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晨曦:于建嵘微博救人记

p091217104
于建嵘,1962年生于湖南衡阳,2001年7月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获法学博士学位。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教授。兼任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山东大学科学社会主义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曾在香港中文大学、香港浸会大学、美国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主要著述有《岳村政治–转型期中国乡村政治结构的变迁》、《中国工人阶级状况:安源实录》和《中国当代农民的维权抗争:湖南衡阳考察》等。

官员们害怕网络揭短,老百姓喜欢找网络倾诉衷肠,一些坚持为百姓呐喊的网络意见领袖“红火”起来,都存在合理的社会逻辑性。所以,社会该正视的,是网络和网民在其中所扮演的积极作用,而不是某些细枝末节上的真伪之分。

这是发生在网络,极具新闻价值但媒体尚未披露的新闻。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于建嵘,是一个常年游走在书斋与田野之间的学者,由于专业研究多与社会现实相联系,坚守底层立场,关注百姓困苦,因而被誉为草根学者,不仅成为在全国有影响的公共知识分子,也成为许多底层百姓的朋友。近年来,全国各地给他寄去的上访信、直接登门求助的人不计其数。于建嵘“火”了,他建立不到一年的微博也成为许多人关注的地方。下面记叙的事情,就来自于微博。

8月10日晚,网民“都市新流民”向于建嵘发去一条求助微博,说:“于先生,您曾关注过的山东滕州市东郭镇田庄村民田成礼和范怀荣七旬夫妻,今日凌晨2点多两人在北京南站附近,被50多名不明身份之人强行绑架走,目前音信全无,下落不明。恳请您再次予以关注此事!”

原来,三天前,也就是8月7日,于建嵘确实接待过来自山东省滕州市东郭镇的田成礼老两口,随行的还有一名男孩。于建嵘在当日微博上这样记载:“这个才九岁的孩子来自山东省滕州市东郭镇田家村,三年前他的父亲因反强迁自焚后,他爷爷和奶奶带着他上访,被关押多日,他姑姑又因上访非正常死亡……”

“都市新流民”的帖子唤起于建嵘教授的记忆,于是他在当晚通过微博做出回应:“强烈要求滕州市信访局和有关领导不得有任何伤害老人行为。”半小时后,于建嵘又先后发出两条微博,一条是:“山东滕州市官员,你们不能丧尽天良!田成礼和范怀荣这对已七十岁的夫妻,儿子为反强拆自焚,女儿上访非正常死亡,老夫妻上访数年被多次非法关押,六岁的孙子也因此被关黑监狱。我多次为他们呼吁,你们的信访局长被迫亲自来向我承诺再不打击迫害他们。可就是今天,你们为何动用几十人将他们和小孙子绑架?”另一条讲述了老人找他反映问题的经过:“这对七十岁的老人和他们的孙子,三天前又到了我家里。老人问我现在如何办,说一切听我的。我真的没有办法,只得给老人两百元钱,老人后来又偷偷把钱放在门口。这是一个多么善良的老人啊。”

到这里,作为通常的微博关注,于建嵘应该是道义已尽,然而他却为此闹心睡不着觉。11日凌晨四点,忍不住又在微博发出一条短语:“想着这一家人的命运,念着这祖孙三人的安危,我彻夜未眠!”

于建嵘嫉恶如仇的性格终于被逼爆发。11日6点33分,天刚亮,他就在微博直接向山东省枣庄市委常委、滕州市委书记王忠林陈词:“您是一位毕业于华东政法学院法律系的法学学士,我请求您以法律人伦理底线,保护田成礼和范怀荣这对老年夫妻的基本人权。他们是您治下东郭镇田庄村的村民,儿子因反强拆自焚,女儿因上访非正常死亡,六岁的孙子被关黑监狱,现在他们又被您的属下绑架。”四小时后,于建嵘又发出一条让人伤感的微博:“这对苦命的夫妻曾到过我家三次。最近一次是8月7日,他们带着更苦命的小孙子来的。这个已八岁多的小孩,说起六岁时被关黑监狱,让在场的志愿者眼泪都流出来了。色色猴代表网友送给孩子一本?安徒生童话?,希望他不要对这社会失去信心,相信这人间仍有爱。”为了引起网民对滕州的进一步关注,11点27分,于建嵘还在微博转载一篇《瞭望东方周刊》曾经发表的《山东滕州访民“敲诈”法院调查》一文。该文反映的是当地另一起“六旬访民突遭拘留,八年申诉屡屡受阻”的情况。

此时,于建嵘教授为这件事,13个小时里已经是七发微博。七条微博带来的反应是巨大的,我计算了一下,截止到11日晚8时,七条微博共获得转载105413次,有26205人次参与评论。估计是强大的舆论力量所致,滕州方面这天终于有了回音。于建嵘11日夜10点39分在微博里这样记载:“今天傍晚滕州市派人来北京我家找我,说是‘汇报工作’,因我参加贵州的随手送书下乡活动下午到了贵阳。如果是跨省,你们等着,我过几天就去投案自首;如果是沟通,我的观点是:立即恢复老人和孩子的人身自由,追究侵权者的责任!谢谢网友的支持,你们是正义力量所在!”随后事件出现更好转机,滕州方面做出了有利于事情解决的许诺。于建嵘在当夜11点23分记载道:“刚才滕州市政法委副书记来了电话:1、接老夫妻回市里解决问题,将尽快让老人回家;2、市委书记欢迎监督,希望不再微博。3、希我去考察讲学。我的答复是:1、要确保老人的人身自由,不能接到老人电话,我不仅发微博,还动员媒体去跟进。2、我关注此事是老人找到了我,我视他们为父母,一切公关无效。”

网民对滕州方面的举动、对于建嵘教授告知的这个结果自然给以了热烈反映,该贴一出,点击迅速过万,评论超过六千,这里面既有网民个人的声音,也有一些“官方微博”发声。最后结局趋向欢喜,于建嵘12日17点50分在微博里告知:“老人和孩子已安全,地方政府己在与老人商量具体赔偿、养老及医疗保险和孩子抚养等问题。我的观点是,老人的合理要尽力满足,希望老人尽快结束上访生活。”最后还不忘特意写道:“感谢所有的网友!”

一场令上访人、上访人所在地、网民三方纠结的上访事件终于基本平息。透过此事我们可以看到,名人关注持续跟进、网民参与踊跃呼应,是事件迅速发酵扩散的强大推动力,而提供推动力的平台,则是网络微博。由此可见,作为自媒体,微博在社会舆论中的快速传播作用决不能小觑。当然,在这个事件中,也有人提出疑问:在真相尚没彻底搞清之前,引数万网民围观是否妥当?换句话说,意见领袖在此事中是否存在不负责任,发动网民瞎起哄的嫌疑?

理解一些人这种貌似认真的看法,8月11日,事态正“如火如荼”的时候,我就注意到滕州市信息化服务中心在自己的官方微博上,发出一条《关于田成礼范怀荣夫妇反映问题的说明》的微博,对“儿子因反强拆自焚”、“女儿因上访非正常死亡”、“六岁的孙子被关黑监狱”作了否定性说明。从已显示的资料看,于建嵘教授在这三个问题上确实未提供有说服力的材料证明,但滕州信息化中心的简单解释就能说明问题?而且问题的核心还不再这里,熟悉规则的人都知道,事情真伪的举证责任在滕州官方而不在于建嵘身上,况且,人们关心的焦点并不是细节有无出入,而是上访事实已经存在这一点上。一对老年夫妻,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被逼无奈,谁愿意到举目无亲的地方去四处求救磕头作揖?退一步讲,老夫妻上访即使不对,你滕州政府自身就无过错?你们为什么害怕老人上访?是否关心并解决过老人的合理诉求?如果没有过错,为什么许诺要与老人“商量赔偿、养老及医疗保险和孩子抚养等问题”?

话扯远了,还是回到本文中心。一言以蔽之,在中国,网络是民情较为集中、民众发声较为便利的地方,只有在这里,人们的心声才有可能得到表达。因为这个原因,官员们害怕网络揭短,老百姓喜欢找网络倾诉衷肠,一些坚持为百姓呐喊的网络意见领袖“红火”起来,都存在合理的社会逻辑性。所以,社会该正视的,是网络和网民在其中所扮演的积极作用,而不是某些细枝末节上的真伪之分。

于建嵘微博救人广受褒扬,道理正在这里。

补记:就在完成本文之后,13日夜,我再次进入于建嵘教授微博核对相关事理,阅读中,一条13日17时32分的微博让人分外欣喜,全文如下:“刚才,滕州市政法委书记再一次给我来了电话。我们双方达成了共识:对事实定性有些争议先放下,先安排好老人生活和孩子上学的问题。书记并让田老夫妻与我通了电话,他们哭着请我放心,叫我不要急坏了身体,说等问题解决了一定每年都要来看我。听着老人哭泣和安慰,我心如刀割。我多么善良的父老乡亲啊!”

抛开细枝末节求同存异,这是协商解决问题的基本要义。但愿滕州方面能够兑现许诺,但愿这次救人风波,带给我们的不是责难,而是启迪。

(共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