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卉纳:从“食”招来

中国啊中国,我亲爱的祖国!你是一棵生存了几千年的古树,树干遒劲粗壮,树冠枝繁叶茂,然风吹雨淋,虫蛀兽咬,或可令巨树无奈地中空、斜倒。“民以食为天”,“食、色、性”等形而下之事固不可小视,却还有形而上之物,烦恼着芸芸众生。一切皆不易,一切皆可能,愿你永远香火旺盛、国强民安!

与女友坐在黑山咖啡馆品尝冰咖,冰咖旁是一杯搭配的自来水,女友美滋滋地喝了口那凉爽的水,感慨万千:“我就馋这口水,这点儿空气,到了北京,我连矿泉水都不敢喝。”

“有个朋友,到了北京每日只吃清汤挂面,”我说。“那挂面指不定加了漂白粉什么的。我现在一回国就生出恐惧症,对任何食物都疑神疑鬼,结果恐怕不是被吓死,就是被饿死。你说我该怎么办?”女友美丽的面孔上愁绪万千。

“我照吃不误,民以食为天嘛,”我貌似坦然地回答。

只有我忐忑不安的心知道,说出“民以食为天”这几个字时,我恍然回到不久前的中国,坐在饭桌上听我那些老同学们谈这个“天”大的事。

“民以食为天”,这在中国人眼里向来天经地义,不可置疑。千百年来,无论朝臣,抑或百姓,何时不出无数个美食家?美食家可能并不起眼,却传承中华食文化,无微不至地将之发扬光大;中国人的家常菜可不稀松平常,美味佳肴渗透到千家万户的一日三餐里去,不可小视。未料有这么一天,同胞们都在心惊胆战地过日子,去餐馆怕地垢油,在家吃怕转基因,人人自危,处处提防,仿佛平日饮食里的毒素无孔不入,从荤到素,从米到油,从奶到果,皆在嫌疑范围之内。这事就闹大了,大得无法贯彻“民以食为天”的经典语录,无法“民以食为天”,那等于生不如死,好胃口的中国人如何“解馋”呢?难怪老同学们无奈地自嘲:“当今的中国人没有道德底线,看来这个实用主义的民族不再优秀。”耳闻此样结论,心痛的感觉油然而起。

回想自己身居异国近二十载,无论在美国那个大熔炉里,还是在欧洲这排斥异己的世界中,我一直感同身受的,是华人华侨的艰苦创业,是这个民族吃苦耐劳的精神和善于生存的能力,同时,在保护本族传统文化的同时,中华民族一贯做到有容乃大,此世界观理应可以引以自豪。惜近年回国,我的民族自豪感常被老朋友、老同学们无尽的怨言淹没,难寻容身之地。这让我心生疑虑,恐与自己的族群相处时,亦如局外人般不明事理了。

今夏回国,发现老同学们的聚餐桌上多了几个话题,更让我一阵子扑朔迷离。一桌十几个人,从“民以食为天”聊起,其实也就是把“食”当作个引子而言。从“食”招来,众人七嘴八舌,却似乎心有灵犀,一概各抒已见地亮出底牌:儿子/女儿今年高考(我大多数同学的孩子都正好今年或明年高考),但考后不在国内大学就读(怎么也得健康饮食嘛,何况国内的竞争剧烈,孩子吃不消);或完全避免高考,高二升高三的暑期就参加TOFEL、IELTS、 GRE等学习班,高三一毕业,各项出国必考项目一完成,立马出国留学。同学们往往就今年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 的各类大学,展开一场火热的信息交流会。

然而,信息交流会似乎也是个引子,这就显出我的孤陋寡闻了。洗耳恭听,交流会上的要点渐露端倪,原来,孩子留学是父母大人们“连环计”中的第一步,第二步是资金外移,孩子一走,痴心父母的头等大事是将自己积攒的钱财,动产不动产什么的,统统变成存款划到孩子在境外的户头上(孩子要用,对不对?况且国内的政策变化、社会改革… …)。之后,“老俩口”便要逐渐实施第三步行动了:追随孩子而去也!(家里“空巢”,“空巢”后的俩口子大眼瞪小眼,等退休?非得等就等吧,最晚一退休就走人,“走为上”。)

从“食”招来,结果得知大家蠢蠢欲动,满怀斗志地上演“人去楼空”戏,我有点儿招架不住,却往往欲言又止,毕竟,自己也生活在海外,无法论辩。直到回维,见我的女友感慨,直到自己心安理得地喝着自来水,才情不自禁地打出这些文字,以解心头之郁,并隔着千山万水喊一句:中国啊中国,我亲爱的祖国!你是一棵生存了几千年的古树,树干遒劲粗壮,树冠枝繁叶茂,然风吹雨淋,虫蛀兽咬,或可令巨树无奈地中空、斜倒。“民以食为天”,“食、色、性”等形而下之事固不可小视,却还有形而上之物,烦恼着芸芸众生。一切皆不易,一切皆可能,愿你永远香火旺盛、国强民安!

卉纳 2011.8.12 写于维也纳

(欧时奥地利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