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美国股市狂泻600多点为哪般?

p110624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第一,中国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都是“共和国脊梁”,不会搞这样的报告。第二,即使有人胆敢搞,我们也可以让他“失踪”、让他进去81天。第三,即使评级机构悄悄打来电话询问报告细节,我们还可以“封杀”这样的机构。顾晓军如今还能呼风唤雨、领着网友闹事吗?第四,即使评级机构宣布下调评级,我们可让中宣部、外交部辟谣,开动党媒宣传机器、让大小5毛一起上。

怎么样?看到《社会主义可以集中力量干坏事》的优越性了吧?

美国股市狂泻600多点为哪般?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一百五十二

外媒报道:黑色星期一 美国股市狂泻600多点(收盘跌635点)。其曰: 由于担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继续降级以及欧洲的债务危机不断恶化,世界主要股市周一(8日)普遍暴跌。截止发稿时间,道琼斯指数已经下跌超过600点。

而评级,则是源于:上周一,美国国会的无党派统计人员发布了一份长达11页的报告,报告描述了刚刚达成的提高美国债务上限的协议将如何削减至少2.1万亿美元的赤字。就在国会各办公室忙着研究这份报告的时候,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公司(Standard & Poor’s)的一位负责人悄悄打来电话,询问报告的细节。四天后,部分基于那次讨论所获得的信息,标准普尔公司宣布了下调美国债务评级的决定。这是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事情。此举的争议性及其对金融市场的潜在破坏一样大。

于此,奥巴马政府声称:一个全然不顾后果的错误。这通电话并非标准普尔公司下调美国债务评级的原因,但却是一系列事件的组成部分,其中包括美国股市暴跌,以及美国总统办公室召开的一次紧急会议。这些事件可能会对美国在全球的地位、奥巴马的总统任期以及标准普尔的声誉造成严重且持久的影响。

美盛资金管理价值基金(Legg Mason)知名基金经理人米勒(Bill Miller)则认为:在上周股市涌现大幅抛售潮后,标准普尔还这样做是非常鲁莽和轻率,同时也是错误和危险的。他认为,美国仍是目前世界上最有生产力的经济体,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货币可以取代美元成为全球储备货币。

股神巴菲特,则是这样表示:美国经济其实值“AAAA”等级。虽然金融市场有自己的规律,但我并不认为我们面临第二次衰退。显然,股市对信心具有影响力,抛售股票使得信心进一步降低。

大家通过以上信息看到了啥?是不是美国的资本主义不如中国的社会主义?顾晓军教导我们《社会主义可以集中力量干坏事》!

第一,中国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都是“共和国脊梁”,不会搞这样的报告。第二,即使有人胆敢搞,我们也可以让他“失踪”、让他进去81天。第三,即使评级机构悄悄打来电话询问报告细节,我们还可以“封杀”这样的机构。顾晓军如今还能呼风唤雨、领着网友闹事吗?第四,即使评级机构宣布下调评级,我们可让中宣部、外交部辟谣,开动党媒宣传机器、让大小5毛一起上。

怎么样?看到《社会主义可以集中力量干坏事》的优越性了吧?总之,我们不会象奥巴马及其政府那样无可奈何,我们也不需要什么知名基金经理人和股神巴菲特出面帮着讲话。强大的社会主义,可以集中力量干坏事!再不行,我们可以调集4万亿,把股市托起来、不断地创新高、诱多,而后在高位悄悄派发。

奥巴马不是顾晓军的学生吗(中国网友无人不知这事)?为啥不注意他这几天的《美国股市崩盘,中国何时崩盘?》和《放债的不急,欠债的急啥?》呢?他不已教导了:“西方完全可以别太使劲,而使劲地向傻不拉几的中国官员借钱,越多越好;反正,也不准备还钱,就等着倒债嘛!”

所以,我说:美国股市狂泻600多点为哪般?为哪般?

西方,完全可以让中国当债权国,这样即使全球股市崩盘、倒债,损失的是伟大的中国,由具有国际主义精神的中国来承担,是不是?美国股民,完全不必担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可以上街游行嘛!可以让奥巴马找中国借钱,要借就借他个4万亿。

中国肯不肯借呢?肯借的。大家都知道:中国“钱多、人傻、速来”。中国,还可以让老百姓再过一过苦日子,开足印钞机狂印,通胀就通胀,怕啥?万一中国不肯借呢?就把航母开到黄海转一转,不就啥事都解决了?是不是?

中国会以“中国模式”,拯救美国、拯救欧洲,成为欧美大股东。告诉美国人民:中国不会对美国人民进行征地、强拆、截访、被神经病、关黑监狱……的。为什么?你们不是洋人嘛?党,只欺负中国老百姓。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8-9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