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逊达:一个小市长周游60国让谁丢了大脸

p110806102
像徐进这样毫不知耻吞噬“三公”的坏官在全国决不止他一个,但国家无法去一个个查个明白,也不想去查,查的结果是一定让全国瘫痪,所以,不得不让这个烂摊子继续运转下去。

过去是作为反革命罪、叛国分子来打击的,今天换了一个名称,但要治理的还是一些想望自由民主的公民。国家要惩人办法有的是,只要治国观念仍保持不变,想和谐绝对是一种幻想。为何至今不搞政改,关键还是不想把人民引导成为公民,公民要用法治,人民就用权力来治;渴望到的权力不能再失去,否则失去的就是权贵集团的私利和二代、三代的家族利益。

自改革开放以来,有关独享“三公”的腐败始终得不到有力解决,最高层领导不强硬表态,就足以说明,对这些腐败他们早已习以为常,根本不当一回事。你千百万草民就有千百万条心,形成不了一股攻击腐败的力量。所以只能一党执政,道理就是没有了反对党,就是一党独大,好坏不是百姓说了算,而是党自己说了算。拿镜子自已照自己,岂不美妙无比;拿媒体自已评自己,好得可以升天。就这样政治体制,腐败早已无法收拾了,却还在为自己高唱红歌,这就决定了整个国家的民族已甘愿堕落沉没下去。

今天,谁硬要硬出头反腐败,那就必须先把自已的头割下,提在手里。反腐不被认为是一种爱国行为,更不能成为英雄。而搞腐败者才会被权力者真正的加以爱护着,只有他们才会赤心赤肺地去保护好这样堕落了的国家,他们才能畅通无阻地可以去搞腐败;一旦政改了,腐败被彻底根除了,一个不能被贪污的国家,贪官是决不会去爱它的,所以说,真正的贪官一定是热爱堕落国家的,但你能说他们不是爱国者吗?

当年国民党要维护他们的腐朽统治,所以他们是一定要镇压革命者为叛国者,而把自己美化为爱国人士。今天的现实正在作简单的历史重复,腐败份子就扮演了这样可耻的“爱国者”角色,而某些高层还在装睡,你怎么能叫醒得了他们呢?

四川省宜宾市副市长徐进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访问时,自夸“去过60多个国家”,舆论为之哗然。市长大人没说他周游列国的钱是谁出的,但恐怕没有人会认为他是自费旅游吧?

今年3月23日,温家宝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责令98个中央部门要公开“三公”经费,以接受民众监督,但四个多月过去了,官方人民网的资料显示,还有外交部、侨办、港澳办、煤矿安全监察局四个部门按兵不动。更荒谬的是,需要公布“三公”经费、预算须交全国人大审议的98个中央部门,究竟是哪些?从全国人大、国务院到财政部,都未公布。人民网列出的已公布“三公”经费的中央机构达97个,其中哪些原本是毋须公布的?《北京晚报》也作了透露,未揭开“三公”面纱的,还有国家安全部、国务院台办等。由此可见,官员在涉及切身利益的“三公”问题上,对温家宝及国务院的政令阳奉阴违的部门、高官比比皆是,凸显的是“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困境。徐进的炫耀无异于掴了高层领导一巴掌。

为什么外交办、国务院港澳办等等中央重要部门,怎么都可以拒绝公布“三公”经费?那么今后任何部门都可以学样不接受国家行政命令了,如此政令不通,那么是否还要中共中央发号施令呢?

请问,违抗政令是属于哪种性质的政治错误?该当何罪?对此,笔者是纯属于白痴般的无知,其权力则属于那种最无权最无力的小小草民,唯有借网络的一点点权利来追问一下,是谁应该来承担责任?我当然明白得很,哪个官也不会搭理我。

但如果我一旦把话说得偏激了,被删除还是属于对我宽大无边,如果不客气,说我犯了煽动或颠覆国家罪也不是不可能的。

想必这些罪就是为不安分守已的国人特地准备好的后路,过去是作为反革命罪、叛国分子来打击的,今天换了一个名称,但要治理的还是一些想望自由民主的公民。国家要惩人办法有的是,只要治国观念仍保持不变,想和谐绝对是一种幻想。为何至今不搞政改,关键还是不想把人民引导成为公民,公民要用法治,人民就用权力来治;渴望到的权力不能再失去,否则失去的就是权贵集团的私利和二代、三代的家族利益。

谁让我是草民,而他们是公家的代表,他们不享受“三公”福利待遇,难道让我草民挤进去舔油沾光吗?

自改革开放以来,有关独享“三公”的腐败始终得不到有力解决,最高层领导不强硬表态,就足以说明,对这些腐败他们早已习以为常,根本不当一回事。你千百万草民就有千百万条心,形成不了一股攻击腐败的力量。所以只能一党执政,道理就是没有了反对党,就是一党独大,好坏不是百姓说了算,而是党自己说了算。拿镜子自已照自己,岂不美妙无比;拿媒体自已评自己,好得可以升天。就这样政治体制,腐败早已无法收拾了,却还在为自己高唱红歌,这就决定了整个国家的民族已甘愿堕落沉没下去。

我深信像徐进这样毫不知耻吞噬“三公”的坏官在全国决不止他一个,但国家无法去一个个查个明白,也不想去查,查的结果是一定让全国瘫痪,所以,不得不让这个烂摊子继续运转下去。就拿浙江省委吴书记来举例说,发现每次省里出人命大事,居然他都在国外访问。徐市长可访60个国家,那么吴书记访问120个国家也完全是应当的。这样全心全意为自己服务的公仆,岂能让中国老百姓不怨声载道呢?但又有哪个渠道可以让百姓对他们去实施追究问责呢?今天能让你在网上发泄一通怒气已是算开大恩了,当然也仅此而已,咱不能再越雷池半步了,否则就意味着触犯国法。只允许贪官知法犯法,不允许百姓反贪护法。

今天,谁硬要硬出头反腐败,那就必须先把自已的头割下,提在手里。反腐不被认为是一种爱国行为,更不能成为英雄。而搞腐败者才会被权力者真正的加以爱护着,只有他们才会赤心赤肺地去保护好这样堕落了的国家,他们才能畅通无阻地可以去搞腐败;一旦政改了,腐败被彻底根除了,一个不能被贪污的国家,贪官是决不会去爱它的,所以说,真正的贪官一定是热爱堕落国家的,但你能说他们不是爱国者吗?

当年国民党要维护他们的腐朽统治,所以他们是一定要镇压革命者为叛国者,而把自己美化为爱国人士。今天的现实正在作简单的历史重复,腐败份子就扮演了这样可耻的“爱国者”角色,而某些高层还在装睡,你怎么能叫醒得了他们呢?陈希同、陈良宇之流早已把人民抛弃,但你还指望他们会热爱人民,简直是昏了大头。当他们只有站在人民法庭的被告席上,才会装模作样痛哭流涕,反正我不会相信他们是会真的认罪了。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