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信力建:我们需要真正的悼念

悲剧已经存在,我们需要的是悲剧的态度。此时此刻,我们应该保留一份持久的悲伤,不仅仅是呆坐在电脑前,为了无辜的生命,也为了活着的生命。除了遇难者,共有135人发布信息寻找亲人,找到37人,目前仍有98人未找到,处于失踪状态。这98人去哪儿了?这绝不是讽刺的喜剧,而是让人窒息的现实。

当七月的冰雹砸到我们身上时,一场真正的悼念需要拉开大幕。

温州动车惨案,以及之后发生的种种,让人心中滴血,几乎失去了表达的能力。鲁迅在《纪念刘和珍君》一文中写到:“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难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相比之下,洋溢在我们周围的又岂止是四十多个人的鲜血,我们所住的又究竟是什么地狱?

我们所处的地狱,一直遵循着先欺骗,后虐杀,再后掩埋,最后遗忘的游戏规则。早就有高铁工程师发出过死亡布告,也有高铁事故频出为前兆,而死亡照样会如期降临。这是怎样一个残酷的剧本,结果已经有了,就等着无辜的人来献祭。原来,死神一直游荡在我们的周围,每一个人都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死神举起镰刀割下无辜者的头颅。这一次,释放死神的是铁道部,一张小小的动车票就是死亡通行证。

好歹鲁迅还知道死亡的真相“在执政府前中弹了,从背部入,斜穿心肺,已是致命的创伤,只是没有便死……但她还能坐起来,一个兵在她头部及胸部猛击两棍,于是死掉了”。动车灾难发生,我们除了看到支离破碎的场景和肌体,连死亡者人数、名单都是严加防范的高度机密,我们还能指望什么真相?雷击是天灾,信号错误是技术问题,挖坑埋车头是为了腾出空地,事发之后通车大过救人,生命检测器相当于给死伤者再补上一枪,等待死难者家属的不是真相,而是奖金诱骗。一幕幕无耻之极的勾当继承了动车事故的杀人逻辑,全当我们是睁眼的瞎子,以便好再次举起嗜血的镰刀。

呜呼,我几乎不能言语!

在一切真相都不能大白天下的时候,奇迹发生了:杀人灭口居然有漏网之鱼,他们惊讶地说这是奇迹,所以,救人者不是得到奖励而是被调查。除了总理姗姗来迟,弯腰鞠躬外,我们看不到一个人民公仆在人民遭受苦难之时,表现出一个人应有的悲伤,而是趾高气昂,刽子手的神态啊。在这个神奇的国度里,我们惊讶,自己在死神无微不至的追杀下,居然很幸运的又活过了一天,不由让人感慨,能把朗朗乾坤造成人间地狱,你还真的必须承认,这就是奇迹。在中国,什么是最大的奇迹?最大的奇迹就是台上的人都不是民选的,居然他们都可以顺理成章的像乌龟一样趴在台上,而且无论风吹雨打,总是安然无恙。现代国家需要现代国民,我们看到中国的国民一直艰难的向现代靠拢,而异于国民的执政者们却始终在向清朝看齐,为了顶戴花翎,真金白银,他们可以不择手段、草菅人命、双手带血。

很多时候,我想我们已经表达的够多,有足够强大的舆论压力,然而事实表明仅有言论远远不够。你不发声,真相永远不可能光临;你发声了,灾难仍然一遍又一遍的在身边发生,刺激你神经的是,居然连套路都是重复的。就如同三聚氰胺后照样有毒奶粉;钱云会之后,一样有被城管活活掐死的残疾人;强拆之后,强征登场……久而久之,所有的愤怒仿佛泥牛入海,只有无边无际的嘲笑在耳边响起,比声音强大的是毫无廉耻以及全副武装。如果我们就一个一个问题进行单独的追问,你会发现一切质疑很快就会归于寂静,一波新的悲剧将掩盖旧悲剧,甚至人祸都会被装饰成英雄辈出的滑稽剧,变奏之后照旧如常,地狱依然是地狱。

真相啊,你慢慢来吧,如果你永远不来,我们不会一直耐心的往下等。“我们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悲剧已经存在,我们需要的是悲剧的态度。此时此刻,我们应该保留一份持久的悲伤,不仅仅是呆坐在电脑前,为了无辜的生命,也为了活着的生命。除了遇难者,共有135人发布信息寻找亲人,找到37人,目前仍有98人未找到,处于失踪状态。这98人去哪儿了?这绝不是讽刺的喜剧,而是让人窒息的现实。

我们应该大声齐呼,你们导演的这一切已经够了,没有人能继续忍受下去!“频频发生的恶性事件绝不仅仅只是动车的出轨,而是整个政府的出轨,整个官僚阶级的出轨,整个腐朽的统治体制的出轨,甚至是国家民族的出轨……而亿万人民都被强制绑在这辆开往地狱的动车上。”

当七月的冰雹砸到我们身上时,一场真正的悼念需要拉开大幕,让我们来一次真正严肃的悼念:悼念逝去的无辜生命,悼念我们所处的非人类惨境,悼念每个人自身。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