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联合早报社论:英国骚乱的深层原因

与卡梅伦首相的强硬讲话相比,伦敦市前市长利文斯通的看法则是一针见血。利文斯通认为,“那些年轻人对自己的未来非常绝望,政府需要聆听他们的需求……因为他们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

英国首都伦敦北部的托特纳姆区于8月6日晚上发生骚乱后,在短短几天内蔓延开来,不仅波及伦敦其他地区,还扩散到伯明翰、利物浦、诺丁汉、布里斯托尔等英国城市。在英国政府动员1万6000名警察加强首都保安工作后,伦敦局势虽然大致受到了控制,但其他城市的骚乱却未见平息,伯明翰已有三人在骚乱中遭人开车撞死。

由于骚乱遍布各大城市,加上当局在伦敦布防的警察人数是平时的六倍,单凭自身的警力已难以维持英格兰的治安,迫使英国政府不得不从苏格兰抽调警力支援英格兰。如此严重的社会骚乱,在英国现代史上实属罕见。

伦敦上一次发生大规模骚乱是在1985年。无巧不成书,那场暴动也是发生在托特纳姆区,一名黑人妇女在警方突击她的住家时,受到惊吓,心脏病爆发身亡,结果引起当地黑人居民的不满,最终酿成大约500名黑人攻击警察、抢劫和纵火,导致一名警察殉职的大规模暴动事件。这一次,直接诱发骚乱的导火索也是因为一名托特纳姆区非洲-加勒比裔男性居民马克·达根被警察开枪打死,300多人举行和平集会要求警方还以公道不果之故。

托特纳姆区是伦敦境内失业率最高,也是最贫穷的地区之一。这也是一个多族裔混居区,聚集了大量的非洲-加勒比、西非、库尔德、土耳其裔塞浦路斯、土耳其、爱尔兰和葡萄牙后裔。近三十年来,区内各族关系紧张,而非洲-加勒比裔同当地警察之间更是长期处于紧张状态。

达根在上周四遭警察枪击身亡后,其家人和亲友不接受警方指控他是毒贩或帮派分子,于上周六在托特纳姆区警局前举行和平集会,要求警方给个说法。倘若当地警察愿意与民众沟通,问题可能不会演变成今天的局面,可惜警方选择动用骑警和镇暴警察驱散示威者,结果引发了这一系列的暴乱。由此可见,英国警察对此负有相当的责任,连托特纳姆区议员大卫·拉米都认为,导致暴力升级的警务工作存有诸多问题。

至于发生在托特纳姆区的这场局部警民冲突,为什么会迅速扩散到伦敦其他地区,进而蔓延到英格兰各大城市,则有更加深层次的社会、政治与经济因素。2008年国际金融风暴以来,包括英国在内的欧美各国,经济不振,失业率高,债台高筑,民怨甚深,就像装满炸药的火药桶,只要引信沾上一丁点火苗就会爆炸。今年3月26日的伦敦50万人示威活动演变成反政府暴动,以及希腊、西班牙各国民众在今年内持续发动的好几场暴力示威事件,都是在这个背景下发生的。

英国经济在金融风暴后,始终表现欠佳,为了应付经济低迷,卡梅伦政府上台后采取了紧缩措施,在社会福利方面削减了相当的幅度。可是,由于经济增长缓慢,第二季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仅为0.2%,加上失业率高企,通货膨胀远超预期目标,人民生活压力极大,尤其是置身社会底层的下层民众,更是朝不保夕。据了解,这次伦敦发生骚乱的大部分地区,都是少数族裔集居的贫穷区。这些地区的民众,多数都是依赖救济金度日,政府削减福利开支已经令他们的生活雪上加霜,而叛逆心强、看不到前途的青少年更是对社会心怀不满。这些不满的情绪长期积聚下来,就像活火山那样,只是等待爆发的时间点,而达根被警察枪杀引发的托特纳姆骚乱,就是引爆更大范围不满的导火索。

当然,推特、黑莓等先进通讯技术,也是促使那些青少年能够互通信息,在英格兰各大小城镇组织和发动骚乱,致使警察疲于奔命的原因之一,但这只是技术层面的问题,其根本原因还是在政治与经济方面。

与卡梅伦首相的强硬讲话相比,伦敦市前市长利文斯通的看法则是一针见血。利文斯通认为,“那些年轻人对自己的未来非常绝望,政府需要聆听他们的需求……因为他们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英国社会长期存在的这些社会矛盾,是不大可能在近期内解决的。由于发生突如其来的骚乱,原本定在伦敦举行的英格兰对垒荷兰国际足球友谊赛被迫取消,如何确保伦敦奥运会于明年顺利举行,既考验着伦敦市政府,也是英国政府所必须面对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