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谢盛友:透过柏林墙看两岸

p0903071261
本文作者谢盛友,曾用名:谢友;笔名:西方朔、华骅,是一个用中德文双语写作的记者和作家,1958年出生于海南岛文昌县,中山大学德国语言文学专业学士(1983),德国班贝克大学新闻学硕士(1993),1993-1996在德国埃尔兰根大学进行西方法制史研究。著有随笔集:《微言德国》、《人在德国》、《感受德国》、《老板心得》、《故乡明月》。1994年荣获台湾中央日报征文首奖(《中国人的代价》)。现任欧洲《European Chinese News》出版人,华友集团总裁,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德国班贝克大学企业文化专业客座教授。

只有柏林墙倒塌了,国家才能不破碎,这是全德国人都明白的道理。

50年前的今天(1961年8月13日)德国人建造柏林墙,把柏林隔成两个世界,一边是社会主义,一边是资本主义。

抗战胜利后,国共为争夺受降权和受降区域发生冲突。在政治上,国民党希望尽早促成宪政,解散解放区和中共军队,而中共则希望组建国共联合政府,于是美国政府先后派遣赫尔利,马歇尔,司徒雷登进行调停,国共双方虽然相继协商出双十协定、政协决议与整军方案,但终因诸多问题而未能在军事上和政治上实现统一。

国共内战接近尾声,1949年4月,李宗仁与中国共产党在北平开启和谈以期望“划江而治”。然而共产党提出逮捕民国正副总统等“43名战犯”的要求,中华民国政府无法接受,谈判宣告破裂。李宗仁见大势已去,赴香港后逃至美国,蒋中正则于西南继续领导国军持续作战,最终退往台湾。

台湾海峡把中国隔开, 一边是社会主义,一边是资本主义。

第二次世界大战纳粹德国战败,根据波茨坦会议中英、美、法、苏四国的协议,决定在德国战败后将其一分为四,分别由四个战胜国占领,并合组一个最高管理单位盟国管制理事会来治理德国事务。1949年5月23日,西德(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宣布正式成立。而东德方面也在同年10月7日宣布正式成立德意志民主共和国。1990年后随着柏林墙的倒塌,两德重新走向统一,以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为存续单位,东德遂成为一个不再存在的国家。

德国人共同的血肉感情基础支撑着一个牢固的构架,这个构架在德国就是“一个德国”,从普通老百姓到知识精英,从不同党派到政治领袖,他们完全明白,冷战是苏美造成的,真正受害受苦的是德意志人民,所以德国人决心在同一代人中打破冷战结构。

阿登纳(Konrad Adenauer)是战后德国第一任总理,1949年73岁的阿登纳主张西德倒向西方的同时尽量保持独立和与伙伴国的平等关系。阿登纳推动西德1954年加入了北约,并于1955年摆脱了西方战胜国的控制,获得了国家的独立,同年他促成了苏联释放德国战俘回德国和苏联与西德的建交。

二战后,阿登纳和戴高乐(de Gaulle)是法德和解的代表人物,阿登纳从历史出发,认为德法之间的仇怨,“是一个魔鬼的圆箍,一个邪恶的圈套,非破除不可”。1963年1月,阿登纳三访巴黎,两国签订《法德友好合作条约》。

勃兰特(Willy Brandt)1969年—1974年任西德总理,1970年的华沙之跪引起全球瞩目,为此他在1971年成为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战后德国两大党的领袖,基民盟的阿登纳往西,社民党的勃兰特往东,这些往西和解和东进政策,才是日后推倒柏林墙的关键基础。

只有柏林墙倒塌了,国家才能不破碎,这是全德国人都明白的道理。

联邦德国宪法法院先后判决:德国的国家法人和概念源自德意志帝国,东西德是分裂“国家”,单独一方都不能代表整体德国。

往西和解和东进政策让两德储备力量,于1972年签署基础条约 (Grundlagenvertrag),做成3项原则:1、统一是两个德国的历史使命;2、东西德彼此不是外国;3、基础条约是政治及历史行为,完成之后就要透过法律行为来完成。

柏林墙倒塌了,国家为什么没有破碎?因为德国有牢固的“一个德国”架构,还有全体德意志人民用血肉支撑着这个架构。

柏林墙的倒塌并不是偶然发生的,也不是因为戈尔巴乔夫是如此的友好,而是整体德国人内存的那种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终于促使东德执政者思考,必须要做改变。

如果东西德人还是沉溺于无知,而不热衷于政治觉醒,德国不会重新统一。

张亚中的“一中三宪”,听起来很奇怪,也乏味,但的确用心良苦,他细节中的 “两岸和平发展基础协定”,其实就是借鉴两德的基础条约。

德国在同一代人中建造和推倒柏林墙,中国哲学“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中国人的“久”,到底有多久?一代人两代人,还是多少代人人?

国共的第三代第四代学宋朝,把台湾海峡当恒山,仗之守天下。“划岸而治”,只要不在我手下“变天下”,就行。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