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何频:是西方媒体误读中国,还是中国学者误导中共?

f091021501
资料图片:何频先生,著名媒体人和出版人,多维网创办人,明镜新闻出版集团老总。(摄影:黄频/中欧社)

无耻比无知更可怕。中共建政以来60多年,一个个灾难,都不缺知识分子当帮凶,知识分子没有基本良知,就可能成为最可怕的魔鬼——因为他的误导,会把有一些无知的官员诱导到危害更大的方向。

这一次我本来想讲我对温州动车事故的看法,后来发现我剩下看法的只是:网民们不但将我想讲的全讲出来了,而且很多角度是我没想到的。

我感到羞愧,为自已:我当时在旅行中,没想到事故如此严重;我感到高兴,为祖国:即使被中共愚民宣传六十多年,民众的智慧和良知并没有被灭绝。

不过,使我常常不解的是,一些有博士、教授头衔、甚至是在美国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对中国的解读反而离情悖理,远在网民之下,可这些人,不是监督权贵的批评者,有的是媒体上的红人,有的是官方机构的座上宾,既愚弄百姓,又误导官家。

正巧就在“译者网”看到一篇这样的东西:《反驳:西方媒体对中国的五大误读》,作者是李世默(Eric Li),可以说是这些人的代表作。

西方媒体对中国的误读很多——中国媒体对西方的误读就更多。古往今来,在国际交往中,误读数不胜数,西方媒体不吝美妙辞藻称颂“文革”还少吗?好在西方媒体不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所以“误读”也没有什么了不起。问题是此人指出的这“五大误读”,是否真是“误读”?他的反驳,是否真能澄清?

据文中介绍,李世默是“上海的风险投资人”,他以这个身份所发表的言论,我就不必理会了:风险投资人就是投机家,其职业要求就是“逐利”——分析项目的风险率和回报率,哪里有利可图就奔向哪里;但此人还有一个头衔:“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和公共事务的博士候选人”,也就是说,他是一位“学者”,所受专业教育训练无疑在我之上,其言论是能够影响社会和大众思想认识、价值观念的。这就值得我花点时间来注意一下了。但一读,简直笑掉我的大牙:他的所谓“反驳”,正是我上面所说的远离常识、远低于一般民众水平的东西!我不得不给这样一个所谓“高级知识分子”上一上常识课,一条一条来澄清。

“内战泥淖”是谁造成的?

李候选博士上来就忆苦思甜:

“我们都清楚这样一个事实:1949年共产党接管政权之时,中国深陷内战泥淖,并因外来侵略而四分五裂;各地饥荒严重,民众苦不堪言;中国人平均寿命仅为41岁。”

“内战泥淖”,是谁造成的?我们都知道,当时中国的合法政权是国民党领导的中华民国,国民党统治确实有严重问题,贪污、腐败、无能……但是挑起内战的,却是中国共产党。就在中共治下的学术界,这一点也越来越清楚,几乎成为主流看法:是中共利用了外来侵略的时机,让国民党军队去跟日本人作战,消耗实力,趁机积聚、巩固自己的力量,在抗日战争结束之后,用暴力手段推翻合法的国民党政权。

所以,挑起内战的罪责,不是国民党,而是中共。

“接管”这个词,就说明作者缺乏基本常识。如果因国民党腐败、民众苦不堪言就要用暴力“接管”,那么,现在有无数的数据、有国际的口碑,有国内民众的评价,都可以证明,中共的腐败远远超过国民党时期,是否今天可以允许另外的力量,也利用外国的支持,用暴力手段来“接管”?

当时“中国人平均寿命仅为41岁”,我不禁要问:多少人是被国民党杀害的?多少人是被中共杀害的?多少人是被日本人杀害的?中国人的平均寿命这么短,责任在谁?当时的执政者,无疑有责任。但内战的挑起者中共,能推卸自己的责任吗?

李候选博士控诉了旧社会,随即歌颂新社会:“今天,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是一支在全球都举足轻重的力量,中国人民的生活欣欣向荣,人均寿命已达74岁。”

中国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别说第二,成为第一大经济体都是正常的、应该的。问题是人均GDP水平的世界排名,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以国际汇率计算,2010年12月的全年预测值),中国列第95名;而小小面积的台湾,人均GDP为全球第37位,远在大陆之上!而据维基百科的资料说,中国民众的平均收入,是美国的34分之一!

讲到人均寿命,作者为什么不说:台湾平均寿命79岁(2008年),列亚洲第四;日本与香港都是82岁,并列第一?

我们还想问:如果没有中共统治,没有历次政治运动整死、大折腾饿死、病死那么多中国人,中国的人均寿命是否会更长一些?

世界对中国崛起是否应该不安?

作者又说:“我们还必须作出更深入的评估,西方政治和学术精英对共产党的领导人就算不是完全的不认同,至少也是明显的不安,这也是让我们要更深究对中共的评估的原因。”

西方表示“不安”,这是中国官方内部的表述——确实有官方智囊对我说过,西方对中国崛起表示不安。对这种不安,怎么看?

一个国家,如果社会公平、稳定、透明,它的崛起,让西方表现不安,可以说他们是嫉妒、不适应;但是如果一方面国力、军力急剧增加,另一方面对社会的挟持更加强,新闻更封闭,更不接受国际规范,更加张牙舞爪,人权状况更恶化……西方的不安,不是非常正常吗?这是对不可预测的势力的不安。

西方对中国是哪种不安?要讲清楚。对共产党势力扩张,就应该感到不安,应该提高警惕,共产党势力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世界各国都制造了灾难,都是对人类主流价值观的对抗。如果中共的价值观不改变,又在政治经济实力上增强,这不仅让人不安,而且令人恐惧:这是一种极大的威胁,威胁的程度,很可能不亚于法西斯在欧洲和日本的出现。各国这种不安是正确的。

我认为,现在西方的不安表现得还很不足,不是还有很多风险投资家去帮助中共政权强大,去伤害他们自己所持价值观的社会吗?

“中国政府得到民众支持率全球最高”?

作者列举了五条所谓西方媒体对中国的“误读”。先看他说的第一个“误读”:“中国不举行选举,因此其统治者无需得到被统治者的认可。”

作者反驳说:“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称,中国政府的民众支持率属于全球最高之列。2010年,中国人对国家发展方向的满意率达到87%,并且近几年来一直高于80%。66%的人认为过去5年间生活有了改善。高达74%的人对未来5年感到乐观。”

不仅皮尤研究中心,我的一些在美国任教和从事研究的朋友,运用美国的研究方式,在中国进行数据搜集,也得出了大同小异的结果。

我不质疑他们的专业水平,也不审判他们的道德动机,但我认为他们调查结果,不可信!

原因非常简单,他们是在民众存在极大恐惧的国家进行调查,这个国家,没有独立的 司法体系,没有独立的新闻媒体,没有独立的社会团体,民众唯一能指靠的政治力量,就是党和政府,老百姓没有任何机会选择别的党和政府,他是无可奈何的。那么,接受任何调查,必然处于不安和恐惧的心境,填写问卷,不可能正常表达自己真实的看法。

所谓“中国政府的民众支持率属于全球最高之列”,在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就算有99%、100%的支持率,我都不怀疑数字是真实的——但是这种数字有意义吗?表现的民意可信吗?不但没有意义,而且根本就是欺骗!就算符合“学术程序的标准”,也绝对不符合社会实情。

在民主国家,执政党的支持率确实一般都相当低,为什么低?民众有对政府怀疑、警惕、监督甚至罢免的权利。中国民众有这种权利吗?

闭口不提这样的前提,却说中国民众支持率“最高”!中国民众没有选择别的媒体的自由、没有选择别的政党的自由——因为根本就没有别的媒体和政党可供选择。

而“66%的人认为过去5年间生活有了改善”——换句话说,有34%——三分之一的人不这么认为。中国过去五年,为维护自己的政权而刺激高速增长,却居然只有66%的人认为改善,三分之一的人没说有改善,这五年GDP增长到哪里去了?

“高达74%的人对未来5年感到乐观”,很含混。是对未来5年什么感到乐观?对反贪污腐败乐观?是对社会解决公平问题乐观?还是对中共垮台乐观?都没有确定的标准。

作者说西方“误读”,但反驳“误读”所引用的不正是西方的研究中心的数据吗?

作者说:“需要问的是:在这些数字上,为什么选举产生的政府大部分都无法与中国相比?”这需要问吗?能够选举的国家,老百姓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没有必要将自己的命运挂在自己投票支持的某一个政府身上,他们不必完全相信这个政府——只有并非选举产生的中国当局,才一再耳提面命:“要相信党,相信政府”。为什么要相信?政府不就是民众挑选的“打工者”吗?对打工者不满意、不信任,这太正常了!而在中国,政府是“父母官”,是“为民作主”的。老百姓敢说对自己的“父母”表示不满吗?

我真不知道这位“学者”在这么写的时候,是否启动了自己头脑?居然还要问:“选举是验证共识和合法性的唯一途径吗?”当然是!如果选举不是,什么是?难道专制是?

他的这种话,连中共自己都不敢说,即使是假选举,也还是要说是“选举产生的”;虽然不是民主政权,都不敢说民主是不好的。而这位受过高等教育的“博士候选人”就居然就敢这么说,连农民、连网民、连中共官员都不如!

“太子党”的辩护士

他说的第二个西方媒体对中国的“误读”,是“中国是一个集权国家,党的政治权力是集中化的,并且是自我延续的”。

这位博士候选人怎么反驳呢?“最高统治机构中共的中央政治局有25名委员。目前,只有七位的背景非富即贵,也就是所谓的‘太子党’。其他的人,包括主席和总理都来自普通人家,没有特殊的(与生俱来的)优势。他们通过努力拼搏一路走到了权力之巅。在更大范围的中央委员会中,那些来自权贵背景的人的比例就更小了。”

姑且承认作者所说的数字:在政治局中,七个委员有背景“非富即贵”,这个比例难道还不高吗?七个“太子党”,占了中国最高权力圈人数的四分之一强,而他们所代表的家族和权贵集团的人数,在中国能占到万分之零点零几?

而中国的元老和最高掌权者,哪一家,没有子女当上副部级以上的高官?有几家,现在没有成为千万甚至亿万富翁家庭?

“其他的人,包括主席和总理都来自普通人家”,“通过努力拼搏一路走到了权力之巅”,请问,中共的高官是通过什么样的努力拼搏?是通过选举,赢得了人民的信任?还是通过拍马屁、伪造学历、搞形象工程、制造假政绩?他们是否通过可以监督的行为、百姓的选择、媒体和舆论的推荐?还是通过赢得元老和权贵利益集团的青睐,认定他们能够维护中共一党独裁、能够与之利益与共、成为他们的一分子?还是其它什么原因?

“如果走访中国任何一所顶级高校的校园就能清楚看到,共产党仍在吸引着最优秀和最智慧的年轻人。”——这句话更可怕。过去十多年,许多年轻人,不少人出自比较贫寒的家庭,刻苦攻读,终于走进高校,他们有理想、有抱负,想参与改造和振兴这个国家。但被中共吸收,进入这个权力不受监督的体制,享受一般老百姓无法享受的各种好处,不仅自己享受,朋友、家族都可以享受之后,这一批中国最有智慧的人才,就被中共制造的童话污染、改造,变成了体制的帮凶、贪官污吏。他们进了体制,就踏上了自我毁灭之途,有多少人被拘捕被处决!即使没有被拘捕,也被老百姓唾弃。

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成千上万的人才被扭曲、被毁灭!中共吸取了各种传统独裁的经验,形成了一种新型独裁,不同于传统王室,不同于个人独裁,而是集体独裁,幅射的面积更广泛,对国家的危害更深、更远、更大。

“中国共产党或许是全球实行精英管理最彻底、是向上流动最为动态的大型政治组织之一”。谈到“向上流动”,我们很清楚,必须会阿谀逢迎,必须行贿送礼,必须违背良知。中共党内并没有一个良性选择的机制,而是逆势淘汰的机制,挑选的都是最会拍马溜须的人、最有关系背景的人。

作者还说,“中国远比大多数西方国家和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执政精英们要依赖‘能人统治’。”并反问:“通过能力让本组织立于不败之地有什么错呢?”

西方的执政精英,并不比民间精英更高、更有能力。因为西方是任期制,每届政府的寿命很短,而社会的出路宽阔。看看美国,华盛顿被一些人视作政治龌龊之地,西方的政府丑闻、政治危机也不断地出现,但西方社会稳定的程度却远远超过中国。而中国,却连开一个奥运会、一个世博会,遇到“六四”甚至“十一”都如临大敌!

我早说过,中国党和政府是靠什么来吸引精英?是靠经济高速增长,经济高速增长才使他们有腐败的机会,才能用腐败来吸引能人。为什么精英要进入党和政府体系,要不断攀升成为书记、主席、部长?就因为腐败的机会,是按权、按级别分配的:官越大,腐败得到的好处就越多。到了国家领导人这个级别,他们何须自己亲力亲为搞腐败?他们按照规定得到的好处,就比西方领导人一辈子得到的都要多得多:保安警卫、医疗护理、衣食住行……他们当然无须再超越规定去搞贪腐。但是他们的子女、兄弟姊妹、七大姑八大姨,难道不奉行“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吗?不用多说,请将政治局常委的子女亲属的职务、收入,都公开一下试试?

限制言论自由让中国成为“山寨型国家”

李博士候选人所说西方媒体第三条“误读”,是“中国对言论自由的限制遏制了创新”。

他振振有词地反驳说:

“中国无疑是在限制言论自由,特别是政治言论。但是这妨碍了中国社会的革新吗?互联网企业在纽约股票交易所和纳斯达克的IPO中最成功的实例就有一些是中国的初创企业创造的。”

假定作者讲的是事实,但问题是:如果中国不限制言论自由,是会更好,还是更差呢?

作者所讲的,只能证明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在控制言论自由的情况下还能创新、还能取得这么多成就;如果没有限制,我相信,中国人的创新能力将会更强!

我们更要指出,中国是个“山寨型国家”,虽然经济高速增长,但是并没有一个能够拿得出的创新性产品进入国际市场,别说跟日本比,甚至远远不如韩国——韩国有现代汽车,有三星电子产品,而中国有什么?中国在美国上市的企业几家不由风险投资家控制的?作为风险投资人,李世默自己不知道吗?这些企业的产品有几个不是拷贝、模仿?

作者还说“在公共政策上的突破让私人的房屋拥有率从1990年近乎为零升至了今天超过80%。这在全世界也跻身于最高之列,而中国还是一个相对贫穷的国家。”“房屋拥有率”,这是个什么概念?农民的房子也都算?作者应该讲一讲,中国高官、富商的私有房屋率也是最高的,中国的官员有几个除了住房,没有其它房子?而且,法理上私人拥有,实际上政府买单。例如最近披露的,云南一个州长在国内外拥有23套房子,其中在澳大利亚就有6套,这当然可以说是一个特例,但是现在政府按照规定提供给一个局级、处级官员合法待遇有几套房子?他自己去捞到多少套,更是一个庞大数字了。这个数字能公布吗?我相信,更无疑是“全世界最高”的!

“伦敦皇家学会的报告说,中国在得到公认的国际期刊上发表的科学研究论文的比例在1999年至2003年间为4.4%,而在2004年至2008年间上升到了10.2%,紧随美国之后。”

要论中国学者的创新程度,更好的办法是与在西方学术机构中的华裔学者比一比。华裔学者在西方学术机构中人数的比例,远远超过华裔占西方人口的比例。是中国学者还是华裔学者对世界的贡献、在国际学术界得到的认可程度更大?最近几年,华裔学者不断得到诺贝尔奖,除了一位和平奖得主在中国国内,其他都是海外华裔学者,而这唯一的一位,还恰恰是被中国关在牢房的!

“2008年,中国当代艺术品拍卖收入超过法国,跃居全球第三。全球35位作品创下7位数销售额的在世的艺术家中有15位是中国人。”这说明什么?说明是体制的功劳吗?看看那些拍卖的是什么样的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这些艺术家有几个是歌唱限制言论自由的?他们的作品,哪一个不是反映中国扭曲现状的?这个李世默居然还将这些拿出来炫耀!

不可否认,论文和艺术都是创新的重要方面,但在中国,创新精神被政府一手扼制的,中国的学者无法自由检索西方媒体,无法自由获知世界信息和数据,才导致十几亿人口的国家、在中共统治下六十多年,没有一个学术诺贝尔奖得主,美国一所名校的一个系就有几个诺贝尔奖得主!一所名校有几十个!这还不能说明限制言论自由就阻碍了创新吗?

最近一个新闻热点是中国的航空母舰,有报导说“除了外壳是外国,内芯都是中国的”。这很搞笑:内芯都能做得了,难道外壳自己做不了?

看看西方媒体的报导,遍地都是中国的科技、经济间谍被抓。其实中国人自己也很明白,有几个东西不是拷贝西方?我不是说中国人蠢——实际上,中国人非常聪明!如果没有对言论自由的限制,中国人的创新能力一定会冲天喷发!哪至于像现在这样,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产品,“Made in China”成了“低劣产品”的代名词!

中国的腐败程度傲视全球

作者列出的西方媒体第四个“误读”是“共产党的集权统治导致腐败盛行”。

他反驳说,“没有人,特别是共产党自己,怀疑过腐败是中国的一个严重问题。但是这与集权统治有关吗?据透明国际称,全球最‘干净’(最不腐败)的地方只包括4个非西方的政府:新加坡、香港、卡塔尔和日本——其中有3个是集权政权。按照透明国际的排名,中国的排位(78位)比印度(87位)、菲律宾(134位)、印度尼西亚(110位)、阿根廷(105位)等其他许多国家都高。只比意大利(67位)低一点——而所有这些国家都是选举制的民主国家。显然,一党制的中国腐败程度比许多民主国家都低。”

我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比常识水平还低的说法。

中国是怎么揭露腐败的?是内部的权力斗争,由权力者决定抓谁不抓谁,老百姓根本没有监督、揭露的权利。抓出来的许多人,根本就是权力斗争的牺牲品——不是说他不腐败,而是说,抓人的人比被抓的人更腐败!所谓纪委的“双规”,正如我以前曾说过的,就是将官员控制起来,要你怎么交代你就得怎么交代,然后可以交换;而所谓司法的审理,无论多么复杂的案例、涉案金额多么巨大,都一天就可以审完,完全是走过场!纪检、监察、审计、司法……都是党的机构,媒体更控制在党手里。中国的腐败排在78位?这个排名完全是个笑话。如果让媒体独立、公开揭露,让司法能够独立、公开审理,中国有几个官员能够不被抓?我没有精力全面研究中国的腐败排名究竟应该在多少位,就拿中国和印度尼西亚、阿根廷这些国家抓出的贪官污吏人数和级别比一比,与他们国家的经济水平比一比,与他们媒体的自由度、司法的独立性比一比,就凭常识,也知道怎么回事吧?

作者居然得出结论说,中国的腐败水平是比许多民主国家要低,请问,这许多民主国家是哪些?美国抓住一个市长,受贿才万把美元,占他和美国的平均合法收入才多高的比例?

是人就可以结论:中国无官不贪。为何无官不贪?就是因为没有媒体监督,剥夺了民众权利,没有独立的司法。这不正是集权统治造成的吗?

连共产党自己都承认权力太大,不受监督是腐败之由。这位博士候选人却要反驳!这是无知,还是无耻?

中国经济的成功不是市场经济的功劳?

作者说的西方媒体的第五个“误读”是,“中国迄今为止取得的成功都要归功于中共拥抱了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

他怎么反驳呢?“按照美国传统基金会和《华尔街日报》对自由经济的年度排名结果,中国位居第135位。排位高于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包括海地、阿尔及利亚、孟加拉国国、科特迪瓦、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肯尼亚、卢旺达等。如果市场经济改革是中国施展的唯一魔法,那么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国家经济上没有获得这么大的成功呢?而这些国家比中国贯彻利伯维尔场经济体制还要早得多并且深入得多?”

作者这段话,等于否定了中国的基本国策,否定了30年来的成就归功于改革开放。开放是什么?是开放给国际市场经济;改革是什么?是改革国内计划经济——今天的中国,凡是繁荣活跃、凡是民众富裕,除了垄断行业的企业给自己职工吃独食之外,哪个不是市场经济的功劳?

中国经济的成功,恰恰是冲破了原来僵化的、封闭的计划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所获得的成果,当局拿了这个成果,变成外汇券,将这些成果变成他们的住房、股票、收藏,拿了这些钱建楼堂馆所……然后竟然用市场经济的成果,去给计划经济贴金!这不是“国贼”是什么?现在居然愚蠢到,给国有企业增加薪水、各种优惠甚至特权,这就不仅政治独裁,而且也要回到经济上垄断了。

居然还有这样的学者,炫耀、证明其合理性!为什么不敢说在过去几十年,计划经济在哪个共产党统治的国家取得了伟大成果、辉煌成就?

市场经济当然是有缺陷的,造成了严重的问题,像近年揭露出来的华尔街丑闻,就令很多人愤怒……但是与中国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今天中国的问题,不是正常的市场经济的缺陷,恰恰是计划经济的阴影,是政治专制的破坏力量、政府权力的滥用所造成的。

我以前就多次说过,美国是民主的问题,是民主不完善和本身缺陷的问题。中国是没有民主的问题:政治的权力不受监督,政治权力却随时可以干预经济。

民众被愚弄多少年了,李世默这样的“博士候选人”却还要来忽悠官员,让官员误以为中国牛逼就是因为中国的计划经济。不能低估这些知识分子的可怕的破坏力量。中共建政以来60多年,一个个灾难,都不缺知识分子当帮凶,知识分子没有基本良知,就可能成为最可怕的魔鬼——因为他的误导,会把有一些还有无知的官员诱导到危害更大的方向。

这些学者,可能成为政府的座上宾,可能成为媒体的红人,但是,你今天在政府得到的荣耀有多大,明天将要承受的耻辱就有多大,民众将对你的鄙视就有多大——不,荣耀不是明天的羞耻,而就是今天的羞耻!

有些著名学者,还著书立说,将中共这一套回归集权统治、回归计划经济,说成“人间正道”!这些学者的一些看法,有其合理性,若在一个公平讨论的环境中,对体制、对社会可能也会起到纠错的作用。但是在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民众没有自己选择权利的国家,发出这种言论,他们就是帮凶——本身就是凶!这一套就是在地狱里,都是“歪门邪道”!

无耻比无知更可怕。面对一个民智已开的中国,我居然要花几个小时来对一个“博士候选人” 讲这么多常识以下的东西,说这些不好听的话,我没有成就感!我愿意我批评错了,李先生讲的不是他作为“博士候选人”的本意,而是他身为风险投资者的本性。

(作者赐稿/《明镜月刊》第1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