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石三生:这个社会能稳定真他妈的是奇迹

你说我偏激,我说那是因为你们从来没有处在我的地位想一想。在一个所谓的和谐社会,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你的家产竟然被政府黑,政府公然伪造老百姓的私人文书,你打了四年官司,你赢了所有的诉讼,/狗/日/的法律判决竟然没人理。你的人生计划全部被打乱,你的家人日日生活在忐忑不安中,你的老母亲被活活吓死。这样的时候,你如果不偏激,你如果还在哪儿恬不知耻的歌功颂德,以为你也跟着央视超越了汉唐盛世。这只能说是一个奇迹!是一个旷古罕见的真正的白痴加脑残的奇迹。

昨天,就是公元2011年8月5日(每次敲这样的日期时,就别扭,明明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新中国却连个新纪元都不敢有。)又被跟“警察”谈话。啥警察不警察的呢?大家既然愿意装,戳穿了也没啥意思。大概的意思,是石三生最近行文偏激的厉害!

他们跟我谈,我也跟他们谈。你说我偏激,我说那是因为你们从来没有处在我的地位想一想。在一个所谓的和谐社会,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你的家产竟然被政府黑,政府公然伪造老百姓的私人文书,你打了四年官司,你赢了所有的诉讼,/狗/日/的法律判决竟然没人理。你的人生计划全部被打乱,你的家人日日生活在忐忑不安中,你的老母亲被活活吓死。这样的时候,你如果不偏激,你如果还在哪儿恬不知耻的歌功颂德,以为你也跟着央视超越了汉唐盛世。这只能说是一个奇迹!是一个旷古罕见的真正的白痴加脑残的奇迹。

7月28日的时候,在国土局的业务大厅,石三生创造了自己的一个人生里程碑。众目睽睽之下,破口大骂:“草泥马!你们/他/妈/的也算是政府机关,什么/鸡/巴/玩意儿!”东野长峥先生喜欢引用鲁迅的“恐吓和谩骂绝不是战斗!”至少在被博客中国封杀之前,也以为然。现在想想,鲁迅他有什么好骂的呢?在一个能出版刊物、言论自由,可以讲道理的社会。鲁迅有何资格破口大骂呢?要骂他也应该是骂日本皇军吧?很惭愧,正如顾晓军先生所考证:鲁迅他从没有对日本人的侵略表示过丝毫不满。甚至还为自己有一个丸山内造的日本友人(特务?)沾沾自喜。那样的一个时代,可以真刀真枪的造反革命的时代,谩骂当然不会是战斗。而面对所谓的恐吓,老鲁所能表达的愤怒,也不过是《纪念刘和珍君》中的“但是中外的杀人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鲁迅如果真的知道那些青年不是被利用,却为何不敢直书段祺瑞当日在血案现场长跪不起?是的,不论哪个时代有多么肮脏,可以自由言论的鲁迅是没有资格谩骂的。甚至,如果他可以预见中国的未来。我想,真正有良知的鲁迅大概会选择闭上了鸟嘴,学陶潜做一个世外的高人。

这是怎样的一个时代?他们说这个社会主流是好的。既然如此,我就把这个社会的主流说给你听:四年争讼,法官说“我也知道那是假的,可是我们合议庭商量了就是要这么判。”;威海永鼎司法鉴定中心接受中院的委托,竟然提供虚假证明;被告潍坊市政府市长许立全,竟然在庭审当中,公然出示2009年伪造的2007年的地籍档案;房管局局长一个签字,竟然认定他们在2007年才受让的我的土地上,2001年就自建了房屋。公检法我兜了一圈又一圈,如今还在疲于争讼中。你告诉我,这难道不是主流?执掌一方生杀予夺的市长,他代表的难道不是主流?你们真的敢说我石三生的遭遇,只不过是偶然,是中了六合彩吗?

这是个怎样的国家啊!检察官问我:“以你看,他们如今都给国家造成了些啥实际损失?”一直都是想当然,以为是兔子头上的虱子。可细一琢磨,竟然发现,四年官司下来,他们不但没有给国家造成任何实际损失。里外里,因为他们枉法胡为。因为我的七份判决,国家还赚了!那个骗子办理土地登记、房产确权的钱都白交了。你能说这/他/妈/的不是奇迹?石三生都落魄成这样子了,竟然还在帮着这个国家捞钱!写到此,如果我还有羞耻之心,真/他/妈/的应该一头撞死。幸好我的“良知”都已经被狗吞噬了个干干净净!

可,国家没损失,还发了不义之财。这不都是建立在一个倒颠因果的基础上吗?因果可以颠倒、时光可以逆流,这还能算是个人生活的世界吗?能算是人干的事儿吗?如果我的官司输了呢?如果奎文法院的假案真的强制执行拍卖了呢?如果等这一切成为事实,我再打赢了官司呢?国家是不是要赔偿我几百万?那时,那些弄虚作假的龟孙子是不是都该受到惩罚?

我跟他们说,我偏激你们就奉命管制我。为什么不去追究一下造成这偏激的源头?到底是谁造成的这个社会不稳定?不是那些真正招摇撞骗的犯罪分子吗?不是那些弄虚作假的政府们吗?你们为什么不去管管他们呢?这真的就是一个行正义都退避三舍,作恶都为虎作伥的时代吗?

是的,你们啥都管不了!这个社会,只有团结在政府周围的骗子、无赖、流氓才是最安全的!我石三生又何尝不知此道呢?如果当日我肯接受杨恒均的招安,凭他只要是他的人,犯了事,他托人到中南海也会把人救出来的本事。我这本就是政府枉法的一桩小事,又何足他挂齿?

可我不敢!石三生原本不信鬼神,从母亲被吓死之后,就信了!我不是不想享受可耻的富贵,只是怕自己的子孙会遭报应,怕他们因为我这个自立的家门祖宗的作恶,生了孩子会真的没屁眼儿!这是我母亲在世时常说的因果报应。她老人家活着时,我笑她愚昧;她死了,我愿意弥补自己的不孝,信她一回!

这是个什么样的国家?这是个什么样的社会呢?助纣为虐却可以大行其道!好人持正却是如此艰难!这样的世道却可以长治久安,真他妈的是个奇迹!

我要为两次遭受新中国劫难的母亲一哭!
我要为自己那死也不知道悔改的父亲一哭!
我要为自己生活在这个可耻的、超越了汉唐的盛世一哭!

(作者博客)

评论

  • 自然上海 说:

    兄弟哭有什么用,你哭到死,中共看都不看你一眼。醒醒吧,只有推翻中共暴政。才是我们的活路。明白吗。起来抗争,起来抗争。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