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推墙族:如何才能叫醒那些装睡的人

p110301101

中国社会的快车许多时候都是偏“左”而行,现实告诉人们,宁“左”勿右,“左”比右好。如果说拿钱买官已是一种投资手段,那么“左”则是为升迁而做的一种精神和智力投资,是一种无本而又可靠的政治买卖。这是谋求私利最顶级的智慧,是一切有廉耻之人、有良知之人所不能做到的。/张心阳:警惕以“左”谋私

铁道部既是一个大权在握的官僚机构,又是一个营利谋私的垄断企业。这两种角色集于一身,权力和金钱交织在一起,权力为其攫取和聚敛财富铺平了道路,而金钱为其获得或者腐蚀更大的权力提供了资本。/王建勋:铁路私有化急不可待

主流媒体事实上成了领导与人民之间的绝缘体:它总是给苦涩的生活裹一层糖衣,让人民感觉比较甜蜜;它总是给灾难进行化妆,让悲惨的事故“看上去很美”;它总是将严峻的现实完全美化,创造一种“盛世”的梦幻,好像真的出现了一支“在世界上第一次全面领先的中国人的团队”。/戴建业:何必给苦涩的现实裹一层糖衣?

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对那些侵害到我们的安全、生命、以及尊严的人或集团,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苛责乃至痛骂——— 至少骂声他们听得懂,回应得也更快些。因为我们终究会在付出更多的代价后明白这个真理:一个不会愤怒的民族,将注定承受更多的悲伤!/唐昊:不会愤怒的人,将会悲伤

福知山线事故从开始到全部调查结束再到恢复一共花了55天的时间,这一条线路每天的营业额时约3000万日元(约合250万人民币)但是为了查清问题的发生在这条黄金线路,硬生生地停了近两个月。……虽然官方还是想掩饰其中的问题,以民间人士组成的检察审议会不断驳回不起诉的判决,最后所有当时西日本铁道相关高层全部被强制起诉。/桥本隆则:日本如何处理福知山线事故

历史上之所以一再的民不聊生国将不国,红朝60年之所以发生反右、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的闹剧和丑剧,都离不开“帮忙”们的为虎作伥;中国之所以多灾多难,也有这些“帮忙”坏事的原因——回避矛盾,非但不认真反思,分析原因,总结教训,严肃问责,反而文过饰非,掩盖真像,大事化小,不了了之。/高人:如此帮忙,必遭天谴

要知道中国的高铁为什么这样红,要知道中国的基础设施为什么这样疯,要知道中国的经济为什么这样热,全部的答案都在政治里。/方绍伟:“高铁”为什么这样红?

我们的国家就是一条航行在大海中的大船,记者就是站在航头的守望者,要随时发现航行中可能会碰到的暗礁,随时发现船上的那个螺丝钉可能会坏,把大船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及时地向船长汇报。记者的使命就是做一个历史忠实的记录者和守望者,因为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记者就应该给后人留下可资借鉴的信史,而非稗史逸闻。/王克勤:以新闻力量推进社会文明

国务院要真正成为令行禁止的政府部门,总理要成为可以自由表达自己政治理念的政府首脑,关键就在于要成为一个真正有权力的责任内阁,而不能象现在这样只是一个隐形的影子内阁。/信力建:国务院如何才能令行禁止?

新闻的价值在于:说出真相,恪守法律与道德,不屈从权力的压迫,担当起历史与人民的守夜人。/谌青凡:新闻的价值所在

无论本·拉登和“愤青”们自以为是的“正义”,有多少所谓“正当理由”(比如“反对美帝国主义”),一旦采取了反人类的手段,那就注定只能是邪恶。不想清楚这一点,正义就永远会是一座很远的桥!/易中天:正义是不是一座很远的桥

不可否认,英国新闻界的窃听门事件,损害了新闻界的形象。但并非表明舆论监督的不当,而是更加说明舆论监督的重要,即舆论监督也需要监督,这个监督来自全社会,来自普通民众。只有民众的有效监督,才能避免权力包括新闻权,逾越界限,并将之限定在符合民众利益的范围之内。/丁咚:英国媒体搞窃听,为何苏联垮了?

经济富裕不仅不能替代民主诉求,相反,它为民主诉求的产生提供了条件。特别是市场经济的发展,客观上催生了民主政治的种种要素,为民主的孕育提供了温床。我们之所以对民主不应有根本的怀疑,是因为,现代世界的人们更加珍视自由和民主,更加不愿意容忍自身权利遭到践踏,这是一个基本事实。经济发展只能激发人们对民主自由的需求,而不是相反。/燕继荣:经济富裕不能替代民主诉求

(中欧社摘自中国选举与治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