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XUPING :他们并非为信仰而称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

他们并不是为信仰马克思而称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只不过碰巧马克思说过一些能为他们所用的话,于是他们就成为马克思主义者。关键是他们想要干什么和怎么干,而“马克思主义”只是他们干活的时候套的一顶漂亮的帽子而已。如果他们觉得马克思说的话对他们毫无用处,他们肯定不予理会。——实际上,一再庄严宣称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的列斯毛以及勃日涅夫等人,何时认真按照马克思说的办过事?还不是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坚定不移走共同富裕道路马主义之扯

《选网》上的一些网友在为究竟什么是马主义——或者说马主义究竟是什么在进行争议: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无产阶级专政还是资本主义道路;究竟马克思什么时候说的话是代表他的主义;究竟是他早期的思想还是他晚年的理论代表马克思主义;……

恕我无知:搞清楚这些问题,意义在哪里?难道我们以前的领导,是因为他们没有真正领会好马克思主义的精髓而“遭受了严重的挫折”?

非也,他们并不是为信仰马克思而称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只不过碰巧马克思说过一些能为他们所用的话,于是他们就成为马克思主义者。关键是他们想要干什么和怎么干,而“马克思主义”只是他们干活的时候套的一顶漂亮的帽子而已。如果他们觉得马克思说的话对他们毫无用处,他们肯定不予理会。——实际上,一再庄严宣称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的列斯毛以及勃日涅夫等人,何时认真按照马克思说的办过事?还不是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一直为马主义究竟是什么东东在扯的是毛泽东,就曾经多次严厉斥责“假马克思主义者”。刘少奇的资本主义道路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当然是“假马克思主义”,后来林彪、陈伯达的“唯生产力论”和“天才论”也是“假马克思主义”。而有意思的是:他的“有时候需要一点个人崇拜”却是“真马克思主义”!

所以,即使当时有人把什么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的问题搞得清清楚楚,俄国和中国的历史还是会这么走过来的,他们这些人想这么干还是会这么干的,要发生的还是会发生的。

如此的马主义之扯足足进行了将近三十年。在这样的马主义面前,人们还能有什么“理论认识”?没有,有的只能是对权力的迷信和盲从。

是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马主义被“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马主义取代之后,人们终于清醒过来:是不是真理,再也不能以是否符合马主义为标准了。只有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共同信奉的普世价值观和所走的发展经济的道路,才是真理。要说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的标准,那这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实践应该是最大的检验真理的标准了吧?

现在,西方国家发生经济危机、媒体出现窃听丑闻、标准普尔公司决定下调美国长期主权信用评级和英国发生骚乱,使得中国的一些马主义者兴奋异常,仿佛人家的末日马上来临。而苏联解体和东欧巨变,却被他们轻松地说成是“小波折”。——还是马主义之扯嘛。

西方国家的问题严重到什么地步,要用多少时间能够解决,我不敢作什么预言。但是,有两点我是敢断定的:一.人家的危机,要比我们在“繁荣”中日子要好过;二.无论他们的情况糟到何种地步,那里“人民的选择”也决不会是一D专政。山人要想得意,那就等到巴黎宋率众人从西方逃回、而不是这里的贪官富豪纷纷移民西方,也来得及。

如果大量的事实和理论分析能够充分证明:马克思主义实际上就是普世价值观和绝大多数国家现在正走的发展经济的道路(现在有人这么认为,但是为数极少),那我也能够认可:马克思主义也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