字不识的农村老太太都晓得“政治问题”的厉害,谁若沾上了它,全家立马都会六神无主,方寸大乱。胡耀邦、赵紫阳两位总书记“问题都出在政治上”,谁不怕?

每个中国人都应该深思这个万恶的“政治问题”,你不关心它,它随时都会“关心”到你的头上。

在中国,虽然没有“政治犯”之名,但过去的“反革命”,其实就是“政治犯”,现在,它的阴魂不仅未散,而且变本加厉,你反对任何一个官员,都可能是“政治问题”。

我们必须弄清楚“政治问题”能否成立?因为它关系到我们的命运。

要弄清什么是“政治问题”,首先要明确什么是“政治”?我们最讲政治,但是,我们最不懂“政治”,连总书记都不懂政治。且不说“政治”的定义五花八门,莫衷一是,即便定义明确,“政治”的实际含义也会让人摸不着头脑,“问题”可能就出在这儿。

不管“政治”多么歧义纷呈,但有两种解释是主流:一,政治是社会公共事务,即治理大众之事(孙中山)。二,政治是阶级关系和党派关系(共产党都是这样理解的)。按照这两种界说,“政治问题”对于普通公民都不成立。

社会公共事务和公权力,属于社会所有成员的,每个人都有权过问和参与,对于所有掌握和行使公权力的个人和机构,每个人都有权表扬或质疑批评监督,这就是个人的政治行为,这种行为通常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有损害公共利益,才是“问题”,甚至是犯罪,那是“反社会”,其含义和“政治问题”是两码事。我们这里的“政治问题”指的是批评党和政府的言论,针对党和政府的游行示威,自主集会结社等,而这些都是公民参与公共事务、行使政治权利基本方式,怎么会成为“问题”呢?只有阻碍公民行使政治权利的,才是“政治问题”。所以,只有当权的政治人物才可能有“政治问题”,普通公民不会发生“政治问题”。

阶级之间、政治派别之间的博弈也是政治,这种博弈必须在法律规范下进行。在这里,某一党派的成员损害本党派的利益,是“政治问题”,作为没有党派归属的公民,根本不可能发生“政治问题”,因而,他们对自己的行为不应有政治的顾虑,只有法律的顾虑。即便是党内成员,只要遵循党规行事,哪怕批评党的组织或领导人,也不是“政治错误”或“政治问题”。至于党派之间相互攻击,争夺政权,只要不违法,更无所谓“政治问题”,只有法律问题。

所以,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政治问题”只适用于党派内部,与公民无关。不幸的是,60多年来,人民共和国的所有公民都处在“政治问题”的巨大威胁之下,我们的普通民众是没有政治生命的,因为他们没有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他们争取本该享有的基本政治权利,就成了“政治问题”,难怪所有的罪犯都不在乎“剥夺政治权利”这条附加刑。

我们80%的普通百姓,在生理上、经济上、文化上都是不幸的,他们没有安全的食物和清洁的环境,没有可靠的医保和良好的就医条件,他们的收入持续相对下降,他们上不起好学校,学不到优质文化。他们之所以如此可怜,就是因为他们在政治上是不幸的,他们都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了。这才是最严重的“政治问题”,但这不是老百姓的“政治问题”,而是权力阶层的“政治问题”,他们根本不认为这是问题。这个“政治问题”最终只能由人民来解决。

“政治问题”是个“黑问题”,是一派为另一派特制的帽子,它绝不应泛滥于社会,加之于公民。但我们的人民被吓怕了,他们最怕政治,不怕法治。多少人才,多少思想,多少智慧,多少活力,多少生命,都被“政治问题”扼杀了。这种扼杀还在继续。

提高政治地位,改善政治命运,已经是亿万民众能否过上正常生活的关键,人民只有免于恐惧,才能获得平等和自由,而“政治问题”是中国人民的最大恐惧!自由平等本来就是关乎民命的事,如今,呼吁自由平等,争取分权平权,主张政治改革,都成了“政治问题”,党内噤若寒蝉,社会万马齐喑,仅有几位朝不虑夕的老者敢于大声疾呼。政改的呼声之所以这么微弱,根本原因就是对“政治问题”的恐惧。试问:谁有权力用“政治问题”钳制天下之口,草菅亿万民命?我等草民,从来都在政治之外,什么“政治问题”,我们没有资格!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