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环球时报社评:中国决非“日子最难过”的国家

中国并非这个世界上“日子最难过的国家”,且不说中东的战乱国家和亚洲的穷邻居们,欧美那些国家的眉头也都紧锁着。我们没有自我原谅的理由,但我们显然也用不着自暴自弃,以为自己就是世界上那只“最烂的苹果”,只等着一场“茉莉花革命”来收拾。

大西洋两岸的两场混乱同时震动了世界:美国的债务之乱和英国的大范围骚乱。西方世界的两大堡垒似乎在被攻破。被称为世界“最先进的”民主制度如今一筹莫展,它很难证明自己的有效。

像很多非西方国家一样,中国长期处于西方批评的包围中。中国发生的每一起骚乱或群体事件,经济上遭遇的每一个挫折,都被西方指责或嘲笑。久而久之,不少中国人自己也认为,中国的问题都是“中国体制造成的”,并为此痛心疾首,感慨自己的国家方方面面“都不如人”。

美英两国近日的“动荡”,以及不久前发生在挪威的惨剧,以色列民众抗议“生活昂贵”的大游行,却让我们隐约悟出,我们对工业化社会的问题和规律都了解得太少了。中国现有的一些问题究竟属于“正常的”,还是“严重的”;它们是“可控的”,还是“破坏性的”;采取强制手段应“理直气壮”,还是“缺少法律和道德依据”,我们都有所犹豫,社会缺少共识。

舆论的开放揭出了中国社会的一些“溃烂”处,比如我们还欠缺民主,腐败官员不少,物价说涨就涨,暗箱操作及潜规则依然流行,股市长时间疲软,房市长时间坚挺,等等。每天打开微博,中国问题多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然而今天我们发现,中国并非这个世界上“日子最难过的国家”,且不说中东的战乱国家和亚洲的穷邻居们,欧美那些国家的眉头也都紧锁着。我们没有自我原谅的理由,但我们显然也用不着自暴自弃,以为自己就是世界上那只“最烂的苹果”,只等着一场“茉莉花革命”来收拾。

昨天最新公布的中国7月份经济数据,清楚地显示着中国的通胀等问题,但在今天乱纷纷的世界上,它被世界舆论普遍以羡慕的语气打了高分。

中国的舆论自近代以来总是在“民族自豪”和“民族自卑”中摇摆,我们缺少客观、平静的自我审视,也缺少平视对手的能力。我们历史上多次误判世界大局,我们尤其经常误判自己。

今天的中国是典型的上升大国,这样的国家问题多,但希望更多。当前处在下降中的发达国家,它们的问题更致命。中国可以用发展解决问题,但美国借新债还旧债的信用危机显示,它在试图用问题解决问题。

当然,中国当前的整体状态,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很大差距。中国的可贵之处在于,这个国家的爆发力和它的纠错能力并不相互排斥,政府虽然嘴上认错的时候不多,但它实际上的调整总是非常迅速。中国执政党在骨子里不是教条主义者。

中国的改革须加速进行,同时中国应坚守两个底线:首先是中国应十分珍惜由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共政权充分渗透基层而共同塑造的社会凝聚力。第二是要保持中国政治的决策力和有效性。使社会凝聚力更人性化,使政治决策力透明化,是我们的改革方向,但我们切不可为了掰新的棒子,而丢了已有的棒子。

多少都有点“崇洋媚外”,落后国家都难免此俗。中国作为“最大的大国”能否不转晕,取决于中国社会在学习外国的同时,把“崇外”情结控制在一定程度上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