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7.23动车惨祸思与议:恶再一次推动了历史

p110731101

新京报陈娜:终于下夜班了(7月30日凌晨),禁令,大调版,手忙脚乱……大雨滂沱,真希望一个炸雷劈死下禁令的人,劈死所有企图掩盖真相的人……当街劈死。

A.声讨

贺卫方:呼吁全国人大常委会紧急设立特别委员会,对温州动车追尾事故进行调查听证。

江天勇:铁道部的掩埋行为,实质上也是故意杀人,其目的是掩埋真相、逃避惩罚,只是性质比肇事司机更恶劣、更冷血、更有预谋、更有组织!

吴稼祥:用掩埋代替抢救,用封杀代替探究,这是一个政权在处理灾难性事件上所可犯的最愚蠢的错误。

长风:救了一个差点被埋掉的孩子固然是奇迹,把原因推给雷公何尝又不是奇迹呢?想制造奇迹很容易,只要有一颗无耻的心即可。

全国雷电防护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关象石:我只有两句话好说!第一句,此次事故绝对是人祸!第二句,我对政府的善后工作很失望!

中共浙江省委组织部长蔡奇:这么大的事故,怎能归咎于天气和技术性因素?又该谁来埋单?铁道部门应痛定思痛,从中汲取深刻教训:铁路再提速,也要安全第一!生命伤不起啊!

笨耳朵陆晖:这样大的责任事故,这样多的生命消逝,你们竟敢不让记者采访报道,甚至还设下新闻发布会陷阱,参加的记者都被点名召回,你们还是不是人,要不要脸?

胡紫微:你们没信仰,可是总该有点敬畏;你们没敬畏,可是总该有点廉耻;你们没廉耻,可是总该有点常识;你们蔑视常识,可是总该知道还有亿万双眼睛。事故之后,你们匆忙下令停止搜救,匆忙切割厢体,至罹难者的遗体遗物和可能的生存者于不顾;事故发生时间一再更改,全无一丝诚意;这令人疑窦丛生的救援的一天。

韩寒:他们认为,总体来说,这次的救援是成功的,及时的。调度合理,统筹规范,善后满意。唯一的遗憾是在舆论上有点失控,他们觉得这就不是我们的责任了,舆论不归我们管。

长平:凭火化证领取赔偿是强盗要求。只要确定遇难于你的动车追尾或埋车灭迹,就应该得到赔偿,死者生命的赔偿和生存精神的赔偿。死者是火化还是土葬还是放水晶棺里,关你铁道部什么事?你负责弄死人还负责烧成灰?世界上有你这么敬业的杀手吗?

饭否网友:如何避免动车追尾?有人想出这样一个办法,即“在列车头部和尾部分别放置两只领导”。但也有人对此表示忧虑,因为他觉得这更有可能遭到雷劈……

蒲飞:从高铁的事故率来讲,可以确认的确是自主知识产权的作品。

马英九:温州重大脱轨事件,中国大陆当局的处理方式让我感到万分的震惊!央视女记者向全世界公布没任何生命体特征时,为什么后来又有一个小女孩获救?为什么要掩埋列车残羹?呼吁大陆当局要尊重生命的伦理,尊重人权、敬畏生命!妥善处理事件!台湾可以提供技术上的援助。

刘军宁:我倡议撤销铁道部。因为铁道部是为政绩服务的,不是为民生服务的,是腐败窝。它本身是计划经济和全民军事化的产物,早就应该被淘汰。在国际上,向中国提供先进铁路技术的国家,没有一个设立铁道部。

孔庆东:铁道部长必须下台,如果铁道部长不下台,难道让温总理下台?

B.回应

温家宝:我们不要忘记这起事故,不要忘记在这起事故中死难的人。它让我们更警醒地认识到,发展和建设都是为了人民,而最重要的是人的生命安全;它也让我们认识到一个政府最大的责任就是保护人的生命安全。

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这是一个奇迹!(记者:救授已经结束,在开始拆解的时候,还会发现一个女孩?)

王勇平:尽管这次事故惨重,但我国的高铁技术仍是世界最先进的。

王勇平: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国家电网声明:经排查分析,在动车温州追尾事故发生前后,电力部门给温州南和永嘉2个火车站供电的专线均未受雷雨天气影响,运行正常。而之前铁路部门称该事故是因为动车组遭到雷击、失去动力停车造成两车追尾。

铁道部副部长陆东福:这个问题的提出,我们感到深深伤害了在事故救援第一线2000多名铁路职工,3000多名地方的公安、驻军、武警、消防、卫生等部门、群众的感情,他们为事故救援救人付出了辛勤的劳动。(当被问及整个救援过程中,是否存在为了尽快抢通线路,而没有把救人放在第一位的现象时的回答)

环球时报:高铁是中国必经的自我折磨。

胡锡进:中国人要安全,但我们同时想过好日子,我们要发展中的安全。我们不要贫穷的、后退的安全。

公益时报:一系列的危机应对过程,可以看出我国社会体制的优越。

C.禁言

3D版未央生A:最新指示: 1,死伤数字以权威部门发布为准; 2,报道频度不要太密; 3,要多报道感人事迹,如义务鲜血和出租车司机不收钱等等;4,对事故原因不要挖掘,以权威部分的发布为准; 5,不要做反思和评论。

曹景行:像7•23这样的惨案,香港的媒体和记者,如果不报道真相就会丢饭碗;大陆的媒体和记者,如果报道真相就会丢饭碗……这,就叫一国两制!

央视记者鲁健:国际敏感事件,请关注CNN,国内敏感事件,请关注央视以外任意频道,不就是解释说明会吗,怕什么。为什么唯独不让央视直播,让我直播,放心,词都想好了:获救者眼含热泪握着官员的手激动的说,这要是旧社会,你就是有九条命也捡不回来了

河清海晏:收到媒体同行短信,核证宣传精神,为今晚(7月29日)的扼杀气愤却又无奈,不得不从。他最后一条短信如下:在中国,一切官员都是党棍,一切媒体都是党报,一切新闻人都是臭不要脸,一切遇难者都是我们自己。

新京报陈娜:终于下夜班了(7月30日凌晨),禁令,大调版,手忙脚乱……大雨滂沱,真希望一个炸雷劈死下禁令的人,劈死所有企图掩盖真相的人……当街劈死。

经济参考报:分拆铁道部!

南方都市报:他妈的奇迹!

D.发酵

宋石男:一百年前,辛亥革命的前导者是保路运动。一百年后,我们再次站在悲伤的铁路旁。

刘军宁:谁能在倾覆发生之前停住中国这列“和谐号”?何时国人才能不拿自由与财产、健康与性命为体制买单?

刘军宁:温州车难的处理向我们所证明假定他们为无赖是多么必要。对他们的行为,如果猜不透,要么不去猜测,要么朝最坏的方面去猜测。往坏里猜,猜错了也是对的;往好里猜,猜对了也是错的。

吴稼祥:他们掩埋的不是车厢遗体,是这个体制的未来。

周孝正:出轨的不是动车,而是体制;埋葬的不是车厢,而是真相;焚化的不是尸体,而是民心;掩饰的不是过错,而是罪行!

浦志强:较之江河决堤上海大火和中型矿难,动车追尾不算太大的事故,民愤却远超以往。国民对渤海渗油无动于衷,何以迸发冲天怒火?舆情壅塞三吏三别,央企腐败无以复加,拍上万亿民脂民膏铸成铁棺材,尔等却只顾升官发财!和谐号翻车,宣告了和谐社会破产:未来,要立章法守规矩,要法治更需要宪政

网友:当一个国家烂到打个雷就能让火车追尾、过个车就能让大桥垮塌、喝几包奶粉就能肾结石的地步,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法再置身事外。今天的中国本身就是一列在雷雨中行驶的动车,你我不是看客,你我都是乘客。

笑蜀:确实,仅仅哀悼已不够,仅仅祈福已不够。追尾是人祸,为所谓尽快通车而悍然中止救援更是人祸。都是人祸,都是没人性、不把人当人造成的人祸。人祸如果一直无力遏制,每次都是哀悼而没有切实的追责,每次都是放任,那就是我们自己不把自己当人,那我们就是咎由自取。

彭晓芸:这不是一个解散铁道部,撤一个局长还是部长的问题了,而是全面社会治理失败。这种无能,不是一天形成的,而是长期无民意压力、高枕无忧,为所欲为养成的体制性恶习。所以,是动大手术的问题,不是假模假样鞠躬道歉,更不是大灾大爱伪宣传,是全面改革的问题,从新闻自由,信息公开为起点。

天涯风中奇缘:如果一个政府连本国人民的安全问题都敢开玩笑,那么这个政府可以去死了。和谐号的出事是不是证明了和谐理论的彻底破产?

赵丽华:网络时代越来越透明,群众智商越来越高,各级官员危机公关能力却越来越差,一味的捂盖子、靠一串谎言盖住一个谎言,都是最笨的招数。中央总是给地方擦屁股捂脏处。越擦越捂民心越散、官民关系越敌对。钱云会、郭美美、动车事件之前,人民恨的是大臣,慢慢的就要骂皇帝了。

童大焕:中国,请停下你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不要让列车脱轨,不要让桥梁坍塌,不要让道路成陷阱,不要让房屋成危楼。慢点走,让每一个生命都有自由和尊严。

俞智渊:看看铁道部,就觉得我们其实处在异族统治之下,他们是一群与我们完全不一样的人。

长风:凡是还有幻想的人,这次基本都被铁道部坑埋了。作为一个历史研究者,我不得不说,恶再一次的推动了历史。

(信息社会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