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中共是人类社会史上的大右派

p110624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毋须讳言:中共、与所有马克思主义体系的政党,都不是什么左派,而是以激进为手段、以左派面目蛊惑人心、以武力使自己的非主流成为所谓的社会主流、以控制“面包”数量与控制行为、控制言论、控制信息、制造精神恐惧感等,从而维系政权与政体的、实行所谓“专政”的、与王权(皇权)封建体制没什么区别的、延续封建专制与集权体制的本质而又破坏其文化的保守派,即大右派。

中共是人类社会史上的大右派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一百六十四

在中国社会中,很长一段时期、具有民主思想的人们,被称作是右派。其实,这是不对的。之所以有民主思想的人,被称作是右派,这是因为毛泽东及以毛泽东思想作为思想武器的中共、自视为是社会主体而形成的划分方法。其根源,就在于“越左越革命”;而把右,视作为被动革命、阻碍革命或革命的对象的反动派。

其实,划分左右派的起源,来自于西方的大革命时期,是在对封建王权(皇权)的革命中,划分的实质为:激进派是左派,保守派是右派。也就是说:是以革命者,对待被革命对象的态度来划分的。这样的划分方法是科学的:其一、是以封建王权为基点,而这个基点是历史的、不漂移的。其二、是以革命者自己的态度,决定自己的位置。

而毛泽东及以毛泽东思想为武器的中共,自视为是社会主体的划分方法,是错误的:其一、以自己,决定社会其他成员的划分方法,是主观的、而非客观的。其二、在社会革命中,革命方往往是漂移的、多变的、是不稳定的,无法作做划分的基准。仅这两点,即可以判定:毛氏的划分方法,是错误的。

在论证了毛氏划分法是错误的之后,那么,我们应该先形成两点认识:其一、在中国,长期以来把具有民主思想的人称作右派,是错误的划分方法所产生的结果,可能也是错误的。其二、如果是错误的,那么,长期被称作右派的、具有民主思想的人们,未必是右派、不一定是右派。

至此,我想先谈谈中共、这个“自视为是社会主体”的主体。1949年前,中共是大声嚷嚷民主的;1949年建政,就只有局部民主了;而1957后,就没有一丝一毫民主可言了。改革开放以后,民主也是受限的;再后来,就众所周知了。连中共自己,也讲“专政”。而这所谓的“专政”,与异族入侵时汉人沦为二等(甚至是三等、四等)公民又有什么区别呢?

放眼看世界:同属于马克思主义体系的所谓社会主义的各国(包括那些已经消失的),都与中共一样、都是党内传承(即族内、党族内传承);而有的,干脆就是血脉传承。你说,这在本质上、与王权(皇权)的封建体制又有什么区别呢?而如是,又怎么能称得上革命派、左派呢?这不分明是以激进为表现形式,掌握政权后则行维护封建体制之实吗?这难道不是保守派吗?

毋须讳言:中共、与所有马克思主义体系的政党,都不是什么左派,而是以激进为手段、以左派面目蛊惑人心、以武力使自己的非主流成为所谓的社会主流、以控制“面包”数量与控制行为、控制言论、控制信息、制造精神恐惧感等,从而维系政权与政体的、实行所谓“专政”的、与王权(皇权)封建体制没什么区别的、延续封建专制与集权体制的本质而又破坏其文化的保守派,即大右派。

其实,中国古朴的民贵思想也好、西方古老的民主思想也罢,都被王权和神权蹂躏过,断代了。真正的现代民主思想,发轫于具有精英主义思想的英国贵族;而今天,已在全世界民众化、百姓化了。从这样的过程、再对应封建王权的基点来看,全世界民主派不都是左派吗?

原本,想写《说说中国民主派分派的意义》,是系列中的一篇。没想到,我证来证去,竟把党、把中共证明成了大右派。而这,远比中国民主派分派的意义重要的多,也更有意义。党也不必狡辩了,你们肯放权吗?肯实行民主吗?不肯吧?那不就是大右派?恭喜中共,你们将以是人类社会史上的大右派的身份,载入史册。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8-16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