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国一年“三公消费”花掉美国390年大选钱

要知道,19000亿的“三公”支出仅仅只是政府部门一年的浪费,还没有包括各级政府人员国内考察、会务、“红色旅游”的费用,还没有包括政府人员从企业占取的吃喝和海内外“考察”旅游的费用,还没有包括潜逃海外的大量贪官携带走的亿万钱财,还没有包括许迈永、许宗衡家里搜出来的千万、亿万,也没有包括王迈永、李宗衡家里“还没有搜出来”的多少个“千万、亿万”,更没有包括王迈永、李宗衡因为要拿这“千万、亿万”而用权力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让渡出去给不法商人的更多的“千万、亿万”(否则谁会行贿给他钱)。

我们摒弃了“闹哄哄”的现代民主制度,省掉了四年一次的大选,是的,我们确实可以(每四年)省下30亿美元,但是,就算看看上面的金钱数字,

天晓得,我们的代价是多少?

不搞民主的代价有多大?
——一年“三公消费”花掉美国390年大选钱

据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特约研究员王锡锌在《新闻1+1》节目中透露:我国公款吃喝、公费出国、公车开支一年19000亿。王锡锌提供的数字,让主持人柴静似乎很吃惊的样子,重复地问:“您再说一遍,是多少?”王再次肯定地说:“公款接待、公费出国考察、公车,也就是‘三公’,一年19000亿。占这个行政开支的60%。”

触目惊心,感慨万千啊!

记得年轻时,政治课教师向我们数落资本主义自由民主制度的弊端,其中一条就是民主制度几年一次大选,闹哄哄的,花钱无数,造成了“社会财富的极大浪费”。我们似懂非懂,点点头,无疑这也是有说服力的。

但是,不搞民主的代价又有多大呢?

在美国、加拿大、欧洲等现代民主制度国家,由于对各级财政支出有充分的民主监督程序,‘三公消费’支出几乎是不存在的。公款消费大概只限于国宴和其他特别隆重的外事场合、而且数量相当有限。一般的政府人员多半没有请客一说,如果有,自己掏腰包,哪里像国内,上到中央部委,下到省、市、区、县、乡,乃至村委会,只要挨着公款,无不找各种借口大吃大喝,甚者则按摩“休闲”也开票报销;再看公车消费,前些日看过一则报道,说日本东京都只有知事一人有权享受公车,其余公务人员上下班自己解决。估计欧美情况也不会相差太大。反观神州,失语;至于公费出国,西方更是只有国事和重要外事活动才发生支出,而我们的中央地方各级大大小小的官员以各种各样的借口出国考察、调查、招商、招聘,走遍了世界各地。去年我在国外听到一则真实的笑话,说一家牧场老板人好商量,同意让他的牧场成为中国考察官员的考察对象,没料到各种“考察目的”的中国官员(考察农业、牧业、设备、环保、现代化、管理、行政、税收、规划、科技、甚至教育,等等)络绎不绝地来到她的牧场(当然,晃几下就走),以至于这位醇厚的牧场主自嘲说:连他的奶牛都认得来自中国的官员了。

不搞民主代价是多少?按王锡锌提供的数字,仅公款吃喝、公费出国、公车开支一年就要19000亿!

再看看美国大选需要花多少钱。美国最近一次大选是在2008年。根据2008年1月16日来源于解放网—新闻晚报题为《最贵选举再创历史新高 2008大选烧钱30亿美元?》的消息称:“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人选尚且悬而未决,但有一件事已经毫无疑问,那就是此次选举将会成为历史上费用最高的一次大选。人们普遍估计,今年选举耗资将达10亿美元,而《财富》杂志最近更是将这一数字拔高到了30亿美元”。当年究竟多少暂未查到资料,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即美国大选过去从来没有到过这个数,换言之,美国大选的平均开支肯定不到30亿美元。

即使按30亿算,19000亿人民币大约相当于97.44次美国总统大选开支。由于美国总统每四年才选一次,所以,中国一年的‘三公’支出相当于390年的美国大选费用!

要知道,19000亿的“三公”支出仅仅只是政府部门一年的浪费,还没有包括各级政府人员国内考察、会务、“红色旅游”的费用,还没有包括政府人员从企业占取的吃喝和海内外“考察”旅游的费用,还没有包括潜逃海外的大量贪官携带走的亿万钱财,还没有包括许迈永、许宗衡家里搜出来的千万、亿万,也没有包括王迈永、李宗衡家里“还没有搜出来”的多少个“千万、亿万”,更没有包括王迈永、李宗衡因为要拿这“千万、亿万”而用权力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让渡出去给不法商人的更多的“千万、亿万”(否则谁会行贿给他钱)。

我们摒弃了“闹哄哄”的现代民主制度,省掉了四年一次的大选,是的,我们确实可以(每四年)省下30亿美元,但是,就算看看上面的金钱数字,

天晓得,我们的代价是多少?

(董平/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