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外参月刊披露中共培植新一代太子党计划

p110804103

新近出版的《外参》月刊长篇披露中共着手培植新一代太子党的计划:“70后”、“80后”的中共“接班人”队伍建设正在中组部部长李源潮的主导下,环环相扣的展开——是次选拔入“梯队”的关键词是:“海归”和“太子党”。当然,少不了一些平民子弟在其中充当绿叶做陪衬,但真正得到迅速提升的还是新一代的这批“太子党”:既定的安排是先安排孩子们进入体制内,低调的当个副处长、副局长,锻炼观察几年,就坐直升机一般升到省部级,再从中选“王储”。

中共十八大前,高层“职场”卡位战正酣——热衷唱红打黑的,强调忧患意识的;鼓吹做大蛋糕的,宣扬分蛋糕的;为政改奔走呼号的,依旧如故面无表情“大愚若智”的;团派也好,“太子党”也罢,为了当上诸侯,为了执掌部委,为了进入中委、政治局乃至进常委会,为了仕途再进一步,明争暗斗下正“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而相比较之下,并未受到外界重视、但实际上确对未来中国政治经济发展影响更深远的现实是:“70后”、“80后”的中共“接班人”队伍建设,正在中组部部长李源潮的主导下,环环相扣的展开——是次选拔入“梯队”的关键词是“海归”和“太子党”,当然少不了一些平民子弟在其中充当绿叶做陪衬。

进入梯队,成为“接班”人的标准之一就是具有海外留学背景,通俗说就是“海归”。的确,无论从哪一个方面说,未来中国乃至中共都需要这类的人材。2011年4月,经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批准,《2020年前军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由中央军委印发全军部队执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解放军正式对海外人才敞开大门——当然没有一定背景或者政审存疑的海归,进入军中核心部门的可能性还是很小的。

实际上,改革开放几十年中,因为最初国内国外工资福利和生活质量的“天壤之别”,真正回来的海归并不多,加之不少学子和知识分子因为“六四”等问题对政府颇有看法,选择留在国外发展的很多——别说私人出国留学的,就是公派留学出国按要求学成后本应回国服务的人中也有很多人想办法留了下来。这些年,国内虽然一直宣传和提拔海归,比如有留德博士学位的科技部长万钢(全国政协副主席、致公党中央主席)和有留美博士学位的科技部副部长程津培(全国政协常委,致公党中央副主席),但实际上,更多的人是假海归,多是公派的或者是访问学者,不仅没有学位,还多是在国外蜻蜓点水,在学校和科研院所中呆的时间并不长,还有些是在国外找不到工作留不下或者家人在国内出不来等等原因下无奈回国的。

《外参》月刊指出,世易时移,如今的中国“钱多人傻”,政府更是“金满箱、银满箱”,生活水平和国外渐渐接轨,子女教育等也早已不成问题,双语幼儿园和国际学校,别说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就连省会和地区市等二、三线城市,也是随处可见。越来越多的海外学成人员在国外经历求学工作安家后,从最初的兴奋到融入再到感觉“好山好水好无聊”的阶段后,纷纷把目光转移向机会多、来钱快的国内。经济大发展和转型的大背景下,国内对海外高新科技和熟悉西方政治经济金融等领域的中高端海外人才也是大有需求。近十年内,海外学成归国人员的数量快速攀升。

如今,随着大批海外留学人员学成归国,海归派已成为中国科技领军的重要生力军。截至2010年7月,中国留学人员已占国家重点项目学科带头人的72%,两院院士的80%。中国引进高层次人才的“千人计划”已经吸引829人来到中国,目前正在实施中的创新人才科研计划、千人英才开发计划等一批重大工程仍然在向海外专才伸出橄榄枝。

而外参月刊重点说的海归是另外一批人,他们不同于一般的海归,他们回国后更多的是集中在金融商贸、军界和政界,是有着红色家庭背景的一群新一代“太子党”海归。按照既定的计划,中共未来的接班人也是从这批人中选出来。

值得一提的是,“70后”、“80后”的中国权贵子女赴美留学的一个突出趋势是上的学校越来越好:从普通大学,到著名学府,再到哈佛、耶鲁、斯坦福这样的全球顶尖的名校。

相对年轻一些的皇子皇孙们,也前赴后继的走在他们皇哥皇姐的路——

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是从哈佛大学经济系毕业,如今在香港弄私募基金;

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现在在哈佛大学读书;

薄一波的孙子、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进入哈佛读研究生;陈云的孙女、国家开发银行行长陈元的女儿陈晓丹,也进入哈佛;两人在西藏游玩的大批亲密照一度被曝光,令外界认定这两位“红三代”已结成情侣,引大网民热议。不过,据两人圈中的好友说,这对哈佛红色小情侣现在已经分手了。

现年23岁的薄瓜瓜自幼赴英留学,是哈罗公学首位中国学生,2005年底进入牛津大学,2009年当选英国十大杰出华人青年,现在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攻读研究生。

在哈佛大学就读工商管理硕士的陈晓丹凭其标致的外表及家庭背景,陈晓丹近年在国外的名媛舞会相当活跃。06年巴黎“克利翁名媛舞会”上,陈晓丹以紫色长裙亮相,艳压全场。

另外,前中央纪委书记吴官正的孙子Kevin Wu,现就读耶鲁大学;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的外孙女李紫丹(Jasmine Li),就读斯坦福大学;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的女儿杨家乐,被耶鲁大学录取,还获得全额奖学金……

另据《明镜月刊》获得的可靠信息,李源潮的儿子李海进,步众多高官子女的后尘,也进入美国常春藤盟校——他申请了美国最顶尖的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最后被耶鲁录取,攻读MBA。

李海进本科毕业之后,曾在瑞士诺华公司工作了一段。是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的儿子,帮他得到这个待遇优厚的工作。

有玩笑说,如果这些欧美名校要开家长会,要求父母都要参加的话,中国估计一下子没有领导了,政治局开会恐怕都凑不够人!

新一代的太子公主们赚钱之余,父辈祖辈们考虑到红色江山还需要自己人来接掌安全这一不成文的老规矩,在官场上也自然开始为这些“70后”、“80后”的红色子孙们铺路。

这不成文的老规矩究竟是什么?

这就是: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元老,每家子女中,至少安排一个为省部级职务。

这个规矩,是从“文革”结束、一度受到冲击的老干部全面平反之后开始的。已去世的,隆重安葬;还健在的,官复原职,对其子女,也安排适当工作,其中有从政意愿者,至少安排一人为省部级职务。没有直系子女的或者直系子女实在不好安排的,就要用变通办法,安排其女婿、儿媳、侄子侄女,乃至孙辈。

这一做法,基本上普及到了所有元老的家族。除了周恩来、彭德怀等个别领导人没有子嗣,便照顾了其非直系亲属之外,对其他家族都做到了。

《外参》月刊指出,从这个意义上讲,习近平并不是江泽民指定的,而是上述那一批“太子”接班人中的一个。

打天下的元老家族都安排妥当了,轮到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共领导人的家族。不过,在安排上也“与时俱进”,元老的子嗣更多地被安排到科技、金融、经贸行业。此前对这些“红色后代”已经提供顶尖的受教育、受历练的机会,正好大展宏图。例如,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当上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中国电信集团公司董事长,总裁;李鹏的儿子李小鹏当上华能国际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又转任山西省副省长,李鹏的女儿李小琳当上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万里的儿子万季飞,当上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国际商会会长;朱镕基的儿子朱云来,当上中国国际金融公司总裁……

当官从自己娃娃抓起

知情人对外参月刊透露,不少国企和央企看上去光鲜亮丽,可实际上不少企业被这些权贵蛀虫们已经搞得伤筋动骨了,其实是一个个烂摊子。捞够赚足的这批太子们不少计划要脚下抹油,进入官场这个大保护伞下继续发展去了,既不缺钱用了,还能保安全,还能有发展,一举数得。

上一批“锻炼的”差不多,要升上去了。太子党的新鲜血液又补充进来等着安排了。梯队建设一刻不能停。新一代有海外留学背景的太子们,诸如习近平女儿、李源潮儿子、薄熙来儿子这种当代领导人的第二代和江泽民的孙子等上一代领导人的第三代,慢慢按照年龄和毕业时间开始进入梯队培养了。

不久前,国开行网站上注销招聘实习生的广告,明确要求要的是美国哈佛或者耶鲁在校生,主修经济类专业的人。被转载到网站后引发热议。有网友说,这不就是点名要薄瓜瓜和陈晓丹他们这些小“太子党”嘛!要谁不就是你们内部一句话的事么,何必费这些糊弄老百姓的事呢。

网民讽刺、挖苦的议论纷纷下,国开行连忙撤下此欲盖弥彰的广告,一时引为笑谈。

笑谈归笑谈,自家孩子进入梯队的事一刻没有放慢。认定“当官还是要从自己的娃娃抓起”的高干父母更是大有人在,有海外留学背景的孩子们一毕业就抓紧安排进体制内的核心部门培养锻炼,美其名曰引进吸收高等人材,提高工作水平和执政能力。

当然,考虑到执政党的面子问题,一批平民子弟的海归也有幸被邀请加入这场接班人的“海选”秀中,但人人心里都清楚,他们多是做绿叶当陪衬,真正得到迅速提升的还是新一代的这批“太子党”:既定的安排是先安排孩子们进入体制内,低调的当个副处长、副局长,锻炼观察几年,就坐直升机一般升到省部级,再从中选“王储”。

这是中共新的太子党接班战略,着眼于中共二十大,此战略主要就是如今的中组部部长李源潮主导。据知情人对外参月刊讲,李源潮正在耶鲁读MBA的儿子李海进有志从政,二十大时,30出头40不到,要学历有学历,要背景有背景,正是进入梯队的黄金年龄,相信在老子李源潮的荫庇下,前途无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