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残旧的萨克斯:当前民主斗争的复杂性及其对策

p110508104

事实上是,中央政府不是管不了,而是不想管,他们各自在捞各自的油水,用不同的手段、在不同的领域侵吞着国家的利益、压榨着百姓的利益。

至于官员的腐败行为,那绝不仅仅是官员自身的问题,也绝不是内部监督机制不完善的问题,而纯粹就是政治体制的问题。

贪污腐败的不是下面的少数官员,最大的贪污腐败就在上层中央。几乎所有的官员都在搞腐败,最大的腐败分子就是当权者自己,他们怎么可能彻底打击腐败?原北京市市长陈希同都说了:把所有县团级以上官员都抓去打靶也绝不会冤枉一个。

不管是实行哪一种民主形式的国家,都没有哪个国家的腐败象中国这样严重的,都没有哪个国家的贫富悬殊象中国这么大的,都没有哪个国家的民众的生活象中国这样悲屈的,更没有哪个国家有那么多需要维稳的恶性事件。中国现在的政治体制不是最适合中国的,而是最适合少数极权分子的。

实行民主并不需要所有的公民的素质都达到一个较高的水平,这也永远做不到。任何政治体制都必然是少数人担当执政者,而这部分人也往往是素质较高的精英,从而也可以说,政治永远都是精英在唱主角。这本身并没有问题,问题是:担当执政者的人是不是通过合理的竞争上去的,他在竞争的时候是不是要考虑民众的利益才能当选。

民主这个事情本来不复杂,但在中国却被搞复杂了。这一来是那些反对民主的人故意捣乱、把水搅浑;二来是倡导民主的人里面也确实是有些人没搞清楚,以致有顾虑,或者各行其事、不能团结一致;三则是一些敌对国家从中搞鬼,意在把中国搞乱。下面就从这三个方面列举一些具体情况,并提出对策。

一、反对民主的人故意捣乱、把水搅浑的表现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装作民住人士,对官员的腐败表现出痛恨,对物价飞涨等表现出不满,以博取人们的信任乃至欣赏,然后就把这些不良现象的原因归结于地方政府、个别官员及一些具体政策的不合理,引导人们往修正主义的道路上走,打消人们要彻底改变政治体制、实行充分的民主的念头,让人们觉得现有政治体制还是有希望搞好的。由于很多人都不希望中国发生大的动乱,所以很容易上他们的当。

这些人说的那些原因是根本说不通的。地方政府的胡作非为难道中央没有责任吗?难道管不了吗?既然管不了,那不也说明这种政治体制有问题、必须改?所以,把不良现象的原因归结于地方政府来为中央政府和其政治体制洗脱罪责,这在逻辑上就是说不通的。

事实上是,中央政府不是管不了,而是不想管,他们各自在捞各自的油水,用不同的手段、在不同的领域侵吞着国家的利益、压榨着百姓的利益。中央政府如果对地方政府的胡作非为进行干涉、断了他们的财路,地方政府肯定会跟中央政府对着干、揭它的短,所以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胡作非为就不敢干涉,以至于地方政府的恶劣行为就越演越烈,例如违规征地卖地、强拆民房等等。

至于官员的腐败行为,那绝不仅仅是官员自身的问题,也绝不是内部监督机制不完善的问题,而纯粹就是政治体制的问题。内部的监督有什么用?自己人监督自己人、官官相护、拿监督权来要挟执行权,结果是大家一起贪,反腐的照样腐败。最好的监督就是外部监督,由反对党和民众来监督,这也就是要实行真正的民主。

贪污腐败的不是下面的少数官员,最大的贪污腐败就在上层中央。虽然政府也查处了不少腐败分子,但那只是九牛一毛,那些被查处的要么是已完全暴露的、民众愤慨极大的、无法庇护的,要么就是内部斗争的牺牲品,要么就是替罪羊。几乎所有的官员都在搞腐败,最大的腐败分子就是当权者自己,他们怎么可能彻底打击腐败?原北京市市长陈希同都说了:把所有县团级以上官员都抓去打靶也绝不会冤枉一个。

一些具体政策的不合理固然是造成一些不良现象的原因之一,但并不是根本原因,在政治体制不改变的情况下,即使那些具体政策改进了,也还是解决不了问题,因为政策是人在执行,选人、用人、管人的政策不改变,那些人就不可能好好干,就不可能干好事。有些具体政策本身并没有问题,为什么在执行中也出现了那么多不良现象呢?

所以,不要指望把那些不合理的具体政策改进了以后情况会有多大的改观,何况他们在修改政策的时候是绝不会一竿子插到底地去解决问题的,总是会从保护他们自己的利益的角度去考虑,为他们谋取私利留有余地。

因此,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实行充分的民主,还采用现有的政治体制,这条路是行不通的了。

他们已经搞了这么多年了,不仅没搞好,还越来越糟糕,难道我们还要再给机会给他们吗?

(二)、说现在世界上的民主政治体制有很多种,究竟什么是真正的民主根本就没有一个标准,说中国现在的政治体制就是最适合中国的。

现在世界上的民主政治体制有很多种,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嘛,有这么多版本供咱们选择,难道就没有一款适合咱们?你不想学美国,那你学英国也行啊,再不就学台湾、俄罗斯,是不是?台湾跟咱们同宗同族,虽然以前是跟中国共产党对着干的,同时也是一档专制的,现在也实行民主了;俄罗斯以前是中国的共产主义难兄难弟,现在也实行民主了,咱中国大陆咋就不能实行民主呢?非得要另搞一套?不管是直选总统还是先选出议会再由议会推选总统,或者是其他形式,最起码你得要让民众有真正的选举权,得实行多党制,只要做到了这两点,那就可以说是真正的民主。不管是实行哪一种民主形式的国家,都没有哪个国家的腐败象中国这样严重的,都没有哪个国家的贫富悬殊象中国这么大的,都没有哪个国家的民众的生活象中国这样悲屈的,更没有哪个国家有那么多需要维稳的恶性事件。中国现在的政治体制不是最适合中国的,而是最适合少数极权分子的。

(三)、说倡导民主的人是跟政府有私仇,说他们是为了达到个人的自私目的,想通过从政一夜暴富。

就算有些倡导民主的人是跟政府有私仇,难道他们就不能倡导民主了?一种政治体制不合理,造成很多不合理现象,必然是对千千万万具体的个人造成侵害,其中当然也包括倡导民主的人。只有那些享受着专制带来的特殊好处的人才死死抱住这棵枯树不愿放手。

实行了民主后,权力是通过民主选举而赋予的,倡导民主的人并不一定能当选、获得权力,如果说这是倡导民主的人想要达到的个人目的,这个目的是不一定能实现的,谁会为了一个不一定能实现的目的来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跟政府斗?倡导民主的人的真正目的,就是实行了民主后,包括自己在内的人民能享受到应有的权利,国家能得到更好的治理,百姓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如果倡导民主的人在实行民主后能当选、获得权力,那么说明他确实是有能力、德行好,那就应该当选。至于说倡导民主的人是想通过从政一夜暴富,则更是好笑,从政能否一夜暴富,在民主体制下不是掌握权力者想要就能实现的,其待遇是通过民主表决来决定的,定了多少就是多少,同时其权力受到人民的有效监督,根本就不可能以权谋私。只有在专制体制下才可能以权谋私、一夜暴富。反对民主的人用这个来打击倡导民主的人,恰恰是以己之恶度人之善。

(四)、利用一些伍毛分子辱骂倡导民主的人,激怒他们,挑起争端,使他们表现出一些不良言行,让人们觉得倡导民主的人素质低、担心实行民主后国家政权落到这些人的手里。

即便是有一些倡导民主的人素质低,这也绝不是不应该实行民主的理由。实行民主后是由全民投票选举执政者,素质低的人你不投他的票就行了,他肯定也当选不了。民主是涉及每个人的利益的事情,谁都可以要求实行民主。如果连素质低的人都想要实行民主了,那么就更说明民主必须得实行了。

实行民主政治后,真正当选执政者的也许并不是现在极力倡导民主的人,这毫不奇怪,我们不能因为他没有跟我们一起来促进民主的实行而对他有成见、反对他,只要他是有能力、有德行的,我们就应该支持,只要他能获得多数票当选,我们就应该服从。推行民主是一回事,在民主制度下治理国家又是另一回事,就象打江山和守江山是两回事一样。共产党就是在打下江山后没能主动放弃权力、实行民主,以致没能把国家治理好,我们不能再走他们的老路。

(五)、说中国民众素质低、中国现在不适合实行民主。

这是典型的自辱家门的汉奸嘴脸。现在的中国民众难道比200多年前的美国民众的素质还低?人家200多年前就实行民主了,咱们现在还不能实行?实行民主到底需要民众的素质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水平?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吗?如何测定?你又凭什么说中国民众素质低?你彻底调查过了?在你这种专制体制下,你的调查难道可信吗?有些人敢跟你们说真话吗?就算有些人素质低,那也是你中国共产党培养、压制造成的,如果不尽快实行民主,中国民众的素质就会越来越低。

事实上,实行民主并不需要所有的公民的素质都达到一个较高的水平,这也永远做不到。任何政治体制都必然是少数人担当执政者,而这部分人也往往是素质较高的精英,从而也可以说,政治永远都是精英在唱主角。这本身并没有问题,问题是:担当执政者的人是不是通过合理的竞争上去的,他在竞争的时候是不是要考虑民众的利益才能当选。

如果执政者是通过武力等不合理的竞争方式上去的,并且长期霸住执政位置不放,那么就不可能考虑大多数人的利益。尽管具体的最高统治者会替换,但他们都是属于一个党派,即便有竞选,也只是在他们内部进行,因此他们所考虑的必然都只是他们党派的利益。

只有实行真正的民主政治,才能使得当政的少数精英们必须要考虑大多数人的利益,因为他们要由全体公民投票表决,也因为有与他们毫不相干的竞争者在竞争,竞争者也是精英。在竞争的各方中,不管是哪一方的执政纲领有明显的损害民众利益的地方,都会被对方指出来,从而使之失去公民们的选票。即便是在当选后,如果当政者的行为损害了民众的利益,也会被罢黜。因此,全体公民的选票是迫使少数精英们不得不考虑民众利益的法宝,全民公投下的竞选使得竞争权力的精英们不断完善,越来越接近民众的利益诉求。

因此,即便有很多人素质不高,只要素质高的精英达到一定数量,就能够实行真正的民主制度,并取得较好的效果。现在中国已经有足够多的高素质的精英,能够演好民主这台大戏,虽然主角只是少数,但所有民众都有参与。

看看这次温州动车事故,又到底是民众素质低还是官员素质低呢?那些官员们说的那是人话?其实说实话,那些官员的素质本来也不低的,他们是被这种官僚体制弄得素质变低了。

我们现在看到有很多普通人道德素质低下,其实他们也是在专制压迫下无奈的扭曲,一旦实行了真正的民主,人民的权利得到了尊重,国家能够保护其正当利益并提供起码的生活保障,那么这些人的道德素质也会提高的。

(六)、说民住人士只知道指责、批评,却没有对存在的问题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建议,说他们也同样解决不了那些问题,实行民主也没用。

其实哪里是没有提,是提了他们根本就不采纳,再提也没意义了。何况,大的问题不解决——实行充分的民主,只在一些具体问题上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那是没用的。现在我们给他们的唯一的建议就是马上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实行充分的民主。

(七)、用村级选举中存在的问题来否定实行民主的可行性。

诚然,在当前的村级选举中确实存在一些用钱买选票乃至家族势力、黑社会控制选举的情况,这种现象的产生,首先是因为在现有体制下村级干部可以利用权力大捞油水,其次是上级政府没能采取有效手段来进行监督和遏制,此外也由于没有真正有能力的人去竞争。

如果村级机构的管理体制健全了,上级政府严格监督,对违法行为严厉打击,村级干部不可能利用权力大捞油水了,谁还会去用钱买选票呢?又何必采用黑社会手段来控制选举呢?如果有人确实有能力带动村子里的人走向富裕,村民们怎么会不选他呢?此外,在选举投票的方法上也是有办法解决上述问题的,例如,采用身份证刷卡的方式投票,在一个封闭的小房间进行,别人看不到投票人投谁的票,电脑上只显示他投票完成,最终电脑将各个竞选人的得票情况显示出来,那么,即使你给了钱给投票人,他不投你的票你也不知道,你还会拿钱去买选票吗?

办法总是有的,关键在于上级政府是否想真正去抓好这件事。当今政府之所以不去抓这件事,是因为村级干部大都是上级政府胡作非为的爪牙。

实行了真正的民主,在村级以上的选举中,用钱买选票的情况基本上是不可能出现的,因为投票者太多,竞选者买通不了那么多人,越往上的政府层,这种情况就越不可能。

所以,不能用现在村级选举中存在的问题来否定实行真正的民主的可行性。

二、有些倡导民主的人对一些问题没搞清楚,以致有顾虑,或者各行其事、不能团结一致,其表现有以下几种:

(一)、一些倡导民主的人纠结于过去的历史,提出要为以前的民主运动平反、讨还血债。

这个事情操之过急了。你要谁去给它平反?要当权者?如果当权者能给它平反,那么就说明他们已放弃了自己原来的立场,走向了民主,我们不必再反对他了。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提出这样的要求,反而更吓坏了那些专制者们,堵住了他们自动放弃权力实行民主的路子。

我们当前的首要任务就是促进民主的进程,早日实现正真正的民主。实现了民主后,再通过民主的方法去解决各种问题,包括历史遗留问题。到那时候,通过民主表决,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你也不能一味要求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处理。

(二)、由于现在相对以前来说已有了较多的言论自由,于是各种意识形态理论和政治主张都冒了出来,异彩纷呈,把人们搞昏了头,无所适从。

中国人大都喜欢独树一帜、另立山头,难以团结,尤其是有文化的人,所以俗话说“秀才造反十年不成”,所以有人说“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三个中国人加在一起是一堆虫”。

各有各的思想、主张这不是坏事,大家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可以为解决问题提供多一些思路,但是,这必须是在遵循一些基本原则的基础上,最起码要符合逻辑,大家都要善于反省,要有寻找共同点的意识,不要为了求异而去异。

如果不能实行真正的民主,那么,大家有再多的思想、主张都没用,都只能在专制统治下抱着自己的东西而哀叹。只有实行了真正的民主,大家的思想、主张才能充分地展示,并公平地去竞争,或者不竞争、各守一块天地。

所以,现在大家一定要抱着“求大同、存小异”的思想,在基本的问题上达成一致,促使民主早日实现。

(三)、还有人提出要实行第三次国共合作。

这个提法显然已经过时了。国民党在台湾已经不是一统天下了,它和民进党是两个旗鼓相当的党派,通过竞选来执政,那么共产党还怎么跟国民党合作?和国民党合作来对付民进党?这显然是说不通的、不可能的。

目前中国大陆与台湾在政治体制上是不对等、不匹配的,要想通过和平方式实现统一,其难度比以前更大。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大陆尽快实行真正的民主,然后与台湾进行对接、融合。

(四)、有些人虽然主张实行真正的民主,但不主张搞武装斗争,怕引起大乱,因此寄希望于当权者主动地放弃权力、实行民主。

当权者主动地放弃权力、实行民主这当然是最好的方式,可以说,除了反对实行民主的人以外,其实人人都希望能这样,区别只是相信这种可能性的程度不同。有些人相信,就等待,有些人不相信,就

虽然我们并不希望采取武装斗争的方式,也许也不会这样做,但现在我们一定让当权者知道我们推行民主的迫切愿望和决心,让当权者知道我们是不怕采取武装斗争的方式的,这样他们才会有紧迫感,才会害怕人民起来斗争把他们推翻,否则他们就会一拖再拖,尽可能多地捞取个人私利,把国家民族搞得走到崩溃的边缘。

只有人人喊打,老鼠才会慌不择路乱窜,最终被打到,如果大家都不出声,都想着等老鼠溜到自己身边再行动,那老鼠是不会那么蠢的。

所以,大家不要再有其他什么想法,不要再有什么顾虑,一定要齐心协力,要表现出要推翻当前统治的决心,乃至拿出行动,这样才有可能迫使当权者主动实行民主,如果当权者不为所动、一意孤行,那么在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们就采取最后的行动。

是否表现出要推翻当前统治的决心,是否拿出实际行动,这也是分辨真民主派和假民主派的最好方法。

三、敌对国家从中搞鬼,他们有时候是扮演民主激进的一方,有时候又扮演反对民主的一方,说不准,这需要大家保持冷静、认真分析、理智行事,不要受其干扰。

虽然上面我列举了各方在民主问题上的表现,但具体某个人究竟是属于哪一方,我们又不能简单地凭上面的描述来主观武断地下结论,否则有可能会造成误伤。共产党过去就是因为过于追究“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结果就误杀了很多自己人。对于我们来说,更重要的是知道我们应该怎么做,而不是判断某个人是属于哪一方。坚定民主方向,坚持民主的基本原则,以此不变应万变,这就是我们的最佳对策。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