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开盛:中国可以从伦敦骚乱中悟到什么

权力在任何社会中的性质其实都是一样的,一有机会就倾向于滥用权力、为自己开脱责任甚至不惜掩盖真相。所不同的是,在不同社会中,权力所受的限制不同,权力滥用的后果不相同。也正是这种不同,决定了中英在处置骚乱时的差异。

近来,资本主义世界可真不好过。先是美国在最后一刻通过提高债务上限的法案,但民主共和两党此前进行的恶斗让一些人得以大批美式民主的危机。而已持续三天的伦敦骚乱更是让不少人发现,原来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警民关系也这样紧张,原来民选的领导人卡梅伦也像一个独裁者那样,语气严肃地宣布要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来制止骚乱,原来社交网站在此次骚乱中也发挥了关键作用,西方是在自尝舆论自由的苦果。

但中国没有任何理由幸灾乐祸。中国的治理危机比美国更严重:看看我们喊了多年的经济结构调整吧,看看当前政府的楼市调控措施吧,看看屡禁不止的环境污染吧,我们的举国体制优势在解决这些问题没有发生任何作用。不是这样的体制完全无效,而是其成本太高。如果咱政府办每件事都像办奥运、办世博那样去兴师动众,估计政府的规模再扩大十倍、收的税再增加十倍还不够,事还没开始办呢,这个国家就要被压趴下了。至于骚乱也就是群体性事件更不用说了,每年多达数万起。对于英国骚乱,如果咱要笑的话,也不过是一百步笑五十步而已!

任何社会都会有矛盾,也都有法律与常规手段解决不了的时候,就难免不会有各种游行、示威甚至骚乱。真正考验一个社会的,不是有没有骚乱,而是骚乱的发生与处理方式。

从此次伦敦骚乱发动者的表现来看,中国人民倒是有足够的理由感到骄傲。伦敦骚乱者虽然宣称对政府不满,但渲泄对象却是普通百姓,破坏的多是普通人家的财产,其行为已与普通刑事犯罪无异。而观之近些年中国发生的群体性事件,群众发泄的对象多集中于政府以及政府人员本身,要么是推翻几辆警车,要么是烧几栋政府大楼,很少有波及无辜之举。从这个意义上讲,咱中国百姓要比英国骚乱分子的素质高得多。有人老是以中国人素质不高为由为拒绝民主辩护,那么英国人这个最古老的民主国家就应该退回到原始社会去了!

而从骚乱的处理方式来看,倒是有几个值得我们反思的地方:

第一,完全公开,不限制记者报道。结果,天也没有塌下来,人们对滋事分子的不满可能还由于目睹破坏场面而增加。咱们处理类似事件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公开、不报道,结果反而引起人们更大的猜疑,对政府反而更加不满。

第二,不限制网络,让谣言自生自灭。尽管网络在骚乱中确实起了相互串联、传播谣言的作用,但英国政府并没有限制更没有关闭网络。从表层看,谣言是关不住的,越关它反而传播得越凶、越快。从深层次看,这也反映了宪政政府对自身合法性与公民辨别力的一种自信,而这两者正是一个健康社会的基础。

第三,坚决不使用军队。尽管在范围广大的骚乱面前,伦敦警察已不敷使用,但英国政府并没有动用军队。从短期看,这样可能不利于尽快制止骚乱。但从长远观之,这是为了长治久安而必须忍受的短痛。因为军队是对付外敌的,一旦运用,事件的性质就会立即改变,从而给整个社会留下长久的伤痕。

第四,卡梅伦承诺严厉打击而不怕有侵犯人权的嫌疑,理由很简单:只要打击的是真正的犯罪分子,只要这种打击在公开、合法的条件下进行,谁还能说什么呢?

此次骚乱的起因是警察射杀一名男子,警方的说法是男子先开枪,最后被击毙。但据初步检验,该男子射出的子弹很可能来自警方内部人士。事件的最后真相还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无疑的是,权力在任何社会中的性质其实都是一样的,一有机会就倾向于滥用权力、为自己开脱责任甚至不惜掩盖真相。所不同的是,在不同社会中,权力所受的限制不同,权力滥用的后果不相同。也正是这种不同,决定了中英在处置骚乱时的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