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徐达内:又见PX,又见散步

p110814108

毫无疑问的是,这种“老百姓上街”的新闻仍然敏感至极。以“PX”为关键词的大量网络链接失效,大连报纸特意在今日电子版中去除了相关报道内容,甚至,有证据显示,新华社在昨夜发出撤稿通知,要求各媒体订户不要使用《大连市决定PX项目立即停产》图片。

作为新浪微博的最高内容主管,陈彤在昨天遭遇尴尬:这位中国最大新闻门户当家人转发的一条微博,被监管人员删帖。这种罕见情形带来的后续影响是,当他用网名“老沉”再次转引一条来自新华社英文专线的稿件内容时,关注者开始调笑,这条看上去更权威的信息会不会逃过“小秘书”们的火眼金睛。

“小秘书”们昨天任务繁重,都是因为大连。微博用户与审核者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用尽汉语中的谐音、借代等手法,向外界传达发生在那个海滨城市的游行抗议。虽然这种民众集会一直为执政者敏感禁忌,但由于网络传播的即时性与事后审核特征,人们还是可以通过零散信息拼接出大连人民广场上的这个星期天:多达万名当地居民从上午起集聚在市政府门前,要求福佳大化PX项目搬出大连,以“保护环境,保护生命”。

这场抗议的源起其实是一场不期而至的台风。那个“雷声大雨点小”的“梅花”一路北上,“有惊无险”地掠过浙江、上海、山东,于8月8日抵达辽东半岛。于是,负责跟踪灾害天气新闻的记者们在最后时刻等来了高潮,“梅超风”掀起的风浪破坏了大连福佳大化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的防波堤,伴随着央视等媒体的实时连线解释,“PX”这个曾经在三年前令厦门民众“散步”抗议的化学名词重回人间。

正当各路媒体争相描述这场千钧一发的抢险时,央视在8月8日当晚通过财经频道公布镜头晃动的视频,声称“就在本台记者专程前往福佳大化采访时,却遭遇这家企业数十名员工围殴”,“更加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陪同本台记者前往采访的还有大连市委副秘书长、大连市委宣传部外宣处长及大连金州开发区公安局局长,在他们的协调下,记者依然不能靠近被海水冲垮的堤坝现场,相反,几名负责人也都遭到现场员工的围攻。”

次日,另一个异常现象又出现在这家中国最有政治背景的电视台里。8月9日晚,《新闻1+1》原定播出有关PX项目的内容,甚至已在21时30分播出节目预告,但广告之后却不见白岩松出现,八分钟后改为重播当天的《焦点访谈》。而这一切,都加重了人们对强权黑幕的想象。

新华社在8月10日晨间发出消息,称大连市政府连夜召开紧急会议,最终决定将大连福佳大化PX项目的搬迁提上议程。不过,这条官方简短声明不能平息记者们的求知欲,以及对同行被打、新闻管制的愤愤不平。除了通报央视记者乃至当地官员遭遇企业员工殴打的消息之外,《每日经济新闻》更是在8月10日宣布,记者通过查阅项目资料以及相关文件,发现“大连福佳大化公司PX项目在环保验收之前已经投产,坍塌的防波堤在审批之前也已开始修建”。而根据《第一财经日报》等调查,“自大连PX项目揭开‘面纱’伊始,就饱受争议”:“当地不少市民一直对这个PX项目心有余悸,也曾出现激烈的反对声音。大连相关政府部门则一再表态,认为这一项目符合国家产业政策,也符合选址要求,甚至称‘石化行业构成对环境重大影响的事故十万年一遇’。”

于是,未批先建加上阻挠采访,福佳大化PX一举超越红会、故宫以及味千、肯德基,在8月11日成为舆论标靶焦点。《21世纪经济报道》以社论批评“大连PX项目折射政府价值取向严重错位”,《南方都市报》作者认定“没有法律制约的PX搬到哪里都是祸害”,《现代快报》专栏题为“未批先建的PX项目不顾百姓死活”。《中国青年报》上,时评作者邓海建感叹“若不是‘梅花’揭开了PX项目的盖头”:“项目落地之前,当地居民是否知情?一个在厦门引发诸多民意纠结的项目,在大连落户得如此‘悄无声息’,恰又因为一场不经意的台风,而揭开其间诸多‘达芬奇之谜’,起承转合之间,足以令人瞠目。若不是那场‘梅花’揭开了PX项目的盖头,我们还会有追问大连PX项目悬疑的契机吗?福佳大化紧张什么?坍塌的防波堤背后又是什么?需要反思的永远不是那一个个尘埃落定的结果,而是跌宕多姿的博弈程序。”

知识分子关切决策过程,市井百姓忧虑化学危害。相比凤凰网那个《检讨大连PX:城市如何完美‘拆弹’》,腾讯首页专题是那么不符合互联网上的“政治正确”。这家门户网站8月9日设问“PX出事会摧毁大连吗”,句句答案都与市场化媒体上的多数派声音背道而驰:“关于PX爆炸威力的传说是无稽之谈”;“PX泄漏也无需过于恐慌”;“国际公认PX属低毒物质,无证据显示‘高致癌性’‘高致畸性’”;“PX是否非建在市中心100公里以外?并非权威说法”……这期《今日话题》在承认“民众对PX项目的排斥可以理解”后,更强调“排斥过程中科学精神太缺乏”:《新民周刊》上那些“秒杀600万人”“顷刻毁灭大连”的描述方式被腾讯编辑批作妖魔化,甚至,厦门PX迁址也不再是个正面典型--“就其过程而言,难以认为在科学决策方面,这是一个好的标本。”

并不意外,这则腾讯专题获得了压倒性的恶评,有超过70%的投票者认为其“很烂,看后就想痛扁编辑”。根据《齐鲁晚报》8月11日通报,厦门抗议者三年前的成功经验显然激励了大连的热血民众,“有网站发起‘福佳大化PX’是否该搬迁的投票,结果有百万大连市民投赞成票。有过激者甚至称要到广场上静坐抗议,学一下‘厦门散步’。”

三天之后,同样著名的海滨城市,同样明确的抗议目标,“大连散步”如约而至。根据网络上全天直播的现场图文,民间意见领袖们盛情称赞这些大连市民体现了理性的公民精神,有秩序地表达意见,包括“不践踏草坪”以及“有人专门打扫现场垃圾”。傍晚时分,在央视口播“大连市委市政府今天下午决定,福佳大化PX项目立即停产,并正式决定该项目将被搬迁”后,微博用户们终于可以更方便地传递那段现场视频:当日10时许,大连市委书记唐军爬上一辆警车车顶,手持喇叭向抗议者喊话,重申搬迁承诺。

在一些温和克制者看来,这无疑是一场民意的胜利,《南方周末》前主编钱钢喊话,“在已有良性转机的时候,保护这转机,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对这种妥协嗤之以鼻的强硬派则举出晚间传来的匿名指控,称大连警察开始殴打抗议者,甚至“使用了催泪弹”。不过,根据另一些身在现场的人士实名否认,“白天在广场发生过几次冲突,但最多就是扔矿泉水瓶,警方只是以盾牌挡下矿泉水,始终没有还手……总体上这是一场和平、理性、双方均保持克制的请愿行动”。

对微博这样的自媒体平台来说,出现夸张乃至有意捏造的情节实属正常。宣传官员们更现实的选择,是要求传统媒体谨言慎行。

大连官方的搬迁承诺出现在了今天的《人民日报》上,内版报道主要系重申8月9日专题会议决定,无涉昨日游行。绝大多数市场化媒体也采取了类似的报道方式,《钱江晚报》、《新快报》等固然能将导读标题做上头版,但正文之中亦限于搬迁声明及背景介绍,更不用说那些真假难辨的传言。

相对不那么引人注目的《东莞时报》以头版头条报道此事,并以副题强调“没有说明将搬迁至何处、何时搬迁”;《第一财经日报》在那篇介绍“化工围城中的各地PX冲动”的文章中,以“昨天,大连官方对当地民众的诉求进行了正面回应。当天下午,大连市政府以扩音器喊话的方式向市民发布公告:市政府研究决定,福佳大化PX项目尽快搬迁,同时鉴于搬迁需要制定科学的方案,现在立即停产”的方式描述昨日情形;相比之下,《中华工商时报》的做法更加决绝,这家由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主管主办的报纸在头版刊出《市民强烈反对PX项目,大连决定搬迁》一稿,直接宣布“万名大连市民集聚在人民广场大连市政府门前”之事及唐书记出面承诺。

在大连本地,宣传官员们允许编辑们用突出位置来报道领导们的决定。市委机关报头版右上角刊出《市委市政府决定福佳大化PX项目立即停产并尽快搬迁》,《半岛晨报》和《大连晚报》更是给予头版头条,并在副题中标明“书记市长昨与现场群众见面回答问题”。

毫无疑问的是,这种“老百姓上街”的新闻仍然敏感至极。以“PX”为关键词的大量网络链接失效,大连报纸特意在今日电子版中去除了相关报道内容,甚至,有证据显示,新华社在昨夜发出撤稿通知,要求各媒体订户不要使用《大连市决定PX项目立即停产》图片。

(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