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闵良臣:说北京有“黑监狱”,谁信!

p110304107

“朗朗乾坤”的中国,共产党的天下,怎么会有黑监狱呢?

曾被誉为中国乃至世界人民“心脏”的北京,又怎么会存在黑监狱!

——笑话!

谁都知道,在现代社会,监狱是政权的工具。

监狱如果是黑的,那就只能说明监狱的管理者是黑的,政权也是黑的。

1

别说北京了,与北京等而下之的全国各地的监狱也都只会是红的不会是黑的。

“朗朗乾坤”的中国,共产党的天下,怎么会有黑监狱呢?

曾被誉为中国乃至世界人民“心脏”的北京,又怎么会存在黑监狱!

——笑话!

2

说北京有黑监狱,这不是要往北京脸上抹黑往执政的中共脸上抹黑吗?

要不,就只能说是什么人想诬蔑北京想诬蔑执政的中共了。

北京肯定不答应。中共也肯定不答应。

3

然而这次日怪了,北京一反常态,甚至坚决承认:北京就是有黑监狱。

4

看了报道才明白,这次如果还坚持说北京没有“黑监狱”,那才真要给北京抹黑呢。

而像现在这样一承认,反而表明北京一直是朗朗的,北京的主流一直是伟大的,而那些虐待乃至关压上访者的坏事,都是黑监狱干的,与北京红监狱无干。

我这样说,也不知中国青年报的记者答应不。因为分明记得这家报纸就曾报道过上访者在北京所遭的罪所受的难,而那时可没说压迫上访者的部门是红还是黑哦。

也就是说,承认北京存在黑监狱,还是为了给北京添彩而并非抹黑。

明白了这一点,也就明白北京很多,明白中国很多。

5

可有谁信呢?我不知道。

五千年不说。就是六十几年来,中国人所受的忽悠真是太多太多了。

远的不说,别的也不说,只顺便说几句动车追尾事件之后出现的那一系列怪事,如果有谁以为那些都是铁道部要干的,那只能说明你自个儿太天真了。

须知:强调要救人,是上面的指示;

而要求尽快通车,尤其要维稳,同样也是上面的指示呀我的哥……

新闻发言人王勇平算什么!在维稳面前,铁道部、盛光祖都算个屁!

难怪50万赔偿不满之后很快追加到91万!

与维稳相比,几个小钱在北京眼里又算得了什么。

三万多亿外汇等值的人民币都敢印,还在乎区区91万×(个)40。

难怪眼见火候到了,据说真理部一连下三道禁令:

有关动车追尾事故不许再报道不许再评论了!

再追下去,不仅铁道部脸上不好看,代表北京代表中国的什么人的脸上也要挂不住了。

——这还了得!

6

再说,北京是什么地方!在北京做什么,有“有关部门”不知道的吗?

北京有哪个地方甚至哪幢大楼哪个房间不受有关部门“关照”?

7

那年三月在北京,见到不少带红袖箍的老头老太太,一个个精神矍烁,严阵以待。后来得知,每年一开什么大会,这些原本弱不禁风而又自认为是北京土著的老头老太太,都是器宇轩昂地带上红袖箍在北京城大小旮旯里执勤巡视,据说是防止坏人捣乱破坏。

可殊不知,这种阵势,让外地去北京的全国各族人民看得不免有点“心惊肉跳”。

后来茅于轼先生说得“露骨”,称作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真仿佛八公山上,草木皆兵!

8

北京警方轻描淡写地说“黑监狱”系一家“保安公司”开办的。

那我就想问:这家保安公司是不是也是黑公司呢?不然,一家保安公司又如何敢于开办黑监狱?这不是无法无天吗!

北京为何允许存在无法无天的保安公司?接下来又如何惩处这种公司?

9

接着报道看下去,你就会释疑了。

这个世界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反而总是依某些规律在运转。

比如,有卖未必有人买,但只要有买就一定有卖;只要有社会需求,就一定会有人供给——即使所谓黑监狱也不例外。

报道中有这么几段话,一段是:“警方表示,这处黑监狱系一家‘保安公司’开办的,受雇专门抓来京反映情况的人员。不过,警方未透露雇用者身份。”另一段是:“记者注意到,在被关者提供的一份40名被关者名单中,有17人来自江苏盐城市,其中5人是盐城市阜宁县人。昨日,5人表示,他们被抓当天,均在久敬庄接待中心看到了盐城市阜宁县信访局的毛姓局长。”又说,“据曾被关押于此的马国华称,他被放出来时,看到有一身份不明的男子给这些看守人员钱。据了解,是按人均一天500元计算。”

读到上面这些,还能说有什么不是“尽在不言中”呢?

10

可这样一来,问题也来了。如果说保安公司开的是黑监狱,那“毛姓局长”之类的人到底算红还是算黑呢?如果“毛姓局长”之类的人也应划在黑之内,那信访局又算红还是算黑呢?如果信访局也应划在黑之内,那领导信访局的部门又该算作红还是算作黑呢?

如果就这样一直问下去,我的妈呀,我们所见的又还有什么不是黑的呢?

2011-8-3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