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王霄:美国问题中的中国问题

在这一波由美国主权债务信用问题所引发的世界经济恐慌中,中国更应该从中反思自己的因素与责任。对此,外国舆论已经指出,如果美国是一个吸毒者,中国就是一个毒品贩子。

在这一波由美国主权债务信用问题所引发的世界经济恐慌中,中国更应该从中反思自己的因素与责任。对此,外国舆论已经指出,如果美国是一个吸毒者,中国就是一个毒品贩子。丁咚先生文章《批评美国,更应反省自身》对此也有精到的评论。

我在研究中国官僚专制的时候,frnak网友特别提醒我要从国际化的环境中去看中国的官僚阶级以及由此发生的许多问题。我自己也尽量注意到这一点。从这个角度说,这次在美国发生的主权信用问题,不但与中国自身的问题相关,不但美国问题就是中国问题,中国问题比美国问题更大,而且中国特有的官僚专制是这一切问题的最终原因。

美国与中国,一个是世界最大的“资本主义”混合市场经济国家,一个是世界最大的“社会主义”权力市场经济国家;一个是世界当代文明的桥头堡和维持秩序的警察,一个是世界专制制度的最后堡垒和扰乱秩序的新来者,却奇怪地结成了最牢固也是最分裂的关系。

这首先是两国之间紧密的经济关系。

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的迅猛增长,真正创造价值而不是泡沫的部分,是它的实体经济即制造业。中国的制造业是出口导向型的,即它的总产值中的40%是出口的。这种经济模式虽然也有当年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的影子,但与它们不同的是,中国庞大的甚至是用之不竭的劳动力资源,和三高(高物耗、高能耗、高污染)三低(低人权、低消费、低工业土地价格)的经济模式,使历史上曾经的所有出口导向型国家相形见绌。这种经济模式特别与美国的经济模式契合,从而产生了特有的“中美国”混合经济。如果从经济的依存度观察,这两个远隔万里并且制度上天壤之别的国家,已经是一个共同体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虽然经常上演恩怨情仇,却是难舍难分。

中美两国互为第二大贸易对象(在很长的时间里,甚至互为第一贸易对象),但是中国获得了极其巨量的出超。2010年底,中国已经积累了2.8万亿美元的外汇节余,其中有三分之二是从向美国的出口获得的。中国为美国生产众多低端的、劳动密集型、污染密集型的产品,包括生活用品、家电产品、建筑材料、小型工具,也包括代工生产的通讯产品、计算机及其配套产品。中国制造充斥了美国的超市。美国人民的正常生活已经离不开中国制造。

但是美国给了中国什么呢?实物贸易中除了大宗农产品外,主要的就是大型客机和汽车,许多高科技产品美国严禁向中国出口。由此形成的巨额贸易逆差,美国给中国美元。美国不但在中美贸易中用美元支付逆差,而且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合作,在中国的资本投资和投机中,倾泄了大量的美元。它们利用中国特有的特别优惠条件,以及它们本身具有的资本、技术等方面的优势,通过直接办厂和对中国企业进行参股控股,在中国国民经济体系逐步形成优势地位,逐步掌握并控制了中国经济命脉。截至2007年底,中国工商业的29个行业中,美国为主的外资已经在23个行业中占优势地位[i][1],在已经开放的产业中,每个产业排名前五的企业,都被以美国为首的外资占据或控股。而在轻工业、化学、医药、机械和电子等行业中,外资公司的产品已经占了三分之一以上的市场份额。连许多大型粮油加工企业也为外资所收购,中国人民日常吃的粮油85%是这些被收购的企业的产品。这些企业的许多产品,其产品设计、原料采购、存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终端零售这些环节,都由外商掌握,中国只掌握劳动制造这个环节。外国资本还消灭中国自有的名牌,入股中国的银行,炒中国的股市、楼市。但是,美国却不许中国购买美国的企业。

那么,美国哪来那么多的钱呢?很简单,一是向中国卖国债和企业债,二是是开印钞机。换句话说,美国政府和企业用一堆纸,用一堆不断贬值的美元,换得了中国的实体财富,并用中国自己的钱投资和投机中国,掌握中国经济的相当控制权,并且时常搅风搅雨,浑水摸鱼。

这是美国一方。中国这一方又怎么样呢?

大概有五个方面的情况:

一是中国用三高三低,拼命压榨自己的人民、资源、环境质量,甚至不惜用透支子孙后代生存条件的代价,来和美国进行上述的交换。大体上,中国改革开放30年积累的财富和透支的财富,有一半被美国拿去了。

二是换回的美元再通过购买美债的方式,去补贴美国人民和美国政府,以维持这种可笑的经济循环。截至2010年6月,中国所持有的美国的机构债、国债、长期债券,共计24187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69309亿,平均中国人每人13023元人民币。当时中国外汇储备2.818万亿美元,有2.4万亿美元困在美国。

三是中国政府并不是直接从美国“买”美元的,而是从中国出口企业那里“买”出超的美元的。中国政府通过外汇管制方式,压低人民币汇率,以及出口退税,来维持出口导向型经济的运转。

四是中国政府用人民币从中国企业“买”美元,这笔巨量的、对冲美元的人民币在国内流通起来,造成所谓被动型通货膨胀。截止2010年,这笔多发的人民币大概有15万亿之多。于是中国政府用高涨的房地产来沉淀这些钱的大部分,以实现国内经济的循环。当然房地产对于中国官僚阶级的意义不止于此。

五是中国三高三低的经济模式造成了极度的两极分化。中国生产出巨量的物质产品,中国人民自己却没有钱消费,就更依赖于出口。于是“买”来的美元更多,中国的通货膨胀更厉害,房地产价格更高,中国经济和人民生活陷入恶性循环。

以上是中美经济奇异性的第一幕。戏还没有演完,让我们接着往下看。

美国方面这时的表现是:

一、巨量的外贸入超和政府债务到了一定规模的时候,美国觉得应当加以适当控制了,自己的制造业不能完全任由中国廉价产品冲击,从而丧失必要的生产能力和影响就业,美国人民也不能太懒惰和寄生,这些都会导致美国的经济安全和国家安全;但也不能骤然停止,这种以美元换中国产品、再用债券换回美元的经济模式需要维持,以绑架中国。于是美国政府一方面频频要求中国人民币升值以减少出口,同时不时搞点贸易壁垒的动作,如加征中国出口货物的惩罚性关税。当中国政府不愿意大幅度提升人民币币值的时候,美国政府也不十分认真,并且肯定人民币的小幅升值是有成绩的;另一方面美国威胁利诱中国继续购买美国债券。中国掉进“美元陷阱”,几乎别无选择,既不得不持续购买这些有毒债券,也无法抛售这些债券,否则这些债券会早日贬值和更大幅度贬值。

二、美国的金融监管出现了重大问题,导致了2008年世界性的金融危机(我们现在还无法判断,这次金融危机是不是美国的战略家有意设计的)。美国政府在诸多救市措施中,有意采取量化宽松货币的方式让美元贬值,同时让大批金融企业破产和资产缩水,造成了中国巨量美元资产大幅度的贬值和泡汤。前者如它投资的美国国债,据说已经形成2000多亿的贬值损失;后者如中国主权基金投资的两房债券3760亿美元,其股票价格已经从80美元降到1美元之下,被勒令退市,中国政府的投资有打水漂的风险。总而言之,美国政府在解决自己的经济问题也就是亏空的时候,很大方地拿中国的钱来填补窟窿。

三、即使如此,美国政府仍然限制向中国出口高科技产品,限制中国投资美国企业,利用自己的优势操纵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同时,美国的各种投行还在中国国内兴风作浪,诱使中国企业的各种资产经营产生失误,亏损累累。比如高盛公司指导的中信泰富、东航的商品套期保值业务,分别亏损了100多亿和80亿人民币,而这些美国人则挣得盆满钵满。

中国的表现是什么呢?

一、坚决不允许人民币市场化,也不允许过快升值,以维持出口导向型经济模式。于是中国2011年4月的外汇盈余达到空前的3.1万亿美元。

二、在国内的通货膨胀终于来临的时候,虽然采取了一些技术措施试图控制物价包括房价不要过快上涨,但是在就业、GDP增速、物价、房价的纠结中,仍然顽固地延续已有的经济方略,使得中国经济泡沫越来越大,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

现在我们简单总结一下吧:中美两国的经济关系就是:中国人生产,美国人消费;穷苦的中国人当牛做马辛苦挣小钱却不敢花,富裕的美国人享受着比中国还便宜的物价却向中国政府借大钱;美国人拿着中国人民的血汗钱,填补了自己的亏空后,又来中国搜刮财富;中国人则一边嘀嘀咕咕,一边持续地向美国人输送实体财富。

看到这里,每个思维正常的人都会感到莫名其妙:中国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呢?

一言以蔽之:为了中国官僚阶级的利益。

中国这种在所有人看起来愚蠢透顶甚至缺德至极的经济模式——甚至毛左派认为中国经济掌门人中有汉奸——之所以能够持续,并非中国人白痴,实在是就中国内部而言,它只对官僚阶级最有利。或者扩大一点讲,只有一家半是赢家:一家是中国官僚阶级(我把国企的高管们也算做官僚阶级成员,详见我的相关文章),半家是中国民营资产阶级。中国官僚阶级在这种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的经济循环中,获得了最大经济利益。它和美国统治者形成了一种彼此心照不宣的利益交换。除了美国拿走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大体一半的新增和透支财富外,剩下部分的大部被中国官僚阶级和资产阶级私分了(关于在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官僚阶级是如何获得巨量财富的,已经有很多的揭露)。显然,中美经济结合的奇怪模式,并没有让中国官僚阶级吃亏,反而占了大便宜。

那么,受损者是谁呢?显然,是中国人民,是中国数千万直接出口企业的低人权工人,是中国全体的劳动人民、中国的环境生态、中国的能源和矿产资源,是中国的下一代。

中国真正的左派们对这一点看得也是十分清楚和深刻的。他们甚至将这一点提高到“汉奸卖国”的高度来认识:

当今中国的汉奸卖国现象,主要是指汉奸买办勾结国际资本吃里爬外,牺牲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换取个人利益,出卖国家的金融经济主权,低价转让国有银行股权,行业控股权拱手相让给国际资本,企业重组任凭国际资本侵吞国有资产等。这种汉奸卖国现象唯有在官僚资本主义制度才能出现,不仅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制度根本不可能发生,而且在一般的西化资本主义制度里也不可能发生。因为西化的资本主义制度产权私有,国有经济比重很小,想卖国都没有东西可卖!只有在官僚资本主义的中国才有大量国有财产可卖,汉奸买办卖国贼才有“仔卖爷田不心痛”的机会和条件!这是中国官僚资本主义的特有现象,完全是走官僚资本主义道路一手造成的!这是官僚资本主义比一般的资本主义更坏的必然现象[ii][2]!

不管国与国的关系多么复杂,它的实质无非是国家利益和价值观。其中最根本的是国家利益。中美关系也是如此。美国的政治制度、价值观的确是不错,美国也经常依据这种价值观影响甚至干预中国的政治,中国人民中一些思维正常的人,愿意学习美国,并把中国民主化希望寄托在美国身上。但事实上,美国并不能脱离把国家利益置于价值观之上的一般国际关系的规律。甚至,美国是一个格外注重现实利益的国家。在中美关系上,这种现实利益超越了价值观的分歧,真正把中美两国绑在了一起。要害是美国经济进入了衰落,滋生了寄生性和腐朽性,面临着诸多困难,因此它必须和中国官僚阶级合作,使彼此利益最大化的追求,都通过这种奇特的经济互补方式得以实现。要之,保持中国现行政治制度是最合乎美国国家利益的。

明乎此,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中国的戴秉国国务委员是在美国而不是其他地方第一次公开宣布中国的核心利益首先是保持现行政治制度,而美国政治领袖们对中国领袖们越来越客气、越来越热情和表面上尊重,也不当面说硬话,对于中国现存的政治制度和中国人权虽然也批评,但大多是例行公事,且隔靴搔痒。两国虽然经常发生冲突,但是两国政府都小心地让这种冲突不导致合作关系的破裂。

正是那位2009年在美国宣称中国国家利益核心首要的是维护基本政治制度的戴秉国国务委员,2011年在美国举办的中美两国战略与经济对话的开幕式上,用一种近乎乞求和献媚的口吻,向美国人动之以情地喊话:“如果中国一边不休止地向美国送钱,一边又遭受美国无休止的打压,子孙后代不仅将大失所望,甚至还会戳着这些参与对话的中国官员的脊梁骨,骂上千秋万代。”其实中国人民已经戳着他们的脊梁骨在骂了。

而美国政府根本不理会这位自称70岁还在为“使中美两国和两国人民成为永久的好朋友、好伙伴”的“崇高目标”奔波,而顾不上在家享受天伦之乐的老人的“诚心”呼唤,把对中国现政府的支持看成是它与后者利益交换的一个筹码,而且是最大的筹码。它限制中国领导人对它的访问,并且在接待规格上搞名堂。如果中国人听话,它就鼓励,反之,它就冷淡。于是我们看到,2011年初中国的胡锦涛主席带着400多亿美元采购大单访美,承认美国的领导地位,并竭力强调两国之间的共同利益所在。美国政府则用最热烈的高规格接待,对于有甘当小兄弟并按期上贡自觉性的中国领导人给予了热烈欢迎,并对中国在宴会上演奏《我的祖国》这种小孩子式的动作装聋作哑。

美国政府用一种复杂的心态看待中国的政治制度和统治集团。在国家利益的主导下,他们不得不支持起码是默认中国的官僚专制。如果没有以自利为本性而且如此恬不知耻的中国官僚阶级和他们的专制,中国不会与美国结成这种奇怪的经济关系。如果中国实行了民主,任何一个民选政府都不敢继续这种内外勾结卖国损民的经济关系。那时,寄生于中国的美国怎么办呢?出于这种考量,甚至,与美国的价值观相反,美国鼓励中国官员的腐败。只有继续腐败,中国官僚阶级才不得不维持甚至放大这种经济关系。因此,美国政府纵容中国的贪官移民美国,姑息中国贪官出逃美国,绝不向中国遣返中国贪官,如果遣返,也坚决不退回他们转移到美国的脏款。据统计中国仅是出逃贪官,就已经高达1万多人,卷走财富4000亿美元。这是已经暴露的贪官,那些没有暴露悄悄移民的贪官所转移的财富,恐怕是更多。

如果中国实现了民主,对于美国和世界经济,起码造成一种直接的损失:

那时,“中国廉政公署的传票会像雪片一样飞到欧美各国刑警那里,通缉那些在国外安享天年的离退休干部。美国加州的许多豪宅会因为屋主无法再缴纳房产税而被政府查收[iii][3],荷兰的红灯区会立即失去三分之二的生意,法国香榭利大街的商店会一下子冷清一半,德国的奔驰和宝马工厂将会有大批工人失业,就连泰国的游乐区的生意也会突然间爆跌。如果说十年前世界需要中国腐败,那今天的世界就已经离不开中国的腐败了。[iv][4]”(秦晖语)

美国政府并不是消极地仰赖中国官僚阶级对他们的经济恩赐的,他们也扼住了中国官僚阶级的脖子,挟持了中国官僚阶级。美国政府据说掌握了中国大部分县处级干部的档案,更掌握了中国全体高官在外国存款的信息。如果中国官僚阶级

不老实,它将会公布这些人的档案和信息。而中国高官们之所以往往表现出汉奸的嫌疑,也与这种情况有关。

当然,在向中国吸血的同时,美国随时保持着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深刻警惕,它不允许中国的经济崛起构成对它的霸主地位的威胁。美国政府六管齐下:一是它在已经控制了中国众多行业的生产能力的同时,等待机会,一旦中国经济泡沫破裂,就大举低价收购中国的资产,然后再高价盘剥中国。二是它不时挥舞人权大棒,让中国政府老实一些,并且给予中国人民追求民主的努力以持续的精神影响和有限的实际支持。三是军事威慑,美国政府无论财政多么困难,也绝不降低军费开支,保持军事科技先进性和规模的世界老大地位,在扼住世界主要石油运输通道的同时,加强在亚洲的军事存在,在中国周边形成包围圈和绝对优势。四是外交钳制,不但与西方盟友一起遏制中国,算计中国,而且在中国邻国中煽动恐中情绪,加强各种合作,全面孤立中国。印度、日本、韩国、东南亚各国甚至朝鲜,虽然情况各异,都是美国的棋子。这些国家在与中国关系密切的同时,无不以美国力量作为抵御中国的后盾。曾经接受过中国巨大恩惠的越南、朝鲜、缅甸,都恩将仇报或者向美国暗送秋波。五是维持台湾的实际独立地位,让中国陷入统一困局,甚至引起战争,自相残杀。六是或明或暗地支持中国的民族分裂势力,给中国制造麻烦甚至动乱,让中国领导人的精力陷于国内矛盾不能自拔,必要时让中国内乱,从而降低对外的影响力。中国民族地区的三股势力,实际上背后都是受美国操纵的。

总之,出于利益的考虑,美国政府一方面不会放弃与中国官僚阶级合作,并且愿意帮助中国“维稳”以延续这种合作;另一方面警惕地防范着中国,它认为,一个没有道德底线、不讲规则但又日益强大的中国,是不可捉摸的,需要限制。

面对中国与美国错综复杂的关系,中国人民需要清醒认识到,在追求民主的过程中,必须主要依靠自己的努力,而不能将希望寄托于他人特别是美国。美国会为中国的民主进程助力,但这种助力是有限的。我们不能过多批评美国,因为它理所当然地把自己的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我们只能更多地依靠我们自己。只有真正实现了民主,中国才能摆脱与美国的这种屈辱的、亏本的畸形经济关系。

[v][1] 这个说法不一,也有说美国资本控制了中国28个产业中的21个。参见戴旭:《美国用经济迷魂药GDP暗算中国》,共识网,2011-5-9。http://www.21ccom.net/articles/qqsw/qqjj/article_2011050935087.html

[vi][2] 这是一位笔名高思茅的网友的一篇网文中的段落。

[vii][3] 《世界日报》报道,大批中国贪官在美国匿藏、置业、洗钱,带动当地华人区房价飙涨。美国加州一名陈姓地产经纪表示,近几年来,加州华人聚居城市,来自中国的巨额买房款比过去增长四成左右,购买的都是百万美元以上的豪宅,很多人常常以现金一次付清。在一些华人聚集的高档住宅区,房价几乎因此涨了一倍。转引自易苇航:《阳痿美国,阳痿哈佛,更阳痿的……》。博客中国,2010-09-04。http://www.blogchina.com/201009041001120.html

[viii][4]秦晖:《中国的崛起和“‘中国模式’的崛起”》。关天茶舍,2011-5-17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1/1/435972.shtml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