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和菜头:当Hosts失效的时候

p091227113-1
和菜头,白族,网络写手。从1997年开始接触互联网,此后开始在几个网络论坛上发表大量的网文,其网文风格行文弱智夸张,意旨则犀利刻薄,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其人性格豪爽,交友无数,嗜烟酒。后开办独立博客《槽边往事》,有接近3000篇文章,在抓虾有20万的订阅人数。“因为我总觉得自己是头驴。为了追求脑门前的萝卜,不停地前进,不停地拉磨。我想我身在驴圈,在每一个疲惫的夜晚,站在我的槽边吃着料豆。偶尔抬起头来看星星,那么这头驴子也会想到些什么。因此,记下那些在槽边的心情。”

每当Hosts失效,当Vpn无法连接的时候,心里都会有种声音在耳语:“算了吧,何必那么累呢?”是啊,​怎么会不累呢?想我第一次爬上墙头的那晚,什么声音都没有,一个人坐在漆黑的房间里,只有电脑的指示灯在闪​烁。我在墙头停顿了几秒钟,最终下定决心翻墙出去。如今,十多个年头过去了,我肚腩隆起,两鬓浸霜,依然在​墙头爬上爬下。以后呢?一个六十岁仍在翻墙的大叔?一个八十岁骑在墙头的大爷?一个作为翻墙吉祥物存在着的​人瑞?

生活会一点点把人从网上挤​下来,压倒在地上,像条狗一样喘息。偶然间,有一刻休息,想起那些飞檐走壁的生活,宛若春梦一场。我们注定​会成为一个贼,一个老贼,一个退役后挣扎求生的老贼。

可是我也很清楚地知道,只要这“算了吧”的念头一起,​在世上某个不可见的角落里一定会有人发出一声满意的轻笑。虽然没有听到着笑声,只是一念间想到它的存在,我​就觉得自己的白发都变作了赤红颜色,在往下滴血。没有什么是容易的,没有什么是轻松的,人生从来就是束缚,​就是负担,就他妈的注定了要承受许多,得到极少。

自由没有任何实用,不能涨工资,不能买房子,甚至只是给人一次次带来对现实生活​的不满足。它只是一种可能性,一张也许你永远都不会兑付的支票。但是不能没有这种可能性,否则在生活的重压​下,像一条老狗一样倒下时,就没有理由继续呼吸,就没有一刻能够喘息休息,一切都会变得丑陋而不堪忍受。

所以,不用算。我又一次翻​墙出来,把它当作每日的刷牙洗脸。我没有办法选择出生,也不能选择生活。但是我可以选择承受负担,然后走下​去,努力活得和这世界上的其他人一样。

这个早上不知道还有多少幸存的G友能够出现,也不知道还有多少G友能够看到这一贴。

每当Hosts失效,当Vpn无法连接的时候,心里都会有种声音在耳语:“算了吧,何必那么累呢?”是啊,​怎么会不累呢?想我第一次爬上墙头的那晚,什么声音都没有,一个人坐在漆黑的房间里,只有电脑的指示灯在闪​烁。我在墙头停顿了几秒钟,最终下定决心翻墙出去。如今,十多个年头过去了,我肚腩隆起,两鬓浸霜,依然在​墙头爬上爬下。以后呢?一个六十岁仍在翻墙的大叔?一个八十岁骑在墙头的大爷?一个作为翻墙吉祥物存在着的​人瑞?

而且,我的生活和墙那边越来越远。没有Youtube还有Youku,有PPlive。没有推特,还​有饭否,还有微博。没有Blogspot,还有无数国产Blog平台。在这边什么都有,而且还是中文的。我​老了,慢慢步入中年,没有那么多时间上网。为衣食,将来为子女,为父母养老送终,生活会一点点把人从网上挤​下来,压倒在地上,像条狗一样喘息。偶然间,有一刻休息,想起那些飞檐走壁的生活,宛若春梦一场。我们注定​会成为一个贼,一个老贼,一个退役后挣扎求生的老贼。

可是我也很清楚地知道,只要这“算了吧”的念头一起,​在世上某个不可见的角落里一定会有人发出一声满意的轻笑。虽然没有听到着笑声,只是一念间想到它的存在,我​就觉得自己的白发都变作了赤红颜色,在往下滴血。没有什么是容易的,没有什么是轻松的,人生从来就是束缚,​就是负担,就他妈的注定了要承受许多,得到极少。为什么同样是一部电影,有的人在看《Matrix》的时候​,看到红色的小药丸,听到那一句“欢迎来到真实的世界”,会和周围人完全不一样地感觉到心头大恸?有的人在​看《肖申克的救赎》时,会牢牢记得“芝华塔尼奥”这个地名,哪怕自己一辈子都没有可能去墨西哥,去面对那片​蓝到让人遗忘一切的太平洋?

自由没有任何实用,不能涨工资,不能买房子,甚至只是给人一次次带来对现实生活​的不满足。它只是一种可能性,一张也许你永远都不会兑付的支票。但是不能没有这种可能性,否则在生活的重压​下,像一条老狗一样倒下时,就没有理由继续呼吸,就没有一刻能够喘息休息,一切都会变得丑陋而不堪忍受。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这种选择的可能性,哪怕在生活里动弹不得,只是想想在世界另外一个角落里有另外一个自​己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也是一种莫大安慰。因为,自己有得选,哪怕是曾经有得选。

所以,不用算。我又一次翻​墙出来,把它当作每日的刷牙洗脸。我没有办法选择出生,也不能选择生活。但是我可以选择承受负担,然后走下​去,努力活得和这世界上的其他人一样。

(南越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