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梁正:嘴皮上的愤怒

这些人在愤怒过后,离开计算机,走进实体世界,理应可以做得更多。他们每多走一步,都会是公民社会建立的历史步伐;他们每一次于身边的人述说理想中的社会,都是一次伟大的演讲;他们每一秒与抗衡作恶的坚持,都是英雄使命式的铿锵。

我相信这些人中的大多数,都在等待不用付出代价的好事出现,例如哪一天真有一位圣贤明君从天而降,从此风调雨顺,不再有祸事惊雷。在赞颂的风潮下,大家又会开始另一次狂欢。

千年来,中国人民周而复始地在做这种蠢事,但是这种无代价的好事,从未有过。以前如此,现时如此,将来亦是如此。

动车事故后,微博上的关注人,各种行业,各个阶层。相同的是满屏都是对于动车事故的质问。一些平时不关心时政的朋友也开始转发事情的进度,表达自己的愤怒。

喉舌媒体呼吁大爱,描述恩情比天高,丧事喜办的策略也失去了作用,国防部放出了航母下水的新闻,也未能以民族威武转移视线。

从汶川地震、三鹿奶粉到上海大火,从未试过这样,持续不断的质问持续了一个星期,几乎从未间断。甚至有一位媒体前辈甚至欣喜地认为,这是网络参与的一个质量的飞跃。

但是事实上,我认为这位前辈是过于乐观了,我也相信他的乐观更多的是因为他对其他途径的悲观失望。我并没怀疑这位资深媒体前辈的眼光,确实的,这是与以前有所不同,是更热烈了,是更持久了,是更高的强度。

但是这些一切本质都没有改变,在我的观察中,一些朋辈的“忽然转发”、“忽然气愤”,都只不过是一种嘴皮上的玩意,这些轻轻的点击,与他们平时转发明星行程、热门冷笑话、星座运程是毫无分别的,这些点击是缺乏思考的,是一时冲动的,是一种跟风的时事消费。

这些未经思考的转发,是虚无的,是可悲的,在离开那个页面的一剎那,那些所谓的愤怒、感动就烟消云散,这些更像是某种语言的宣泄,在其中人们对于事实所见的草菅人命,体制系统的腐烂不堪,发泄后又得到了某种消解。继而又能继续忍受所见的更多不堪。

这些人在愤怒过后,离开计算机,走进实体世界,理应可以做得更多。他们每多走一步,都会是公民社会建立的历史步伐;他们每一次于身边的人述说理想中的社会,都是一次伟大的演讲;他们每一秒与抗衡作恶的坚持,都是英雄使命式的铿锵。

现实是悲哀的,不难想象这些随波的狂热在离开计算机后,他们又会恢复他本来的面貌。或许他们无法拥有自己一套知识体系去看透事情的本质所在,或许敏锐者能洞只其中一二,却又因为妄自菲薄,缺失愿景,又或犬儒玩世,每每总是固步自封。我还不怀疑,有甚者会在这些虚浮的呼喊过后,因利益诱惑,仍然继续这个恶俗社会的游戏规则,做着与他们所愤恨之人所做过同样性质的事情。

我相信这些人中的大多数,都在等待不用付出代价的好事出现,例如哪一天真有一位圣贤明君从天而降,从此风调雨顺,不再有祸事惊雷。在赞颂的风潮下,大家又会开始另一次狂欢。

千年来,中国人民周而复始地在做这种蠢事,但是这种无代价的好事,从未有过。以前如此,现时如此,将来亦是如此。

(一五一十部落)

评论

  • 匿名 说:

    这些人在愤怒过后,在这些虚浮的呼喊过后,因利益诱惑,仍然继续这个恶俗社会的游戏规则,做着与他们所愤恨之人所做过同样性质的事情。

    就象很多官员,台上说反腐败、台下自己搞腐败一样!

    体制问题!不解决体制问题,任何人都可能做着与他们所愤恨之人所做过同样性质的事情!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