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赤眉陈更:李敖,北京欢迎你!

p110509103

李敖为北京开脱,为北京所坚持的体制、制度开脱,为北京所无法医治的贪腐乱象开脱,成了北京最为坚定而忠诚的辩护士。不要再说什么:“胡总不会欢迎我,不会拥抱我,因为他双手捏着睾丸嘛!”(李敖演讲《中国知识份子的走向》中的用语)李敖如果真的到北京来,北京一定会欢迎他,胡总一定会放开他那捏着睾丸的手,张开双臂去拥抱这位来自对岸的同盟军!

在中国近一百年的文人之中,我最讨厌的是李敖这个人。我的这篇文章的题目本来是:“北京欢迎你,李敖大师!”感到太抬举他了,遂改成“李敖先生,北京欢迎你!”仍感到太抬举他了,于是改成现在这个样子:“李敖,北京欢迎你!” 李敖是一位流氓,北京城中有许多流氓,难道北京能不欢迎他吗?

为什么讨厌李敖,首先因为他的文学(文字)是“鸡巴”文学,“屌”文学,“阴户”文学,“阳萎”文学,“肏屄”文学。“文章者,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也”。李敖却将鸡巴、屌、阳萎、肏屄这样的他爹他娘做他时的不雅之照一一镶嵌在他一生的文字之中,读来使人恶心,使人呕吐。这是我厌恶他的第一点,这发生于我最初读他的几篇文章的时候。

为什么讨厌李敖,因为他是一个心胸狭窄的小人。君子不以私心而爱人,君子亦不以私心而恨人。国家利益,社会公义,文明伦理,为臧否人物,建树清议之大节也。但李敖却不如此,以1961年其发表文章的《文星》杂志被禁,自己入狱六个月之故,终生对国民党开骂、对蒋介石开骂。在相对开放的台湾,难道他不知道,1960时代,在反右和大跃进之后,大饥饿接接踵而至,大陆六亿父老正处于生命的倒悬之中吗?两岸河山,孰青孰绿,孰黑孰白,洞若观火。但他置民族大义于不顾,缘一已之小者而耿耿于心,恨从中生,詈语不断。是何胸怀也!从实际情况进行考察,台湾当时的言论管制,不也有其特殊背景下的特殊理由吗?更何况,李敖这位球皮,正是在六个月的囚牢生活中发迹的,奠定他一生名声的《李敖千秋评论》正在狱中写成。而当时的大陆,死刑囚徒是必须勒紧喉管才能行刑的。——在此情况之下,不以国重,不以民重,挟一已之怨,轻侮国器,是何仁哉,是何人哉!

我最最讨厌李敖始于1990年春,并将这种深切的厌恶固定了下来,成为一种终生的认识。当时在一本路边小摊的杂志中读到一则当时已成笑料的文章,作者便是李敖。这篇文章写于1990年的前一年的2月,在这篇文章中,他大肆宣讲大陆如何比台湾好,大陆如何比台湾民主得多。两三个月之后,李敖的观点便有了天门事件的验证。那年我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这文章岂不已经成了笑料!

李敖的最大流氓相展现在2005年他的北大演讲中。北大的莘莘学子都想听听他对GCD的看法,对某一段具体事情的看法。做为一位学者,他不从理论上阐述和论证问题,他举了一些例子,说明桀纣之虐是合理的,符合历史常态。他是这样说的:

在1932年美国就发生一件事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很多美国军人打死了,1918年世界大战结束,很多兵回来了,要政府赔钱。政府说,你们现在年轻力壮,现在不给,到1945年,你们老了,再给你们钱,大家一听,觉得也好。结果1932年美国发生经济大恐慌,这些老兵憋不住了,跑到华盛顿广场集会。大家饥饿,由早到晚,由日到夜,都不解散。中央政府广场被占有,好说歹说都不解散。一个将军叫做迈克压撒元帅,下面带了一个少将叫做巴顿将军,下面带了一个少校叫做艾森豪威尔。打枪。多少人死掉了。人民在他的中央政府广场里面盘踞不屈,这是美国的形象吗?

我给大家看看一个资料。告诉你们这是什么东西,这就是当年《纽约时报》的头条新闻,讲到怎么样的开枪。你们看不清楚,没有关系,证据在这儿,一会主任和校长在这儿可以证明。看这个表。1932年美国群众在中央政府盘踞不屈,政府开枪。

1953年德国群众盘踞不屈,开枪。

1956年匈牙利群众盘踞不屈,开枪。

1970年美国又来了,又开枪。

可是人民来讲,逼他开枪,局面造成了,我们逼他开枪,我们要不要反省?我们为什么这么笨呢?看看有没有什么聪明的方法,较劲的方法。你不能够把政府摆平,你自己跟着受害。

这意思有两层,第一,政府对民众开枪天经地义,美国、德国、匈牙利都是这样;第二,政府开枪是人民逼的,你不逼他能开枪吗?这还是个学者吗?任何朝代、任何一国都有监狱,监狱就是监禁人的地方,监禁你李敖就不可以吗?你为何要反对国民政府,反对蒋介石呢?在中华民族的特殊时期,你坚持放肆不羁的自由言论,政府抓你6个月,不也是你逼的吗?——可爱的李敖先生,任何比喻都是跛腿的,任何举例则都可能是瞎眼的。如果你坚持用举例的方法解决严肃的社会正义问题,历史将收回你一生的所谓英名!

2011年7月20日,李敖在香港发表题为《中国知识份子的走向》的演讲,劝诫中国知识分子不要再继续追求五四以来中国知识分子所一直追求的民主自由。劝导他们放弃改造社会体制的想法,象黑格尔认为当年的普鲁士即是天下最好的社会形式一样,他认为中国的目前也已实现了人间所可能实现的最好的社会形式。

李敖认为两党制不一定是真民主,一党制也未必不好。他又采用了举例的方法,前者的例子是美国国会两党都一致通过决议攻打伊拉克,而这是违反联合国宪章的。后者的例子是新加坡没贪污。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刚刚强调,中国绝不走代议制的道路,中国也绝不允许西方那样的多党制。李敖先生马上呼应。看来,李敖可以到北京来做人大委员长了!

当举国人民对大陆普遍的贪污现象深恶痛绝的时候,李敖为引起普遍贪腐的体制进行开脱。他说:

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贪污现象,你们觉得忧心吗?我一点都不忧心。为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每年的財產是两千兆,贪污是五千万。整个比起来,是千分之三。千分之三算不了什么。

李敖将大陆中国贪污数字说得这么小,五千万,可能连中南海都不好意思。官方杂志《财经》2011年08月01日报导:

2011年7月19日上午,“天堂”苏、杭的两位前副市长——许迈永与姜人杰,在同一天被执行死刑。据司法判决,两人均折戟于城建领域,且犯罪金额巨大,单受贿一项,金额都超过亿元。这不过是豹之一斑。近半年以来,亿元巨贪接二连三:4月,山东省日照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李华森因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总额达1.6亿元,获罪无期;5月,中华全国供销总社财务部预算处原处长刘林祥因挪用公款3.96亿元,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到6月,昆明市土地开发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陆锦昌因挪用公款2亿元、受贿4750万元,被判无期。(见《涉案金额过亿元落马贪官录》)

仅仅5个案件相加,已逾10亿元。面对这样的报导,李敖还好意思说那5000万吗?

李敖为北京开脱,为北京所坚持的体制、制度开脱,为北京所无法医治的贪腐乱象开脱,成了北京最为坚定而忠诚的辩护士。不要再说什么:“胡总不会欢迎我,不会拥抱我,因为他双手捏着睾丸嘛!”(李敖演讲《中国知识份子的走向》中的用语)李敖如果真的到北京来,北京一定会欢迎他,胡总一定会放开他那捏着睾丸的手,张开双臂去拥抱这位来自对岸的同盟军!

2011年8月1日

(一五一十部落)