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芦笛: 英国骚乱的中国冲击

p110809104
骚乱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

如所周知,国内官媒经常嚷嚷的就是,要吸取西方高福利国家的教训,一定要坚持恃强凌弱,绝不搞高福利,政府的责任就是把蛋糕无限做大做强,切蛋糕不是政府的事,而薄熙来同志则针锋相对地提出,要由官家充当人民救星,动用权力把蛋糕切下来,送到千家万户贫民手中。两派孰是孰非,不是本文要讨论的主题,但英国出现的骚乱,必然会为坚持“恃强凌弱是宇宙运行规律”的政客们大大地“给力”,使得中国分配不公的严重问题更难解决。

上周末,伦敦爆发了几十年未见的大规模骚乱,暴徒们抢劫放火,此后又蔓延到英格兰的几个城市,令全世界目瞪口呆。前天晚上我观看《凤凰卫视》,听到里面的专家评论,这才意识到,该事件必然给中国政府的决策带来某种影响。

爱党人士或左派们的反应是不用说的——这事证明了最老牌的民主国家与第三世界的野蛮国家一样,照样有维稳问题,并非中国特色。因此,比起专制制度来,“举国体制”更有优越性——要论政府的“维稳”权力,世上还有哪家政府敢跟极权政府比?

本区铁木网友走的更远,他甚至将英国等同于利比亚,认为联合国既然可以派出军队攻击卡扎菲,当然就应该派出军队攻击卡梅伦,否则就是无耻地实行双重标准(说明,原话请见原帖,若转述失真,敬请铁木网友指正)。

铁木网友特别强调尊重事实,可不幸的是,他眼中的事实,与其他人见到的不大一样,大概是戴着有色眼镜看见的。谁都知道,伦敦的骚乱完全是刑事犯罪,暴徒们毫无任何政治或经济诉求,煽动暴乱的推特信息基本是“你想发财么?快到某某地!”一类。暴徒们都是摩登罗宾汉(Robin Hood),统统戴着hood(头套吧,反正是遮住脸不让面孔被CCTV[并非中央台,而是英文闭路电视的缩写]拍下来的布套),根本不喊什么口号,全忙着砸玻璃窗洗刷商店并放火。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话来说,“他们是行者而不是言者,‘言者无罪’这条用不上”。芦某无知,还真不知道这类大规模群体刑事犯罪,与中东的茉莉花革命或是中国因维权发生的骚乱有什么可比性(当然不包括那些国家同样可能发生的群体犯罪在内),就连跟90年代伦敦发生的人头税骚乱相比,性质也完全不同——那次毕竟有着明确具体的诉求,开头是和平示威,后来才演成暴乱。

然而这不是说,这事件不是社会病态的反映。既然有那么多人能在旦夕间突然堕落成匪徒,那社会肯定是出了重大问题。据警方初步调查,参与暴乱的并不都是失业的少数民族(当然这类人似乎是主体),也有职业人士甚至研究生。据警方解释,那些人乃是“机会贼”,也就是顺手牵羊的大量机会突然出现在面前,而参与抢劫的暴徒又那么多,事后受到惩罚的概率肯定要低得多。在这种巨大的诱惑面前,意志薄弱者就情不自禁地参与犯罪。但即使采用此说,英国仍然面对着一个难堪的问题: “机会造成贼”只对道德修养欠缺的人成立,为什么社会上会有这么多缺乏道德自律的人?

“制度决定论”者通常忽略的一个问题,是民主制度照样需要各派势力尤其是政客们的道德自律。已经反复讲过了,民主运作的前提,是各派政客都认定“规则至上”,愿赌服输。而这对中国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民国实验就不用说了,就连海外“精英”们也那德性。当年海纳百川俱乐部成员全都是亲民主人士,可许多人偏偏就是做不到这点,这才会同意停止选举俱乐部主席,先界定产权。可等到产权界定了,人家又觉得吃亏了,不干了,认定“嘴巴大不如力气大”(这是老虫[易往崇]的名言,与“枪杆子里出政权”一样历万世而不朽),反正技术全控制在咱们手里,干脆发挥这硬实力优势,抢走网站全部财产,再拉闸断电,凿沉海船,让狼协去第五空间里当那董事长。连多年深受西方文明熏陶的精英们,办个无利可图的网站,都还要使出流氓手段来解决分歧,若将民主制度放大到国家规模,又还能有什么成功指望?

当然,这次骚乱与政客不守规矩无关。但是,西方社会的维稳,主要还是靠公民自律。民主社会的维稳机制,无非是不同利益集团按严格的程序和平瓜分社会财富。普罗大众觉得吃亏大时,若是赢得了大部份公民的同情,分肥比例就向他们偏移。待到劫富济贫搞得经济萧条了,引起大众不满,分肥比例又向资本家偏移。除了这粗调节外,还有工会与雇主的谈判,雇员对雇主的诉讼等等细调节。这一系列设计,在理论上保证了“蛋糕轮流啃一嘴”的动态平衡,去除了暴力抗争的必要性。

东西方社会制度的最大区别就在这一点上,这就是西方有、东方无的维稳软件,也就是为何西方国家不必如中国那样一般,投入大量的金钱去维持庞大的暴力机构与宣传机构的运作,以致“维稳”预算连年超过国防预算。

然而这一套要能工作,前提是社会成员都坚信“在现行制度下,可以用合法手段实现社会公平,而要达到这个目标,必须愿赌服输,服从多数民意决定的不利于自己的裁决,希望在日后说服更多的人后翻本”。换言之,公民们必须严格实行“按规则为自己谋福利”的自律,抵制“不按规则发迹”的强大诱惑。在一个大多数公民实行了普遍自律的社会,执法机构是以权威而不是以暴力来维持社会秩序的,暴力机构可以缩减到极小的程度。反过来,若是许多社会成员都认定靠现有制度无法伸张正义或发家致富,只能靠“超限战”发迹或报仇雪恨,则该社会的法律与道德权威便扫地以尽,维稳就只能靠暴力镇压实现,而这正是今日中国所处的困境。那情景有点像堤坝与洪水比赛涨速。

在过去,西方社会靠这一套确能如意运转(或者说是磕磕绊绊地运转也成,取决于各人所戴的眼镜)。然而伦敦骚乱却提示,至少对那成千上万(已逮捕的嫌犯就有上千名)的英国匪徒来说,他们既丧失了对现行制度的信心,更失去了文明社会公民所必需的道德自律。这当然只能说,那社会出了相当严重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专家们讨论的已经很多了。有的认为是卡梅伦削减政府预算、大砍公务员预算导致警力不足,有的认为是经济萧条使得青少年看不到希望,有的则归咎于卡梅伦削减教育经费,等等。这其中,凤凰台的一位专家的评论最令我注意,他说,那是高福利国家削减社会福利必然引出来的社会问题。

专家们的意见似乎都有道理。从表面来看,经济问题是最主要的问题。自2008年金融风暴以来,西方经济一直陷在泥坑里,至今难以自拔,英国的情况虽不如冰岛、希腊的严重,却比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国更糟糕,高通胀、高失业一直存在,而经济复苏至今未能出现。在这种情况下,卡梅伦的联合政府不得不大幅度削减政府开支,压缩教育经费、福利预算,等等。英国过去是高福利国家,儿童可以免费受教育到18岁(法定16岁,但其实延伸到18岁),除吃穿外,由国家承包一切开支,连教科书作业本都负责。上大学也有奖学金、拨款、低息贷款等等,家长只需要负责生活费,高等教育实际上是免费的。如今这一套难乎为继,不但加重了学生和家长的经济负担,而且毕业后就业希望渺茫。这结果当然是制造出许多失业失学青年来(所谓失学,不是指没有完成法定的强迫教育,而是指16岁以后就不再上学,如当年的首相梅杰一般)。不管在哪种类型的社会里,这类人从来是“不和谐因素”。

类似地,福利预算的缩减,必然导致少数民族的严重不满。这对勤劳而不勇敢的中华民族来说倒不是问题:国人的优良传统,一是苦吃苦做,二是勤俭节约,积谷防饥,三是重视子女教育,望子成龙,盼女成凤,因此这次骚乱还真没听说有华人参加。然而有的少数民族却没有这些优良传统,天生不喜欢工作,却要生大量的孩子,生一个孩子出来,国家就会发钱,一直发到起码16岁(若是去上高中,可以延伸到18岁),此外本人还有失业救济,easygoing一辈子,既无远虑,亦无近忧,当然要在政府大幅度削减福利预算时深感不满。

大幅度削减公务人员包括警务人员也确实引出了问题。英国的警方的问题,与铁木网友试图告诉大家的完全相反,非但不是什么法西斯恐怖统治,而是太多宋襄之仁,太讲究人权了,因而不可能保持高效率。我曾看过电视对某警察局的采访,记者询问他们是怎么审讯犯人,又是怎么定案的,那女警官说,他们一般不靠口供。所谓审讯犯人,根本不是过去那种interrogation,其实就是一个interview,既不诱供,更不逼供。如果嫌疑人愿意主动坦白,那当然好,如果不愿,他们也不勉强。记者问,那你们如何定案?答曰,除非有过硬证据,那嫌疑人被caught red-handed,他们就不提起公诉。因此,英国警方的破案方式,靠的基本是CCTV。效率如此之低,还要削减警力,当然要影响到社会治安。

从表面上来看,这一切问题当然是经济萧条引出来的。如果英国也如中国那样,经济蒸蒸日上,政府有的是钱,那又何必削减种种预算,引出上述一系列问题?又岂会有失业问题,造出大批“不和谐分子”?

但经济问题又是怎么出现的?是不是社会病态的表现?我的感觉是,噎死。那大概是西方普遍害上的“富贵病”吧,欧美概莫能外。

上次诚灵网友转贴的某经济大拿的讲话视频,我觉得就说出了症结——美国梦如今已经严重变味。过去大家都充满了艰苦创业精神,跟中国人一般苦吃苦做,如今则像八亿中国人都是批判家一样,欧美人人都是银行家或经济学家,都指望靠炒钱发快财大财。白人普遍都变懒惰了,这才会想出个什么全球化来,把实体经济全下放到中国印度去,靠进口廉价消费品维持民生。西欧国家还大量接纳第三世界的移民,实行类似中国城乡二元化的经济结构,指望靠那些“洋民工”来干脏活累活,却不知道第一,经济是不可知、更无从把握的怪兽,一旦全球性炒钱失误,所有的西方国家都要陷在泥塘中。第二,西方不是中国,不可能实行变相的“城乡二元化”。洋民工一旦获得永久居留,就享受与土著同等的福利(过去的福利更蝎虎,外国人只要在英国居留一个月以上,即可享受免费医疗)。当政府再没钱维持全民的高福利时,那些人当然要不满,而他们没有受过西方法治传统的熏陶,自律性当然不如土著。反种族歧视的“政治正确”使得这个问题根本无望解决——若哪个政客敢提出,必须为新移民开设特殊的公民课,只怕他立即就要身败名裂,从此断送政治生命。

所以,那位凤凰专家说的也不错,英国出现的问题,确实是高福利国家削减福利造成的,虽然他未能看到病根何在,但能看到这点,也算不错了。

然而正是这点让我不寒而栗。凤凰台乃是海外CCTV(这次是中国中央电视台了),专家们应该都是国策顾问。如所周知,国内官媒经常嚷嚷的就是,要吸取西方高福利国家的教训,一定要坚持恃强凌弱,绝不搞高福利,政府的责任就是把蛋糕无限做大做强,切蛋糕不是政府的事,而薄熙来同志则针锋相对地提出,要由官家充当人民救星,动用权力把蛋糕切下来,送到千家万户贫民手中。两派孰是孰非,不是本文要讨论的主题,但英国出现的骚乱,必然会为坚持“恃强凌弱是宇宙运行规律”的政客们大大地“给力”,使得中国分配不公的严重问题更难解决。

(天下论坛/万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