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选网:既不沉默又不做囚徒的自由

p110731107
山东记者齐崇怀在服刑4年即将出狱之时,被滕州法院以“漏罪”加判9年。他的律师和亲人都认为,滕州法院对齐崇怀的再次起诉违犯法律常识和国际上禁止双重处罚的原则。当地政府害怕齐崇怀出来揭发更多内幕,制造不和谐。

有人问毛泽东:“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他可能会怎样?”毛泽东沉思片刻,认真地回答说:“以我估计,(鲁迅)要么是关在牢里还要写,要么他识大体不做声。”在毛泽东时代,鲁迅要么沉默,要么做囚徒。当今,也有许许多多的鲁迅,他们如何才能享有既不沉默又不做囚徒的自由?

当前中国的基本矛盾是集中在官民和劳资两方面,具体表现在民生层面上,正因为焦虑情绪普遍存在,就很容被激化,执政者的焦虑是要求社会稳定,但浮躁心理,导致手段粗暴简单;维权方的焦虑是,对执政者执法不公、对权贵利益的偏护表示强烈不满,情绪容易急躁,一旦走火入魔,社会暴力冲突往往因某一事件会点燃导火索而一触即发,所以简单地维稳其效果是适得其反,没有从根本上去化解矛盾的源头,而是用救火方式去维稳,显然是被动消极无效的。/李逊达:百姓要求高了难道是要错了吗?

中国以政府为主导的发展模式,已经在政府内部造成了许多利益集团,使政府和民众的利益往往相对立。……结果是政府作为公权的信义(integrity)丧失,使自己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就像这次事故后发生的,政府说的话,无论是真是假,民众一律不信。腐败成了人民判断政府行为的一个最基本的预设。/国理:中国温州动车事故的深层含意

如果暴力机器成为维持社会稳定的最主要手段,而且法律失去了对暴力机器本身的管理和控制能力,那么必然会导致无穷的政治后果。/郑永年:当代中国社会暴力的制度基础

随着这些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尤其是政府税收超高速增长,我们似乎正在形成一个所谓的“中国模式”,一个如英国17世纪的哲学家霍布斯所言的那样一个庞大的行政“利维坦”。在这个巨大的利维坦中,各级政府官员、国有企业的高官,通过手中的权力和掌控的资源,进行层层权力寻租。如果说目前有个中国模式,或者说正在形成一个中国模式,这才是“中国模式”的根本性特征,或者说这个模式的实质。/韦森:中国首先需要预算民主

我们的社会不需要这样的“社会宽容”,恕道不适用于那些漠视、危害公众利益的权势者,对隐藏在郭美美事件背后的种种黑幕,社会舆论应该以“痛打落水狗”的精神,紧抓不放,直到揭开黑幕背后的所有秘密,让所有的责任者,担负起应有的责任,让那些犯罪行为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丁咚:郎咸平、郭美美与公众舆论

传统的认识中,国家和政权就是一个,爱中国也是爱大清。从宋教仁这一代知识分子开始才区分了两者:我爱中国,但我可能需要把大清推翻了,才是真正的爱国。/迟云飞,田志凌:不是宋教仁无能是精英缺乏民主观念

对于鲁迅这样的文化思想巨人,无论是被迫沉默还是做囚徒,都是中华民族的大悲剧,怎样避免这样的悲剧重演,需要考虑“假若鲁迅还活着”条件下,怎样才能使他既不沉默又不做囚徒的问题。/张绪山:从“假如鲁迅还活着”说起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