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说说中国民主派的对手与对策

p110624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中国民主派的对手:一、官方,包括民主派中的权贵派。二、伪民意,包括大小5毛、政治间谍、民主派的糊涂派中的假糊涂。三、毛左。而争取与可宽容的对象,则该依次为:党内派、极端派、糊涂派中的真糊涂、毛左中的基本群众等。

说说中国民主派的对手与对策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一百六十三

中国民主派的第一个对手,是官方。批判专制与权贵,是中国民主派的长期的首要任务。现今的专制与权贵,指中共;然而,专制与权贵又不仅仅是指中共。即使一觉醒来,中国实现了民主变革,权力也不会自觉地走进笼子里去;因此,中国民主派的第一个对手,将依旧是官方。这,亦将是长期的、不变的、首要的。

中国民主派的第二个对手,是5毛。5毛是通俗叫法,严格地说应该叫:伪民意。伪民意,是为利益而被人驱使的政治间谍。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5毛又分:小5毛(通俗意义上的5毛)、大5毛(化解危机的、收获大利的5毛)、政治间谍(隶属于中共或隶属于中共内部各派及其他背景的)。这些人,不是政治家,却是政治的经济人,他们依附于权贵、收获利益,破坏中国的民主进程。

中国民主派的第三个对手,是毛左。毛泽东与邓小平是两个时代。毛左的核心,是前朝的遗老遗少;而毛左的基础,一般是改革开放中失去利益或没有获得多少利益、而又认识不到及没法理解:之所以获得的利益较少,是因为改革开放没有真正打破毛时代建立起来的专制与权贵的制度。毛左,是中国民主派的天敌,但不是劲敌,所以对付毛左,不必花太大力气。

在我《为什么中国民主派要分派》一文之后,网友来自山沟跟贴道:对老百姓的祸害程度从小到大依次是:党内派、极端派、权贵派、糊涂派、伪民主派。党内派囿于自身利益,保卫肉骨头;权贵派祸国,极端派殃民。糊涂派似是而非,混淆视听,上当者以青年人居多,如《独唱团》;伪民主派隐藏更深,伪装更强。党内派、极端派、权贵派的危害是明显的,容易识破,不易蒙蔽民智。糊涂派、伪民主派的危害是隐蔽的,对民智的戕害是长期的,对青年一代的影响是深远的。

我没有看过网友来自山沟的文章,但觉得他不多的几次跟贴,次次都极有水准。我把中国民主派分成七类(或者说派),而他把后五种的祸害性说得清清楚楚。依他的顺序、反过来说,对老百姓的祸害程度从大到小依次是:伪民主派、糊涂派、权贵派、极端派、党内派。

我赞成来自山沟的排序,所以我把伪民主派归类于5毛,作为中国民主派的第二个对手。

糊涂派,其实分真假糊涂。对真糊涂,不该作对手;其类似于毛左,若花力气,也该排在毛左之后。而假糊涂,实际上就是伪民主派,不过是给他们留面子。

而权贵派,则可归类到官方中去。我们不能因价值观相同,就可以姑息他们;即便我们原谅他们,他们也不会容忍我们。他们是官方的帮凶,他们拿什么“精英主义”来吓唬我们。其实,精英主义虽起源很早,但真正形成于西方贵族中,是贵族用以抗衡皇权的武器。从这点上讲,精英主义是追求民主的。而权贵派反用精英主义,让它成了官方与他们“多吃多占”与掠夺老百姓的理由。

来自山沟说,他是从邓玉娇事件中、开始追踪我博文的,想来他也赞成“老百姓的主义”。我注意到:在列举“对老百姓的祸害程度”中,他唯独没有说中国民主派的左派与右派。显然,左派不在“祸害程度”之列,是因为左派就是百姓本体。那么,为什么右派也不在“祸害程度”之列呢?其实,在我们这个社会,是权贵层层分包经济,根本没有形成市场经济,所以就不存在“强调把尊重资本市场自身规律放在第一位”,实际上也就不存在所谓的右派。

极端派,一般是右派中的极端分子,而不会是左派的极端分子。通常,民主派的右派,已把左派看成是一种极端;若再极端,就要极端到毛左中去了。那么,为什么右派会出现极端分子呢?因在社会现实中没有形成市场,右派就仿佛是虚拟的,想表现自己的存在,往往以极端的言论表达。在现阶段,左派与右派没有什么可争的,所以不要去对付他们。而于极端派,希望他们不要太多的表现自己,抢镜头事小、招老百姓骂也事小,而分流社会对官方、伪民意的讨伐则事大,除非其本意就想转移视线。

于党内派,要积极争取他们,一般不要把他们作为我们的对手。

整理一下,中国民主派的左派与右派,才是真正的自己人。中国民主派的对手:一、官方,包括民主派中的权贵派。二、伪民意,包括大小5毛、政治间谍、民主派的糊涂派中的假糊涂。三、毛左。而争取与可宽容的对象,则该依次为:党内派、极端派、糊涂派中的真糊涂、毛左中的基本群众等。

而这,应该就是--中国民主派的对策。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8-16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